为什么人类的大部分地区有时会受到重大的苦难打击,如自然灾害和战争? (Quora)

生命的意义问答Quora

人类越是进化,就越接近于发现大自然在全球范围内的相互连接和相互依。在我们发展的某一点上,我们收到了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存在层次的邀请,在那个层次通过我们日益紧密的全球连接,我们发现除了激活相互关之外,没有其他东西了。

那么,为什么我们越来越多地收到重大的痛苦打击,如自然灾害、战争和大流行病?这是由于大自然试图让自己恢复平衡,而为了让整个大自然进入平衡,人类需要经历某种道德和精神上的正。

自然促使人类认识到其需要改正的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给我们送来痛苦。

当我们受苦的时候,我们的需求就会立即减少。为了不受苦,我们准备以更少的东西来满足。例如,战争期间和自然灾害之后发生的事情。人们用很少的东西勉强过活,不为生活中的奢侈剩余而采取行动,并准备好团结起来、互相帮助。

苦难净化了我们,降低了我们的利己主义驱动力,让我们准备好满足于更少的东西。然后我们准备好与他人连接,以获得信心和支持。

根据KabTV201074日与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视频节目特写。伙伴合作协议。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弥赛亚的到来

精神工作

问题:586年,巴比伦人占领并摧毁了耶路撒冷,将其居民变成了奴隶。70年后,他们从巴比伦流放地返回,经过橄榄山(Har HaZeitim),该山从东部一直延伸到耶路撒冷。

资料中写道,大卫王在橄榄山上唱着祷告,弥赛亚将骑着白驴从那里降临。这些术语是什么?白驴弥赛亚

回答:驴子在希伯来语中是“Hamor”,来自 “Homer – 物质这个词。它代表了我们世界上所有的利己主义物质。

起初,这头驴子是完全黑色的,但它将逐渐变成白色,因为世界将被改正,将变成白色,并将摆脱利己主义。

我们将改正我们世界的利己主义到这样的程度它将同意并完全能够为给予、为每个人的利益而工作。

[295213]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精神状态” 2/22/22
暂无评论

我们应该从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战争中学习什么? (Quora)

全球危机利己主义问答Quora

我们需要学习到,战争的原因是居住在我们所有人之间的仇恨。另外,我们需要向这种仇恨开战,推动自己与自己的利己主义斗争——我们内心的力量不断使我们考虑自我的利益而不是造福他人——为了超越利己主义,积极地互相连接。通过这样做,我们将赢得胜利,并到达没有战争的状态。

目前,我们看到每一方都指出另一方是利己主义者,是法西斯主义者,而且正在滚雪球。我们看到那些我们认为属于过去100多年的场景的重复:从站在室外严寒的难民儿童和老人,到战后的恐怖场景。然而,我们的利己主义会不断向我们展示甚至一千年前的场景,直到我们做出我们需要放下它决定。

虽然我们的利己主义是我们的本性,自然而然地考虑自己而不是他人,但在这样的画面中,我们缺失的是我们需要到达对邪恶的认知认知邪恶意味着意识到我们的利己主义本性的内在邪恶;我们的利己主义让我们只感觉到自己,而我们需要感觉到的不是我们自己,而是他人,即从我到我们的过渡。

这种过渡被称为改正。在我们经历这样的改正之前,我们对自我,即我们的利己主义感觉将继续使我们受苦。因此,我们应该寻求如何尽快实现从我们的巨大转变,并集中祈祷这一最重要的改正发生。

根据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和奥伦·莱维视频我们应该从俄乌战争中学习什么?。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战争是一种戏剧性方式的改正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精神工作

问题:历史上发生过各种战争:内战、宗教战争、冷战和信息战。在改正人类方面,这些类型的战争有什么区别吗?

回答:实际上没有。所有的战争都是在左右线之间,在善恶之间,在给予的品质和接收的品质之间缺乏平衡。这种情况一直在发生,只是在不同的层面上。

评论:在我们的世界里,很难弄清楚善与恶在哪里,因为原则上,所有的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我的回应:这并不重要。我们谈论的是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不是他们如何判断和写什么。

问题:所以在我们的世界里,不存在一方为善,另一方为恶的情况?

回答:还是可以说,那些开枪杀人的人是邪恶的。

评论: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借口。

我的回应:这并不重要。一个人杀死另一个人是最大的邪恶。

问题:在Torah中甚至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只有当有人来找你并想杀你时,你才能杀人。战争总是意味着许多年轻人的死亡。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

回答:战争也是一种改正,但以一种非常尖锐、戏剧性的方式进行的。 

问题:一个人怎么死的重要吗?

