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倾听他人的意见会如此困难?(Quora)

媒体最新出版

为什么人们很难在不打断别人的情况下听别人说话呢?

为什么有时很难倾听他人的意见?由于我们的利己主义和傲慢,我们主要考虑的是自身的利益,而不是其他任何人,所以我们对别人的意见持有某些不同意见是很常见的。这甚至可能不是一个不同的意见,而仅仅是另一个人在说我想说的而说的人不是我,就足以让我不去听。

意见本身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表达自己的能力。

有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个人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另一个可能有不同观点的人,这就给人一种感觉,推崇自己观点的人在压制另一个人的自我意识。这是因为当我们倾听的时候,我们会受到对方的影响。在那时,我们在哪里?我们似乎变得不存在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觉得有必要在这里和那里打开自己的嘴。

换句话说,我们不应该以直接和强硬的方式进入谈话,即使我们所说的似乎是正确的,也是直奔主题的。需要有准备。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给与我们交谈的人一种感觉,即他们是对的。然后我们可以和他们谈心,之后,当对方发泄完情绪后,我们就可以开始一点一点地扭转话题。

根据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和塔尔·曼德尔鲍姆的视频节目“为什么听别人说话这么难?” 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拍摄者 Unsplash 上的克里斯汀·休姆 (Christin Hume)。
暂无评论

拉比们反对新政府的信是小题大做(以色列时报)

媒体最新出版

随着以色列新政府的形成,一封名为《行动呼吁》的公开信开始在美国犹太社区中流传。其中一些签名者是美国犹太人中的知名人士,承诺”不邀请任何RZP[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党]的成员……在我们的聚会和组织中发言。我们将公开反对他们参与我们社区的其他论坛。我们将鼓励我们会堂和组织的董事会加入我们的抗议活动,以表明我们对犹太和民主价值的承诺。”

之所以这封信值得一提,只是因为它对以色列人很好地提醒了,美国犹太人对以色列的看法。这封信揭露了一个简单的事实:大多数美国犹太人,不是全部,但肯定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反对犹太人在以色列,并完全反对以色列国。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如果以色列不存在,那是最好的。

我理解他们为什么需要说出来。首先,如果他们保持沉默,就好像他们不存在一样,所以他们需要发出一些声音。其次,总的来说,美国犹太人有一个目标:使其在美国的逗留尽可能安全和安宁。由于全世界都认为犹太人与世界各地都有连接,美国犹太人发现自己不得不解释对以色列国的立场,这让他们感到不舒服和不安全。因为他们觉得以色列的存在会危及他们自己在美国的安全,所以他们不希望以色列存在,当然也不希望以色列作为一个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存在。

以色列很幸运,它在任何方面都不依赖美国犹太人。他们捐赠的资金如果停止流动也不会被人怀念;没有这些钱,以色列已经足够强大。他们为以色列做的游说工作也已经多年没有出现在我们面前,今天以色列的力量在于其他地方。因此,我认为以色列根本不应该介意美国的犹太教会对以色列的看法。

塑造以色列在世界上的地位的利益远比我们与美国犹太人的这个或那个教派的关系更全面。俄罗斯、乌克兰、土耳其和伊朗都参与了利益版图,而以色列在军事方面和经济方面都比过去强大得多。

事实上,即使美国出于某种原因停止向以色列提供军事和经济援助,也不会损害以色列的地位,也不会在经济上或其他方面损害以色列。我没有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但只是为了给以色列的独立提供一些视角,值得记住的是,我们今天是用自己的双脚站立起来的。

刚刚宣誓就职的新政府充满了有经验的人,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以及如何实现它,尽管一些报纸试图将新政府描绘成一场灾难,但以色列的大多数人现在比前政府时期更有信心。

然而,在所有的政治争论之上,使美国犹太人与以色列以及以色列人分离的主要问题是一个简单的事实,即我们之间存在着仇恨。不同意也没关系。每个国家都有争论,有些人甚至因为不同意政府的政策而选择离开自己的国家。然而,没有一个流亡的中国人和逃离国家政权的伊拉克人会希望他们的国家完全停止存在。这种愿望是犹太人特有的,源于我们对彼此的完全仇恨,即我们犹太人所知道的sinaat hinam(无缘无故的仇恨)。

如果我们能够克服这种仇恨,我们将能够克服每一个分歧。由于我们甚至不愿意承认我们对彼此的仇恨是如此之深,我们就没有机会治愈它。具体到以色列人民,sinaat hinam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是世界各国世世代代对我们施加的所有折磨的根源。

