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支蜡烛的寓意:和平、信仰、爱与希望(以色列时报)

媒体最新出版

四支蜡烛在房间里轻轻摇曳。第一支低语道:”我带来和平,人们不知道如何保护我”,然后熄灭。第二支蜡烛宣布:”我是信仰,人们不需要我”,然后熄灭了。第三个感叹道:”我是爱的化身,人们却不欣赏我”,然后消失了。

突然,一个小孩走了进来,他被越来越浓的黑暗吓到了,开始哭泣。第四根蜡烛说:”不要哭泣。我就是希望。只要我还在发光,你就能通过我重新点燃其他蜡烛。”

只要希望不灭,生命就能延续。它指引着我们成长的道路。希望迫使人们穿越浩瀚的海洋,寻找新的土地,做出新的发现。它蕴含着梦想的真谛,激发着人们的斗志。

只要希望不灭,生命就能延续。它指引着我们成长的道路。希望迫使人们穿越浩瀚的海洋,寻找新的土地,做出新的发现。它蕴含着梦想的真谛,激发着人们的斗志。

但是,在和平、信仰和爱缺失的情况下,人们该如何维持希望呢?当一切似乎都失去了意义时,我们听从于生命、大自然或更高的力量,对它们充满信心。每根蜡烛都会熄灭,以便在黑暗来临之前的关键时刻,抓住将我们与生命之源连接在一起的那根线,也就是将我们与生命之源、爱、给予和连接的力量连接在一起的那根线。这样,我们就能与这股力量一起继续我们的旅程。

希望是连接人类物质世界和更高的精神世界的纽带。它永远点亮,象征着永恒的连接。

希望是连接人类物质世界和更高的精神世界的纽带。它永远点亮,象征着永恒的连接。因此,如果希望瞬间消逝,那就表明我们需要重新调整自己:当我们与生命的爱与给予的源动力相连接时,就会发现和谐、幸福与和平就在前方,而这也会给我们带来前进的力量。

[322851]
暂无评论

以色列的精神之地在心中崛起(Linkedin)

媒体最新出版

近几个月来,以色列这片土地上充斥着兄弟之爱和自私之争,善意和敌意之间的冲突不断。

根据卡巴拉的智慧,”土地”(希伯来文 “Eretz”)指的是”愿望”(希伯来文 “Ratzon”),也就是人的内心。在这个”愿望——心”中,居住着以色列人民和世界各民族。然而,这些愿望就像邻居一样,难以和平共处:要么各民族占主导地位,要么以色列人民在心中占上风。

最初,内心就像一片荒野,完全被自我服务的愿望所控制,它们吞噬着一切唾手可得的东西。卡巴拉将自私自利的愿望定义为”世界的民族”。

随着人类的进化,一个小小的愿望出现了,它被称为”以色列”,源于”直奔上帝”(希伯来语 “Yashar El”)。卡巴拉通常称上帝为”创造者”,并将其定义为创造和维持宇宙(包括我们人类)的爱和给予的品质。换句话说,我们最初是作为世界各民族发展起来的,也就是说,在自我服务的愿望中,我们把个人利益放在首位,而不是造福他人和大自然,而被称为”以色列”的愿望,也就是造福他人和大自然的愿望,是在我们后来的进化阶段出现的。

当被称为”以色列”的愿望出现在被称为”世界各民族”的愿望中时,冲突爆发了。我们开始与自己战斗,以战胜内心,放弃自私意志的控制,让爱和给予的更高力量引导我们,重塑我们的内心。

这种内心的斗争持续不断,直到战胜自私的努力使天平倾斜,让更高的神圣意志取得胜利,让爱和给予主宰心灵。有了这种胜利,心灵就成了”以色列的土地”,因为它获得了”直奔上帝”的意向。

实现这种对神圣意志的虔诚的途径在于,人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初衷,那就是在所有人之间达到一种互相关爱和给予的境界,并且愿意相互支持和鼓励,以战胜自私自利的本性。通过这种影响的放大,这些人达到了”爱人如己”的境界,因为他们让爱和给予的品质在每一个方面引导着他们的心灵。当他们达到这种最和谐的境界时,整个以色列大地的纯洁性和神圣性就会显现出来,完全奉献给爱和给予的更高力量——上帝。

暂无评论

回归我们的根源(以色列时报)

媒体最新出版

回归我们的根源唤起了我们深沉的情感,引起了我们深深的共鸣,激起了我们内心莫名的渴望。

卡巴拉智慧拥有一个被称为”根与枝法则”的原理。它认为,每一个精神之根在我们的世界中都有一个对应的实体。例如,耶路撒冷(希伯来语:”耶路撒冷”)源于一种精神力量,这种精神力量根植于完全的敬畏/恐惧(希伯来语:”Ira’a Shlema”),这是一种对无法实现神圣的愿望的恐惧。它呼唤我们拥抱兄弟之爱、完整、和平和我们民族的完美,并向所有民族发出团结的光芒。