回答:杀人有四种方式:焚烧、石击、砍头、勒死。但是,原则上,一个人怎么死取决于他灵魂的根源

[295228]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精神状态”3/1/22
暂无评论

大解脱日

全球化、新闻

问题:在新年之前,纽约人会摆脱过去一年的不良记忆。他们会把它们写在纸上,然后扔进火里。在市中心的时代广场有一个专门的地方。

这个大解脱日已经举办了15次。以前,有记录的纸片是用碎纸机销毁的,但现在它们被烧掉了。人们告别了关于大流行病的记忆,告别了关于那里发生的事情,告别了关于权力更迭的记忆,告别了一切。

告诉我。有必要摆脱所有的坏东西吗?你需要这样被清洗吗?

回答:不,在任何情况下,你都不应该就这样净化自己,因为这样做,你会给新的、类似的行为和感觉留下空间。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为什么会有这些行为,我们如何才能真正摆脱它们,以及如何确保没有其他的东西来代替它们。

也就是说,必须在缺陷上做工作。

问题:这不就是翻老账了吗?你知道,人们说:为什么要揭起旧伤?你需要翻开新的一页,这就是它——忘掉它。

回答:不,永远不要翻转这一页。你会把它翻过去,但它仍然存在。它必须不断地被改正,以便你能再次检查它、修复它。从你现在到达的地方开始,检查所有的旧状态并改正它们。

评论:但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犯了错误,就会发生这种情况。而他通常会想:这些烦恼落在我们身上,我们需要它们消失。

我的回应:这就像一些古老的巫术,就像某种邪教把一切都扔进火里。

问题:你会觉得它要是不烧掉,就会更糟糕吗?

回答:你不会以这种方式摆脱它。那就没有修复。相反,我想完全放弃它,不修复任何东西,不保留被改正的东西,而只是直接扔掉。

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这样生活——扔掉它是如此容易——那么我有什么可以期待下一年的呢?

回答:没有任何东西比上一年更好。我们现在看到了。

问题:如果我对错误做这些工作,如果我努力改正自己呢?

回答: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了。当你改变时,世界也会改变,因为你周围的世界实际上是你内心所发生的事情的一个拷贝。

问题: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在时代广场的另一个位置?

回答:是的。这样人们就会站起来,感觉到他们如何改变,如何通过自己来感觉到外面的世界变得更好。

问题:如果人们站着,并被赋予这样的感觉:现在他们应该彼此连接并改变自己,我们会以更好的状态迎接新的一年吗?

回答:当然了。他们会用合理的眼光来看待它,而不是觉得世界上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情,而我们只是身陷其中。

问题:所以你总是指出,一个人不应该看外面,而应该看自己的内心?

回答:只有内心。外面的世界是我们内在的自我的反映。

问题:所以,我们必须转动眼睛看内心?

回答:内心。

[294250]
摘自KabTV节目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新闻“1/3/22
暂无评论

如果我不同意这个世界,我该怎么做?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媒体最新出版问答Quora

问题:瓦伦丁写道: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是谎言。政府在说谎,管理人员在说谎,媒体在说谎。任何地方都没有真相。但这样一来,人怎么活呢?我们能相信谁呢?我以前从未有过如此尖锐地感觉过。

回答:是的,这取决于你发展了多少并感觉到多少世界的实际本质,即利己主义是世界本质的基础。当一个人开始感觉到这一点时,他真的会迷失:我能去哪里?

有的人去一些遥远的岛屿或村庄的某个地方,自己安静地生活。他们甚至以某种方式将自己与外部世界断开连接。还有一些人认为,如果他们积累财富,比如说,他们会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未来,保护自己的继承人。

问题:那么,他怎么能带着他不断地看到自己到处被欺骗的这种感觉生活?

回答:这就是世界的本质,然后转向卡巴拉。

如果他不同意我们世界的本质,那么他只能做一件事,违背这个本质。

问题:他应该会有什么疑问?

回答:他应该问一个严肃的问题。这个世界有没有可能是由谎言安排的?

世界的设计是为了让我们能够改变它。因此,在我们的利己主义中,我们以这种方式感知世界。如果我们改变自己,世界就会改变。

问题:如果他有如此敏锐的感觉,认为他周围的一切都是谎言,这是否意味着他需要改变?

回答:当然。否则他就不会改变世界。我们一直在考虑改变世界。这就是最高的利己主义。

评论:这意味着媒体不能被摧毁,政府不能被推翻,管理人员不能被替换。

我的回应:不要做这一切。我们必须努力向整个世界表明,它的本性——静止的、植物性的、动物性的,尤其是人类——是绝对自私自利的。而我们需要改正这个本性。此外,它是从的层面上进行改正的。

问题:因此我总是从自己开始的吗?

回答:从你自己和其他人开始,通过我们之间的连接,通过人与人之间的连接,然后自然会在各个层面上发生变化。从上到下,这变化将进入动物、植物和静止的世界。

问题:如果我,一个普通人,从与我所爱的人的连接开始,开始努力让它变得友善——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有什么小冲突等等——我会开始改变世界吗?