如果我们努力彼此相爱,我们就不必在政治上相互憎恨;我们就不会觉得我们必须安抚各国,世界也不会憎恨我们。当人类看着我们时,它看到了我们对彼此的仇恨,看到这一点使他们对我们恨之入骨,以至于他们不希望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存在。

[307559]
暂无评论

你没有看到人们的真面目

媒体最新出版

毋庸置疑,我们看到的人不是他们的本来面目。此外,不仅仅是人,我们看到的任何东西,我们似乎都会根据我们在其中想看到的东西把它带入生活中。人们本身是什么对我们而言并不存在,但我们根据我们想在他们身上看到的东西来看待人。

我们想在某人身上看到一些东西,这意味着什么呢?

在我们的生活中,许多人只是与我们擦肩而过,仿佛他们没有从背景中脱颖而出。然而,在我们了解某些人的程度上,我们就会获得对他们的某种印象。

然后我们以某种方式关联对待他们。然后,甚至在我们开始与他们交流之前,我们已经根据我们以前积累的印象,在我们心中描绘出他们的形象。我们遇到的人越多,我们就会从他们身上登记各种印象。因此,我们并不了解任何一个人的本来面目。我们只知道这些我们在内心深处雕塑的形象。

暂无评论

什么是与他人建立关系的最佳方式?(Linkedin)

媒体最新出版

我们必须与每个人建立良好的关系,即尽可能给每个人一个好的榜样,以便用爱打破他们,出于我们对他们的爱。

什么是 “用爱突破别人”?

我们首先需要明白,我们对其他人的看法并不是他们本身,而是存在于我们内心的一种印象。然后,我们需要将我们对他人的负面印象扭转为正面印象,这样他们就会明白我们是多么希望为他们带来好处。

我们通过这样的倾向继续与他们交往,直到有一天,正如书中所写的,”爱将覆盖一切罪行”。也就是说,在最初的负面印象——”罪行”之上,爱将出现:我们将感知到人们身上没有任何缺陷,就像我们通过之前持有的利己主义图景感知到他们身上的各种缺陷一样。

另外,我们对其他人的最初印象总是负面的,这意味着什么?就是我们通过一个利己主义的过滤器来看待他人,我们不断地沿着”我能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和 “我怎样才能从他们身上获得某种好处?”的思路来算计。如果我们不能从别人身上找到任何自我利益,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我们与他们的关系没有任何意义。

暂无评论

卡巴拉可以改善人们的相处方式吗? (Quora)

媒体最新出版问答Quora

Dr. Michael Laitman

卡巴拉智慧就是将人们聚集在一起的智慧。

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关系在该方法中占据首要地位,成为一名卡巴拉学家意味着成为积极的人际关系的专家。

例如,我理解每一个我曾经交谈过的人,我已经和成千上万的人交谈过。我在每个人身上发现了他们在我身上的某些部分。这可能是一个敌人,一个反犹太主义者,一个纳粹分子,一个酒鬼,一个非常粗鲁的人,一个小偷或一个黑帮分子。我在我自身内部发现与他们相同的品质。并不是说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盗贼,将一生投入到抢劫中,但这种品质存在于我的内部。

我必须让别人觉得我理解他们。而且甚至可能是最可怕的罪犯。我必须向他们表明我理解他们,我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走进他们的境地,理解他们来自哪里,并证明在他们经历的条件下我也会变成同样的样子。当你把其他人的一部分关联到你自身的内部时,你就可以轻松地与任何人交谈。

向我展示世界上有哪一个人是我没有包含在他的内部?我们在卡巴拉智慧中学习到,无论你喜欢与否,从最上层到最低层,在各个方向上,你都是所有灵魂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样,你也包括了所有灵魂的意见和甄别力。然后,其他人在与你交谈时应该感觉到这种包容性。

根据与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和塔尔-曼德尔鲍姆合作的视频节目”卡巴拉帮助人们相处吗?”。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从苦难中发现希伯来语的西伯利亚囚犯(Linkedin)

媒体最新出版

在我开始跟随我的卡巴拉老师——卡巴拉学家Baruch Ashlag (Rabash)学习后不久,一封来自一个在西伯利亚战俘营中生活在恶劣条件下的囚犯的信到达了我们手中。

这封信是用希伯来语写的,充满了我不理解的非常复杂的韵律,而且这是由一个以前没有学过希伯来语的人写的,他也与以色列或犹太人民没有联系。

Rabash告诉我,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在痛苦中,囚犯开始感受到希伯来语和这种语言的内在性。

怎么会这样呢,一个与以色列或犹太民族似乎没有任何联系的人,在巨大的痛苦中开始用希伯来语写作?