即使是现在,尽管我们已经回到以色列,但以色列的根基、其首都耶路撒冷及其物质表现形式之间的纽带仍然脆弱而模糊。我们在从流放地回归时未能优先考虑团结,导致分裂和敌意不断升级,危及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的生存。

这根与枝之间的隐秘连接,吸引着对耶路撒冷抱有更高理想的人们走向这座多山的城市本身。当他们到达古老的城墙时,一种独特的热情将他们笼罩,这种热情不仅受到思想的影响,也受到他们所立足的这片土地的影响。

这种根与枝之间的结合曾经是显而易见的,在圣殿时代,以色列孜孜不倦地追求团结,吸引全世界学习以色列人民所坚持的连接的智慧。然而,当内部纷争吞噬了他们,割裂了耶路撒冷的本质与居民之间的和谐,导致他们被逐出这个地方时,团结就不复存在了。

即使是现在,尽管我们已经回到以色列,但以色列的根基、其首都耶路撒冷及其物质表现形式之间的纽带仍然脆弱而模糊。我们在从流放地回归时未能优先考虑团结,导致分裂和敌意不断升级,危及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的生存。

我们确实应该把以色列这片土地作为神圣之根的延伸来敬畏它,以最大的尊重来对待它,并且通过培养彼此间的爱和连接来做到这一点。

我们对以色列之根和耶路撒冷之心的依恋决定了我们对这片土地的归属。如果我们不能相应地调整自己,我们很可能会再次流亡,正如巴拉学家巴鲁克-沙洛姆-哈列维-阿什拉格(Rabash拉巴什)所写道的:

“只有当一个人没有谨慎地维护土地的价值,土地没有得到应有的珍惜时,流放才会到来。结果,土地就会把这个人扔出去,就像经上写的那样,’土地就会吐出来’。[……]愿创造者给予我们理解以色列土地的伟大功绩,并知道如何欣赏它,使它不会把我们吐出来”。- 拉巴什,”第57封信”。

暂无评论

如果创造者回应我,我能问他什么?(Linkedin)

媒体最新出版

一位妇女曾经梦见在商店柜台后面接近创造者。她走近创造者,问道:”我能从你这里买些什么?”创造者回答说:”你可以从我这里买到一切。”她立即请求道:”那就给予我健康、幸福、爱情、成功和财富吧!”创造者去了里屋,拿着一个小纸包回来,递给她。”就这些吗?”女人问。”是的,”创造者回答说,”你不知道我的商店只卖种子吗?”

我们必须相信,一切的潜能都蕴藏在我们心中。我们的任务是把自己种在一个有利的环境中,就像种子种在肥沃的土壤里一样。这样,一切必要的东西都会在我们内心茁壮成长。

我们每个人都被给予了类似的种子,能够生长出任何美好或理想的东西。问题在于我们选择如何对待它们,以及我们如何辛勤地培育和栽培它们。这就是生命的本质意义:理解创造者要求我们如何对待我们所得到的一切,以及如何在每时每刻采取相应的行动。

我们必须相信,一切的潜能都蕴藏在我们心中。我们的任务是把自己种在一个有利的环境中,就像种子种在肥沃的土壤里一样。这样,一切必要的东西都会在我们内心茁壮成长。这就需要我们与那些和我们一样追求生命意义的书籍和个人为伍,努力了解创造者希望我们用自己的天赋做些什么。

此外,我们还必须浇灌这些种子,努力滋养它们。理解我们的目标和我们一路上积累的经验——这些行动是培育这些种子的水源。

此外,我们还必须浇灌这些种子,努力滋养它们。理解我们的目标和我们一路上积累的经验——这些行动是培育这些种子的水源。

如果你进入创造者的商店,你会要求什么?我会请求智慧,使自己完全符合创造者的意愿。在祂面前完全放弃自己,只允许祂的思想和情感在我体内显现。

暂无评论

是否存在任何层面都无法解决的问题?(Linkedin)

媒体最新出版

在精密科学中,当科学家证明某些问题无法解决时,就有了”无法解决的问题”这一概念。例如,在天文学中,有一个三体问题在一般情况下无法解决,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解决,或者有一个关于停止问题的任务,它被证明无法用算法解决。

我认为,我们会一直努力追求知识,发展过程中会有起伏和各种时期,人类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然而,总的来说,认知的过程是一个充实自我的过程,它是无限的。