回答:是的,当然。

评论今天这个世界上竟有如此统治者,使一个人这么想推翻他们!

我的回应:不,没有必要推翻。那将是一个更大的混乱。这都是错误的技术。有必要不去推翻。有必要向他们展示这应该如何改变。

对他们意味着,原则上,我们需要向世界解释其本质。而统治者是傀儡。统治者的心掌握在这个更高的自然手中。而我们需要明白,正是一个解释——只是一个解释——可以引导人们改变对自己、对世界、对他人的态度。

问题:如果有人看到周围有一个坚实的谎言,就开始向自己和他人解释,这就是人性,有必要超越它,工作于它,并转向良好的连接,他将看到什么而不是这个谎言?

回答:巨大的利己主义。而我们需要讨论这个问题。改正世界的方法是什么?这在于改正一个人。但不只是在喊叫并向他人施加压力。相反,这个方法是在教导、提升和改变一个人。

问题:如果我开始改变,我会看到什么?

回答:如果我开始改变,我就会开始看到这是世界所需要的。而世界也会随之改变。我将在这个世界上看到越来越多的美好。而在我对世界产生这种影响的程度上,我将看到世界是如何变化的。

这样——通过我们对世界的态度,而不仅仅来自我这里——我们将把世界带入一个正确的平衡状态。

[294030]
摘自KabTV节目 “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新闻 “1/3/22
暂无评论

为什么未来总是用黑色的颜色描述?

全球危机精神工作

问题:有人说:不要算命,不要施展巫术。为什么一个人不可能知道他的未来?难道这不能在某种程度上改善他的生活吗?

回答:这对他没有任何帮助,他不需要知道这些,甚至不要费力去直到。绝对不要!

问题:如果我们谈论的不是个人的未来,而是全人类的未来?毕竟,卡巴拉学家会写这些?

回答:人类的未来被描述为几个相当丑陋的场景,我们应该尽量避免这些场景,争取一个美好的未来。

问题:为什么总是用黑色来描述未来?

回答:因为最后的改正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在不断地改正世界,从小的、容易的改正到大的改正。

因此,所有未来的修正都要严重得多。但我们将为它们做更好的准备。因此,前几代人无法纠正的东西,我们将能够实现。

[293382]
摘自KabTV节目精神状态” 12/21/21
暂无评论

问题是我们听不到!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工作

问题:在我们看来,取消自己并看到朋友高于自己之上是如此容易。为什么对一些朋友来说比较容易,而对另一些朋友则困难?

回答:这并不像开始听到时那么难。听到吗!看上去已经听到这些,但还没有到达他们那里。它可能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直到从耳朵头脑中,降到心,然后从心再次上升到头脑。而对于人类来说需要几千年的时间。

问题是我们没有听到! 也就是说,我们听到了这些话,但它们没有到达我们。我们不理解也不接受它们的内在含义。我们不能以任何方式将世界的改正关联到我们对团队的态度,更全人类了。

我们不能接受我对团队、对我的改正我朋友的改正的态度才真正改正了世界、改正了我,并在我内部揭示了创造者。我听不到这些,我无法同意它。即使我听到了摇头,以后还是会从我身边飞走。

因此,这就需要相互保证,正是在这一点上,使团体中的每个人都努力工作于汲取和睦相处以及爱你的邻居的概念

[293315]
摘自1/7/22国际会议“超越我们自己”,第三课“粘附到朋友”
暂无评论

这是你如何成为一个人的

祈祷和意图

首先自责,

学习这门艺术,

然后才判断你的敌人

和地球上的邻居。

首先自己学会

不原谅任何一个失误,

然后才向你的敌人喊话。

他是敌人,他的罪孽很深重。

不是在对方中,而是在自己中,征服敌人。

而当你成功地做到这一点时

你就不用再装傻了

而你将成为一个人。

(布拉特·奥古德扎瓦)

问题:这首俄罗斯诗歌仍然在互联网上流传着,这意味着人们觉得它有意义。在今天如此艰难的世界里,你如何成为一个人?

回答:这是个问题。我看到如果没有创造者的帮助,这是不可能的。

你可以承认你的低下,承认你本性的低下,承认任何东西 。但如果你承认这些都是从上面赋予你的,是为了改正,而你必须转向同一个源头,转向求助于创造者,是祂以这种粗鲁、自私自利等方式创造了你,你承认你需要改正自己,这就能够在某种方式上开始起到帮助。

奥古德扎瓦号召的东西有什么用?我们看到人类无法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只在我们本性的界限内,我们可以继续说任何话而无济于事。我们只剩下一件事可以做——买醉。还有什么?药物。你看到人类在做什么吗?什么都没做!