卡巴拉的解释是,他的苦难使他与他的苦难之源产生了某种连接,而这种连接就在创造的深处,在那里他找到了希伯来语的表达。

卡巴拉学家,即有着与创造物更深层连接的人,看到一个人确实有可能以这名囚犯所示的这种方式发现希伯来语。就是说,希伯来语是存在于世界中心的基础语言。它是所有写作、谈话和表达的根源,它让我们表达我们内心深处的感受。

如果我们到达创造的深处,那么我们就会发现生命的因果点——我们所有人的共同根源,在这个根源中,我们拥有一种单一的语言,和一个爱、给予和连接的力量,它创造了我们,并引导我们逐渐走向它的揭示。

暂无评论

如何让他人向你敞开心扉(Linkedin)

媒体最新出版

即使你认为一个人是错的,也要告诉他相反的说法,说你同意他的观点。

这是一个我们可以从狩猎动物中学到的技巧。狩猎的策略是向动物展示你有它感兴趣的东西,然后你抓住它。这是一种自古以来男性的本能。

表现出对一个人的生活的同意、理解和认同,会使他们向你敞开心扉。它不像拳击那样,他们向你打开自己,然后你就重击他们。而是你要让他们做好准备,不要对你有任何偏见,他们会打开他们心灵的窗户,逐渐开始听你说话。当他们觉得你同意他们的观点时,那么就有助于唤醒他们也需要改变他们的观点的想法,哪怕只是一点点——与他们原来的观点不同,然后你们就进入了共同的观点。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原则不是让那个人觉得你理解他们,你处于他们的境地,你同意他们所说的,都是为了逐渐说出对你来说重要的东西,把他们引向你的方向。不是这样。大约90%的时间,当你与另一个人交谈时,你应该在他们的地盘上与他们交谈。

 

暂无评论

2022年很糟糕,2023年也不会更好(以色列时报)

媒体最新出版

下周开始是2023年。当我们审视2022年时,几乎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乌克兰的战争在许多层面上扰乱了世界

它摧毁了一个国家,耗尽了另一个国家,使世界各地的能源价格暴涨,并扰乱了整个地球的经济。即使没有战争,经济状况也很糟糕,工业还没有从新冠病毒的影响中恢复过来,但这两次打击加起来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此外,糟糕的国际关系、极端的天气事件、蔓延的药物滥用和社会堕落,都促使人们有充分的理由感觉到事情正在快速走下坡路,而且是在全球范围内。

当一个人生病时,最重要的任务,也往往是最大的挑战,就是要实现快速和明确的诊断。通常情况下,一旦你诊断出问题,对病情的预后就很清楚,可能的治疗计划也更容易汇总。

但由于某些原因,作为一个社会,尽管所有的症状都指向病原体就是人类各部分之间的敌意,但我们一直忽视它。我们没有寻找原因,而是坚持试图减轻症状。毫不奇怪,症状越来越严重,敌意的疾病正在蔓延和加剧。当它达到人们无法容忍对方存在的程度时,第三次世界大战将爆发。

仔细想想,如果玩笑不是开在我们身上,这可能会很有趣。受过教育的成年人,掌管着人类的命运,却像幼儿园的孩子一样在沙盘上争吵。他们的老师正试图让他们听话,变得善良和体贴,解释说他们都会从对彼此的善意中受益,但孩子们愚钝、顽固,主要是冷漠。

在这样的状态下,老师将别无选择,只能在下一个班级,即2023年的班级,更加严厉地惩罚孩子们,即各个国家。

比如在中国,最初散播Covid之地,如今不得不放弃其严厉的“零 Covid”政策后,媒体报道表明每天有成百上千万人感染该病毒,医院人满为患。预计未来几个月可能有数百万人死亡。

而乌克兰的战争似乎不会很快结束,乌克兰的能源基础设施几乎被拆毁,而拆毁者俄罗斯正在通过强制征兵耗尽其已经破损的储备。因此,数十万俄罗斯人已经逃离该国,以努力躲避被派往乌克兰当炮灰。

经济似乎也没有恢复,我们可以预计2023年在这一端也是艰难的一年。

也许作为前奏,北美在圣诞节期间与冰冷的低温、暴风和大雪的组合作斗争,导致数百万人在没有电力、暖气或逃生方式的情况下度过假期。气象学家所称的这场”炸弹旋风”造成的死亡人数尚不清楚,但已经知道有几十个人干脆冻死在滞留的汽车里,而国民警卫队正在许多城市挨家挨户寻找在自己家里因体温过低而死亡的伤亡者。