不过,我想说的是,这些都是我们根据自身知识和结论的局限性给自己设定的任务。因此,我们不能说大自然原则上是不可知的。我们只能说,我们还不了解它。

但是,我们也不能说这种认识是完全不可及的。过去,人们认为知识有一定的界限,后来我们的发现打开了这些界限。我们掌握的一些数据可以断言,我们的知识是有明确界限的。

我认为,我们会一直努力追求知识,发展过程中会有起伏和各种时期,人类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然而,总的来说,认知的过程是一个充实自我的过程,它是无限的。

暂无评论

什么是最重要的诫命,为什么?(Linkedin)

媒体最新出版

很难将诫命分为重要或不重要,但拉比-阿基瓦解释说,”爱人如己”是所有诫命中最重要的。

我们要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他人,从而实现这种转变。

这是因为”爱人如己”包含了我们将先天的利己主义本性转变为爱和给予的更高本性所需要经历的所有改正。我们通过努力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他人来完成这一转变。

这种从利己到利他主义的转变将我们引向与创造者的结合——爱、给予和连接的品质——这也正是《圣经(Torah)》要引导我们去发现的创造的目的。

暂无评论

是什么导致全球问题难以解决?(Linkedin)

媒体最新出版

人类发展的目的对我们来说是隐藏的。无论哲学家们如何纠结于我们的目的问题,我们都无法清晰地定义它,我们所定义的一切都与我们内心的分歧相冲突。因此,我们现在就提出如何解决纠缠不清的全球性问题为时尚早。人类或许还需要发展许多个世纪。

事实上,我们目前看到的世界正日益走向毁灭,这是我们进化的必经之路。

然而,随着我们的自然发展,我们将逐渐能够越来越多地解决全球性问题。问题是,我们将在哪个临界点开始掌握解决生命意义问题的方法?这甚至还没出现在地平线上。我们不知道人类生存的意义何在。

事实上,我们目前看到的世界正日益走向毁灭,这是我们进化的必经之路。也就是说,如果不跌倒、不回顾、不经历失望,就不可能前进。一切都相互关联,都存在于一条单一的道路上,但我们仍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

暂无评论

上帝为什么要摧毁巴别塔?(以色列时报)

媒体最新出版

巴比伦人希望团结在一起,共同建设和生活,互敬互爱。正如巴别塔的故事所记载的那样 “他们说:”来吧,我们要为自己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要在天上,我们要为自己立名,免得我们分散在整片大地上”(《创世纪》11:4)。

然而,创造者希望他们的连接是根据祂的条件而不是他们的条件。这就是为什么祂混合了各种语言,导致巴比伦人争吵,从而导致了塔的毁灭。

从精神意义上讲,巴别塔是对物质生活的利己主义提升,我们希望按照要”爱你的邻”来生活,但却建立在利己主义的基础上。这就是主要的错误,即人们认为不需要创造者的帮助来共同建设一个有着良好连接的社会,他们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实现并维持团结。从原则上讲,巴别塔的建造在很大程度上是共产主义和各种革命的核心,是”和平到小屋,战争到宫殿”的思想,是民众自己管理自己的思想。

巴别塔的建造是一种最高级的利己主义建造状态,甚至超越了一个人在物质生活中对财富、荣誉或权力高度的最崇高目标,因为它旨在实现一个我们希望永远与我们同在的目标,而一个人很清楚,其他目标都是短暂的,注定要在这物质生活中消亡。

准确地说,建造一座”通天”之塔的想法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即认为我们可以在不与创造者接触的情况下建立自己的连接。在这样的设置中,创造者所不喜欢的是什么呢?

“耶和华说:’啊![他们]是一个民族,他们都有一种语言,这就是他们开始做的事。来吧,让我们降临,混淆他们的语言,使一个人听不懂他同伴的语言。[……]耶和华就把他们从那里分散到整片大地上,他们也不再建造城了。”- 创世纪 11:6-8

创造者没有让巴比伦人达成共同的利己主义结果。为了真正团结起来,享受我们之间的连接,我们需要将创造者纳入其中,我们团结起来是为了实现祂的旨意,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旨意。因此,为了建造一座不会倒塌的高塔,我们需要彼此建立相互的爱与给予的连接,但这些连接应当是为了创造者。

什么是”为了创造者”?”为创造者”并不是指为了”在某处”高高在上、看不见的上帝。相反,”为创造者”是指我们之间的一种连接,我们将这种连接提升到我们自身之上,即”爱人如己”,在这种连接之上,我们将创造者的理想提升到我们的利己主义之上,创造者创造了这种完美的连接状态。如果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人——为了创造者的利益而造福他人——而建造一座高塔,那么这座高塔就会永存。

那么,如果人类经历过失败的利己主义建筑,为什么我们还会在历史上不断尝试建造新的、不同的利己主义塔楼呢?这是因为我们人类需要它。无论是塔楼、金字塔还是陵墓,我们建造这些建筑都是出于我们内心的利己主义需要,为我们的利己主义建造一个场所,而且我们现在仍在建造这样的塔楼。

