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没有未来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早课、每日课程精神工作

只有关联到我们彼此之间的连接,我们才能发现我们到底处于什么状态,也就是说,进入埃及之前的状态,在埃及的奴役中,或者也许准备好了去走向自由?一切只取决于我们团结的程度。

在进入埃及之前,每个人都是相互矛盾的,就像约瑟和他的兄弟们。然后他们下到埃及,发现自私地团结起来是件好事,这样,一个人可以成功。但渐渐地我们发现,问题不能以这种方式解决,而是必须改变我们的关系。

书上说,只有七十人下到埃及,是一个小团体。后来大大增加了,这里的重点不是人的数量,而是每个人的利己主义愿望都在增长。法老进入他们的内心,给他们增加了越来越多的享受愿望,就好像他们有数百万一样。

而当他们有这么多的人时,他们之间团结的工作就应该开始。很明显,这就是解决方案。而这正是今天需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发生的事情。整个世界必须感到它被绑在一个共同的球

这就是今天战争和严重问题爆发的原因。这些不只是随机的冲突和暂时的局部分歧。战争和流行病将蔓延到整个世界,这样每个人都会感觉到我们彼此之间的连接是多么紧密。没有人将能够避免它。而这是为了让我们感觉到我们是在埃及。全人类都在接近这种状态。

我们将不能轻易摆脱这场危机。世界只是处于各种麻烦的开始,这些麻烦将覆盖整个地球:经济问题导致最必要的东西出现赤字,环境问题,以及流行病。

今天,整个地球都是埃及,我们都必须认识到这一点才能摆脱它,摆脱围绕我们的所有问题。最近卡巴拉科学和当前的事件正变得非常接近。这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时期,因为现在一个新的世界正在从前的生命、植物和动物的阶段诞生。而卡巴拉学的任务就是帮助它从有动物的层面上升到人类层面。

解决所有问题的最好办法莫过于在所有差异和所有障碍上实现团结。我们将无法彼此修复对方,使对方看起来像豆荚里的两颗豌豆。每个人都必须保持自己的个性,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学会如何在所有的差异之上进行连接,那样使覆盖所有的罪行

不可能以其他方式进行! 如果每个人都向对方提出要求,说他为什么不是我想要的样子,那么这是一种破坏性的方法,没有人能够和平地生活。

在自然界中,所有元素之间都有特殊的连接,超每个人的愿望之上。这就是人体器官的连接方式,也是新陈代谢的发生方式——只基于互惠互利的连接桥梁,而不是一方要求另一方一些东西。

因此,人们、国家和社会必须明白,一统治另一的愿望是没有前途的。每个人都必须控制自己,以为了与他人团结,这样,世界将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296042]
摘自”每日卡巴拉课程”4/2/22“Pesach(逾越节)
暂无评论

爱中包含苦难和仇恨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媒体最新出版精神工作

问题:伊戈尔问道看来世界末日,歌革和玛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但由于某些原因,我们没有看到或感觉到它。这是真的吗?还是说一切都会平息下来,过去并被遗忘?

回答:一切都会过去,除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们要到达的最后一状态。而它将包含所有以前这些状态,它们集中、收集和全部汇总到一起。而且这将是最后一状态的基础。

也就是说,最后的状态将由两个组成,一个叫“Kli”,第二个叫“Ohr”——容器和光。所以容器将包含我们每个人和我们所有人在历史上经历的所有状态。这是一个痛苦、怀疑和误解,所有一切在一起可怕数量。

问题所以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所有的战争和所有的痛苦都降临到这个容器?

回答:到一个包一切的状态。然后这个状态通过更高之光或创造者(同一个),受到改正。这个状态就变得等同于更高之光。也就是说,在全人类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的数以百万计的痛苦中所实现和理解的一切,这一切都变成了光。这样就达了创造者。

问题所以我们没有什么可懊悔的?

回答:它从未发生过!

问题:还有所有最可怕的痛苦?

回答:它从未发生过。这并非是已经被遗忘的事情现在我们感觉不到

问题: 而这些并不是我们曾经犯下的错误?