既然我们不学习,我认为就像老师对待厌恶和叛逆的孩子一样,为了开始补救,我们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每个人沉默,把每个人的手绑起来,让他们不能继续战斗。我不是说这很容易,我也不确定谁应该或能够做到这一点,但如果我们希望能够彼此讲道理,那么任何表现得像个恶霸的国家都应该与国际大家庭脱钩,清楚而简单。只有恐惧才能迫使各国在发起侵略前三思而行。

同时,我们应该继续宣传这样一个信息:只有我们一起努力,才能改善我们的处境。我们应该尽我们所能表明,侵略是没有好处的。

最后,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展示合作的好处。至少,人们需要在心中有一个替代侵略的方法。也许,如果人们受苦的时间足够长,他们的思想就会打开,接受除蛮力之外的其他行动方式,以及除 “适者生存 “之外的其他范式。

我并不乐观;我不觉得人类已经准备好倾听,但只要我们有能力,我们就有责任坚持有替代战争和仇恨的办法,有替代办法使每个人都受益,而不是给人类带来痛苦和毁灭。

[307235]

 

暂无评论

诺亚方舟存在过吗?(以色列时报)

媒体最新出版

土耳其为一个名为诺亚方舟的新游客中心举行了落成典礼。该中心位于阿拉拉特山,由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捐款建造。该中心展示了在该地发现的物品和化石。寻找方舟让很多人感到非常兴奋,这确实提出了一个问题:诺亚方舟是否曾经存在?

即使我们发现了它的几块木板,并且似乎可以证明它的存在,这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

今天我们从诺亚方舟的故事中得到的主要启示是了解我们也处于大洪水的边缘,而我们有能力阻止它的发生。

我们通过听从创造者的话来防止大洪水的到来,或者换一种说法,通过遵守自然法则,这最终意味着我们需要积极的连接。

消极的人际关系带来了我们从自然界得到的每一次打击。相反,如果我们彼此之间有良好的关系,我们就能设法防止自然灾害和其他打击。

这是怎么做到的?有一些自然法则阻止我们破坏自然界的系统使其失去平衡,而这主要是通过我们之间消极的人际关系导致的。自然界有四个层次——静止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类的,而人类层次是自然界的最高质量的层次。我们在人类层面,对我们彼此之间的连接所作的决定,明确地决定了整个自然界与我们的关系将发生什么。

因此,我们应该学习如何更加关注当今世界上真正重要的东西,发展积极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作为与自然法则达到平衡的手段,通过这样做,我们会发现,我们不仅可以保护自己免受自然灾害和其他一些打击,而且,我们将打开通往一个新的和平与和谐的世界的大门,我们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307295]
暂无评论

人类可以被驯服吗?(Quora)

媒体最新出版问答Quora

我们需要把自己作为人类来发展,超越我们动物的存在水平,而这是可以通过某种教育实现的。

 作为人类的发展意味着学习和平衡自己与自然界的整体法则在我们的生活中运作。如果我们学会如何在人类社会中积极地相互连接,以利他主义的态度取代我们目前的利己主义态度,那么我们就能超越动物的存在水平来发展自己,成为最完整意义上的人。

首先,我们需要提供我们动物的生活,给我们的肉体提供它们所需要的食物、性和家庭,然后在照顾好这些基本要素之后,我们可以开始我们的人类发展。然后,我们需要了解我们是谁、是什么、我们来自哪里,我们为什么存在,我们如何发展自己,我们如何控制我们的人类发展,我们对周围社会的态度应该是什么,社会对我们的态度应该是什么,以及我们如何和谐地共同发展,即我们与社会的关系,以及社会与我们的关系。

我们需要为自己提供这种发展,这将使我们成为一个人。不幸的是,我看到没有人理解发展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因此我们无法实现这样一个过程。我们没有发展成为人的结果之一是我们无法理解年轻一代。我们与他们越来越疏远,不知道他们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引导他们走向有益的方向。因此,我们任由生活的发展,变成了问题和危机的扩散。

很简单,我们需要学习大自然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并发展以平衡大自然对我们的要求。如果我们满足这些要求,我们就可以建立一个和谐与和平的世界,一个与自然平衡的世界。

[307098]
根据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和塔尔·曼德尔鲍姆的视频节目“人类可以被驯服吗?”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在Unsplash上亚历山大·霍夫汉尼相拍摄的照片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