问题:所以您认为实践地学习 “首先自责”的艺术很难?

回答: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我甚至认为我们不应该谴责自己,毕竟我们是这样被创造出来的。然后一个人偶然发现了某种内在的矛盾,”如果我被创造得比动物还差,我该怎么办?”

动物的行为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准备毁灭所有人,而动物不会。任何动物都会吃另一个动物,因为它把它看作是食物的来源,仅此而已。因此,每当它破坏的时候,它并没有真正破坏另一个动物,它是在喂食自己。

这是一种与我们的观点完全不同的对生命、对他人和对世界的态度。我们摧毁他人,不是因为我们为了生存而必需这么做,而是为了凌驾他们。而且我们的欲望不受任何限制。

我们看到,世界并没有朝着更好的状态发展。它无法向更好的状态发展。我们不得不变得越来越糟糕。我们的利己主义越来越多地增长,除了意识到它来自哪里外,没有人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在这方面帮助到我们。

确切地说,它来自于创造者,以便让我们明白为什么我们被创造为如此可怕的、自私自利的、无法改正的、不可救药的本性。

问题:您说的如此苦涩的事实,然而创造者的剧本是却让我们努力摆脱这种本性?

回答:当我们开始意识到自然,同样也就是创造者,祂把我们创造成这样,正是为了某种目的,而且当我们意识到自己是如此恶毒,那一方面,我们就会有某种程度的迷失。如果我们是这样的人,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需要接受我们就是这样的,不可能有所不同。然后我们有唯一的机会转向一直在我们身上发展这种邪恶的同一源头:”我创造了自私自利的愿望。我创造了利己主义。”

然后我们需要请求祂给我们机会,至少以某种方式限制这种邪恶,以某种方式占据它。

评论:然后奥古德扎瓦的这最后一句:”不是在对方中,而是在自己中,征服敌人。”

我的回应:但这不是我们做到,而是再次通过创造者,通过同一个源头。

问题:所以战胜敌人就是转向创造者?

回答:这是在战胜我们自己上,战胜我们自身局限之上的胜利,所以我们转向祂,并总是迫切地要求他改变我们。为此祂创造了我们是如此猥琐、可怕、自私自利和有限的,那么我们能够明白,我们的利己主义是无法以任何方式改正或改变的。

我们不需要责怪自己,也不需要责怪别人,我们必须承认是我们比世界上其他部分,无论植物和动物和其他任何东西更糟糕,我们必须转向创造者来改变我们。

评论:然后,正如奥库扎瓦所写:”你将成为一个人。”

我的回应:是的!

问题:那么”人”是什么意思?

回答:人是指想要像创造者一样去行善的人。然后我们将看到,创造者并非就创造利己主义而已,祂创造了利己主义,以使我们为了改正而转向祂。

第一部分是对利己主义的认识。第二部分是祈求创造者赋予我们力量来改正它,并教导我们如何改正这种利己主义。然后再进行这个改正利己主义的实际工作。这样逐渐地,一个人从与创造者对立相反的自己,转变为与创造者相似的自己。

这就被称为人,这就是我们的使命。一个人他将成为的样子,将被称为人,亚当,来自”Edomeh ——相似”一词。

[291281]
摘自KabTV的 “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新闻”10/25/21
暂无评论

改正利己主义的本性

利己主义

问题:当前的趋势是什么?世界正在走向何方?

回答:人类的趋势很简单:今年,尤其在明年,我们会觉得我们不能再这样存在下去了。人类将碰壁。

问题:当前的危机是否在呼唤人们对邪恶的认知?自然是否在促使我们明白过度消费会导致我们与创造者关系的分离?

回答:不。是我们的利己本性导致了我们与创造者的分离!过度消费是利己主义的结果。

但是,我没必要去大量的消费。我可以躺在沙发上捻玩我的拇指,从早到晚看足球、喝啤酒。这算不算过度消费呢?我没有打扰任何人,没有剥削任何人,我每天喝一箱啤酒、观看 20 场比赛。我这样做会伤害到别人吗?

问题:这难道不是利己主义吗?

回答:这就是利己主义,但是被明显揭示出来的。

问题:我们需要改正这种利己主义吗?

回答:是的。

问题:为了什么呢?毕竟,我这样做不是以牺牲或损害任何人的利益为代价的。

回答: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需要了解为什么任何利己主义都需要被改正。

问题:即使不是以牺牲他人为代价的也需要吗?

回答:是的。即使你从早到晚只对人做好事,他们从你这里也只看到友善这一种态度,并从你那里得到快乐。最多就到这里。

事实上,所有类型的交流都是利己主义的。我们必须从其核心处改正我们的本性。即使我活着没有对任何人做任何错事,我仍然是一个利己主义者,我仍然需要改正我自己。

(卡巴拉与消费经济,第 7 部分)[254557]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