当我们揭示创造者与我们的连接时,我们就会停止建造这些建筑。对创造者的揭示将完全覆盖我们的梦想、计划和未来。换句话说,当我们揭示创造者的时候,我们就会明白,我们建造利己主义高塔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在历史上,我们为了建造无数的利己主义高塔而进行了无数的战争、苦难和流血,这似乎让人觉得创造者非常残忍,因为他没有早点显露自己,但这种看法是不正确的。我们需要明白,创造者是在特定条件下才会显现的,我们需要在我们与祂的爱和给予的连接中匹配祂的完全的爱和给予的形式。我们从未以这样的方式组织过自己。然而,如果我们像创造者一样拥有爱、给予和连接的品质,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变得像祂一样,那么我们就会获得对祂的揭示。

[322508]
暂无评论

圣贤与国王的寓言(Linkedin)

卡巴拉、学习

有这样一个寓言故事:一个人做了一个梦,梦见国王在天堂,圣贤在地狱。他问上帝:”这是为什么?我以为会是相反的,国王在地狱,圣贤在天堂。”他得到了答案:”国王因为眷恋圣贤而被送上天堂,而圣贤因为亲近国王而被打入地狱。”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一个统治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品质,才能让圣贤而不是通常的政客之类的人更亲近自己?

统治者应该非常尊重圣贤。统治者首先应该明白他的身边需要有圣贤。

统治者应该非常尊重圣贤。统治者首先应该明白他的身边需要有圣贤。

我所说的圣贤是指努力理解人生意义的人。因此,一个需要照顾人民、王国安全和经济等的统治者,需要身边有那些思考和讨论生命意义的人。这样,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历史上有一些”王者之贤”的不朽典范,比如大卫王和所罗门王。他们都是智慧的化身,身边都是圣贤。假定今天的统治者会达到这样的高度是荒谬的,但归根结底,这样的统治者才是理想的。

一个真正的圣贤是将智慧的重要性置于其他品质之上的人。那么,真正的统治者就是对圣贤的智慧俯首称臣、将圣贤的重要性置于其他人之上的人。

在寓言中,圣贤因为与统治者关系密切而被打入地狱。这似乎是一个矛盾:圣贤怎么可能不屈服于统治者的权力之下呢?

圣贤必须完全独立。统治者就会听从圣贤的意见。换句话说,圣贤的独立会吸引统治者。因此,在寓言中,圣贤被打入地狱,表明他实际上是不明智的,因为他吸收了太多统治者的影响。

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一个真正的圣贤是将智慧的重要性置于其他品质之上的人。那么,真正的统治者就是对圣贤的智慧俯首称臣、将圣贤的重要性置于其他人之上的人。当然,这种观点与当今世界的运行方式相悖,经济、安全和政治领域的专业人士占据了当今世界的大部分权力位置。这些人将人类拉向了错误的方向。

暂无评论

关于萨阿迪-希拉兹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诗句(以色列时报)

媒体最新出版

波斯诗人萨阿迪-希拉兹(Saadi Shīrāzī)的诗句以金色字体书写,装饰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的基座上。

“全人类都是一个整体的成员、

因为所有人最初都来自同一个本质。

当时间让一个肢体痛苦不堪时

其他肢体也无法安宁。

如果你不同情他人的痛苦、

人类就不是你的名字。”

“全人类都是一个框架的成员 “与我们在卡巴拉智慧中所说的 “我们——全人类——都是一个灵魂 “相似,”如同一个人一颗心”。这个灵魂在卡巴拉中被称为 “亚当-哈里逊”(希伯来语 “第一人”),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就像有机体中的细胞和器官一样完全相连。

我们对分离和脱离的感知来自我们的利己主义。我们从”第一本质”中产生,就像经文中写的那样,这是我们共同的本性,是我们所有人产生的接受的愿望。

同样,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当时间让一个肢体痛苦时,其他肢体就无法安宁”:也就是,即使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受到利己主义——只为自我利益而享受的愿望——的影响,我们的整个身体也会生病,就像癌细胞在人体中的作用一样。

就像身体某个部位的疾病会影响整个身体一样,我们需要进行的改正也是全人类的改正。

我们可以说,今天的人类都受到了利己主义的影响,这其实是好事。好在哪里呢?那就是它已经非常接近于充分认识到利己主义是一种对我们所有人都有负面影响的邪恶品质。俗话说,疾病的诊断是治疗的一半,因此,认识到我们受到利己主义的影响,感觉到它就像一个癌症肿瘤,使我们生病,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损害,就会引导我们寻求治疗。

就像身体某个部位的疾病会影响整个身体一样,我们需要进行的改正也是全人类的改正。仅靠人类的一部分是不足以治愈疾病的,它必须是全球性的,因为我们是全球一体化的人类。

[322448]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