回答:这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它的存在只是为我们感觉到今天的绝对状态的一种做准备。

问题:说从未发生过是什么意思?有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大屠杀、第一次世界大战、内战、血流成河,这一切都发生过!还是真发生过?还是说我们随后进入了一困难的解释

回答:也许在不可能的难于解释中。但我还是得说,这并没有发生。我们上升到了另一个感知现实的层面,一种对现实的感觉在那里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问题:然后发生了什么?

回答:那只是让我们感到唯一存在的状态的准备那是被绝对的普遍的爱所充满的状态。而它反过来,是同时被感觉是不存在的、消极的,以及对积极的一种渴望。而爱与恨其他一切的缺失,所有这些都包含在爱中,因为没有相反的东西,就不可能感这一个。

问题:那么这种高尚的爱照耀着我,感觉为憎恨?我还没有达成它,所以我感觉为憎恨?

回答:不,你达它,但在你达的东西中,你也理解了对立的品质。否则你就无法感觉到它。没有另一个,我们不会感觉到一个。

问题:所以它一直都是共同存在的

回答:我们是创造物,被创造的!创造者,感觉到一种状态,如果我可以这么说的话那就是只有爱。而我们只能从它的对立面到一种东西。

[295513]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新闻 “2/28/22
暂无评论

从战争到战争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精神工作

问题:所有卡巴拉的原始资料都提到了内部战争,但我们在物质世界中看到了战争的表现。这个过程是不可避免的吗?

回答:是的。这个过程是不可避免的,它在不断地向前发展。它的公式非常简单:右线的打开,左线的打开,它们之间的中线的出现,以及它的消失。然后,一条线又上升到另一条线之上,正超过负,负超过正。这就是发展一直在进行的过程。

问题:如果自然中的一切是确定的,那么是否意味着其事件的进程不能被改变,所有的战争都必须表现出来,包括先知们写的第三次和第四次世界大战?

回答:是的,除非我们运用力量不断使这两种对立的力量相互平衡。

[295012]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精神状态” 3/1/22
暂无评论

战争何时才能停止?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利己主义

评论:一些学者宣称,我们应该理解战争是人类在任何时候的正常状态。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我的回应:我们在整个历史上看到,没有战争就不可能有和平,有和平时期也有战争时期。

如果这就是历史上发生的事情,那么我们必须接收这个事实。

评论:但我不想接这一点!

我的回应:那么你需要找到一种方法,使战争不以现在的形式发生。它将在世界范围内发生。这就是卡巴拉所说的,一个人应该每天和自己打一点架。然后他就不需要或不倾向于与他人争斗。

问题:我应该与自己的什么争斗?

回答:与你的利己主义斗争,你想通过它来征服整个世界,把每个人都绑起来,等等。相反,所有这些都是不必要的。

问题:这是否意味着爆发战争的是利己主义?

回答:当然是我们的利己主义迫使我们互相争斗。在这里,我们需要明白,我们可以慢慢平衡这种利己主义,这应该是我们的日常工作。

问题:然后它就不会爆发战争了?

回答:它决不会爆发,因为没有必要。我每天都会与自己争斗,因此我将不需要与人争斗。

相反,我将需要把每个人都当作反对我的利己主义的帮手。

评论:这是很实用的建议!

我的回应:把它告诉那些发动战争的人吧。

评论:我们如何能把这告诉他们所有人呢?毕竟,战争确实是这样产生的,因为傲慢、因为利己主义,因为我说的!的声明

我的回应:我们可以清楚看到这些

[294595]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 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新闻 “2/24/22
暂无评论

战争的两面性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

问题:一方面,所有的战争,正如它揭示了人与人之间更大的冲突,因此仇恨显现出来。在战争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互相仇恨百年。这是否违背了将我们结合一起的自然的方向?

回答:是的,但它加剧、出并揭示出存在于人民之间的所有原因,以及需要改正的东西。原则上,在所有的原始资料中都写到,仇恨是创造的设计中所固有的,当它表现出来的时候,好事。这已经是走近改正它的半步了。人们只需要弄清楚如何去做。

问题:另一方面,当人们参加战争行动时,它使人们非常接近,他们品尝到了团结的滋味。从这个角度看,自然是否以某种方式教导我们?

回答:是的,当然了。因此,很多人热爱军事。

问题:战争总是与动物层面的恐惧连接在一起。这种为一个人自己、身体、生命、和为自己的亲人的恐惧能否转化为对更高力量的敬畏?

回答:不是直接的,但它可以。它可以帮助我们走出动物的恐惧,上升到人类层面的恐惧。

[295419]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精神状态” 3/1/22
暂无评论

战争是一种戏剧性方式的改正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精神工作

问题:历史上发生过各种战争:内战、宗教战争、冷战和信息战。在改正人类方面,这些类型的战争有什么区别吗?

回答:实际上没有。所有的战争都是在左右线之间,在善恶之间,在给予的品质和接收的品质之间缺乏平衡。这种情况一直在发生,只是在不同的层面上。

评论:在我们的世界里,很难弄清楚善与恶在哪里,因为原则上,所有的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我的回应:这并不重要。我们谈论的是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不是他们如何判断和写什么。

问题:所以在我们的世界里,不存在一方为善,另一方为恶的情况?

回答:还是可以说,那些开枪杀人的人是邪恶的。

评论: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借口。

我的回应:这并不重要。一个人杀死另一个人是最大的邪恶。

问题:在Torah中甚至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只有当有人来找你并想杀你时,你才能杀人。战争总是意味着许多年轻人的死亡。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

回答:战争也是一种改正,但以一种非常尖锐、戏剧性的方式进行的。 

问题:一个人怎么死的重要吗?

回答:杀人有四种方式:焚烧、石击、砍头、勒死。但是,原则上,一个人怎么死取决于他灵魂的根源

[295228]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精神状态”3/1/22
暂无评论

全面的胜利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早课、每日课程精神工作

战争告诉我们,共同的力量、相互包容、人民的团结,比一个想要统治社区的个人的力量更强大。普遍与特殊之间存在战争。 而社区的力量在某种程度上战胜了个人的力量,这将决定战争的结果。

以前,人类社会总是被两个统治者统治着:权力和金钱。但现在,人们突然发现,真理并不是在有更多金钱和更多体力,即武器的一方获胜,而是在第三方,即有团结的力量的一方。

只有这种力量是高于一切的。在我们的发展道路上已经没有物质或金融战争了,只有团结的战争。团结将向我们展示人类社会的正确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一切都将是美好的,每个人都将得到满足。

[295191]
摘自”每日卡巴拉课程”3/14/22赢得战争(对抗邪恶的倾向)
暂无评论

为什么儿童没有被排除在战争和冲突之外? (Quora)

儿童、孩子全球危机问答Quora

生活在叙利亚难民营的10岁儿童沙希德接受采访,被问及她在即将到来的一年中对自己有什么愿望,她回答说:”一顶帐篷,要有一顶帐篷”。阿拉伯社交媒体上的这一广播深深地震撼了许多观看的人,一个孩子的梦想可以达到如此低的程度。

这段广播浮现出这样的问题:”我们怎么会来到这样一个世界?”和 “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儿童排除在我们的战争和冲突之外?”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没有一个主要的参与者想把儿童排除在这种情况之外,无论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是任何其他国际组织或政府。资金被提供给军队和恐怖组织,迫使人们继续生活在世界各地的难民营中。虽然有一些组织,如联合国和联合国难民事务局,似乎是为了保护儿童而存在,但这都是谎言。他们只是政治家手中的角色。

几年来,叙利亚一直在阿萨德的支持者和敌人之间经历着内乱。大人们正在进行战斗,互相杀戮和折磨,而儿童们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收获。而且,孩子们对成年人没有任何影响,他们继续他们的冲突。当这些孩子长大后,他们也可能会加入冲突。

如果问我对沙希德的愿望是什么,那么我会向她解释,她和其他人不仅可以有一顶帐篷,还可以有一个家,世界上充满了丰富的东西,但人类的利己主义使我们彼此对立,不让我们享受眼前的富足。

我们的利己主义本性,使我们每个人都想以牺牲他人和自然为代价来享受,这使我们陷入冲突,而没有给我们带来和平。

如果我们想要一个没有冲突的美好未来,如果我们想要享受世界上存在的富足,那么我们就需要重新调整我们对彼此的态度:与其让我们的利己主义把我们带入冲突,不如开始走近对方。我们超越于利己主义和分裂的驱动力之上的积极连接,是我们所有人享受完美和丰富生活的关键。

根据卡巴拉学者迈克尔·莱特曼博士和奥伦·莱维的视频”为什么儿童不被排除在战争和冲突之外?”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走出危机:战争前还是战争后?

全球危机

eto_interesno_100_wp信息德国财政部长施泰因布吕克(Steinbrueck)表示,全球经济将面对“危机后的危机”。发达国家实行货币和信贷政策,以融资许多欠款,这将会导致下一场危机。
评论:一切会继续下去,直到我们发现真正的危机的原因存在于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中,而不是纸币中。我们应该改正自己。战争前还是战争后?

金融危机:诊断和治疗
发生了什么?

暂无评论

战斗中不会有胜利者

人类、社会进化

laitman_2008-12-25_8420_w1当矛盾中的所有合理的论据都用尽了,而且当已经没有什么可否认的时候,由于自己无能为力,留下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拳脚相加。但我们已经长大了,并不像孩子那样每一分钟都打仗。我们寻求其他方法达成协议。我们理解在生活中通过故意无法达到任何好的结果。
别无选择的时候我们开始打仗,但暂时选择还存在,也就是说,矛盾仍未达到极点,我们仍愿意无论怎样和解。毕竟谁都懂得,如果携带着一把枪支在家里坐着反对邻居,后者也会拿着枪,而谁也不会离开家并感到自由自在。
人类逐渐到达了能领会到的阶段。过去,每一个人都住居于自己要塞而且害怕了往外走出去。离开家并旅游到什么其他地方那时是很危险的冒险。直到人们聪明起来了。
以色列民族总有了很严肃的而又合理的法律,而且每一个人都遵守它们,否则人就会被处死,人很清楚他没有选择——必须要遵守法律。但在那些直到中世纪乃至更晚都没有任何法律的国家中发生了些什么呢?那里彻底无法无天,每一个人都从心所欲。在路上劫匪过抢劫和小偷。什么都有过。居民在家里躲避起来。
你见过,中世纪建造什么样子的城堡?像要塞那样的。因此,我们得理解,如果我们依赖于自己的自私自利愿望的为非作歹的原则去生活,我们就必须在自己内部经验到全人类所走过的跟着自我主义亦步亦趋的历史,直到达到了已经无法与它合得来而又不得不离它逃走的状态。
现如今,整个人类正走到这种状态:已经无法与自己的利己主义相处并必须摆脱。 很快这会显得十分明显。人类将会领会到,它没有其他出路。这就是真理的一刻。
为了不等到“孩子”变得聪明并理解到,自私自利的道路是邪恶的,怎样才能加快这一进程?应该给他们解释,另一种的生活存在。今天孩子们已经不一样,他们自己害怕打战起来。毕竟人类手里有的武器让大家都感到畏惧。谁都知道,甚至一个也不会逃生,而且谁也不会绝对获胜。人们都作出了计算并理解,战争时,他本国和近邻国家都会被毁灭,而这下我们还能赢得什么呀?
为了什么而战斗?为了理想?谁今天还在意理想?人人都光在乎自己的口袋。难道不清楚正在发生的一切吗?世界上有几个未上诉的政治家?这还能有什么思想体系啊……
这样一来,人人都知晓了,去打仗没什么意义。可问题是,我们的本质就是邪恶,而且控制着我们并能做到它所想要做到的。于是我们害怕,我们之中将会突然出现这种的意愿和精神错乱,而随着将会出现某一人去按一下按钮就结束了——一切都爆炸了。
因此,领导们本身都为这而感到恐惧,而且事实上不知道怎样继续管制——怎样控制自己以不丧失常识。

来自:2009年3月9日的《早晨课程》,根据Rabash的文章《隐蔽的揭露》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