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发现一切皆为谎言的观众的一封信(Medium)

利己主义

瓦伦丁是经常观看我和电影制片人塞米恩·维诺库尔的节目的观众,他在最近的信中写道,他开始觉得一切都是谎言:政府在说谎、他的老板在说谎、媒体在说谎,任何地方都没有真相。

他接着问,当没有人或任何东西可以信任时,他怎么才能继续生活下去。他还说,他从未如此敏锐地感受到这一点,并要求我作出回答。

以下是我对瓦伦丁的答复。

欺骗和利己主义是世界的本质。在我们的情感和精神发展的初期,我们并没有感觉到它。就像我们不告诉小孩子世界上有心怀不轨的恶意的坏人,而是将这些令人沮丧的信息保存到他们成长并能够处理它时一样,自然并没有向我们揭露出人类的自私自利和想要剥削一切事物和每一个人的深刻程度。因此,你发现了你所描述的一切,这意味着你已经发展到一种地步,你可以去揭示世界的真实本质——即利己主义是人类本性的核心。

当一个人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时,他会感到迷失,不知道该往哪里跑。有些人逃到荒岛这样偏远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可以独自生活,与外界隔绝。还有人认为,如果他们积累了财富,就能保证自己和孩子的未来。而两者都不会减少恐惧。

我们发现世界的真实本质的原因,是为了让我们可以询问世界的意义是什么。首先是认识到这个世界是建立在利己主义的基础上的,然后询问为什么它要以这种方式被建立,最后认识到只有认识到我们是谁,才能促使我们走出自私自利,并拥抱一种不同的、真正善良的本性。

世界是以这种方式建立的,因此我们可以改变它。只有当我们意识到我们都沉浸在自我专注之中时,我们才会想要改变。让我们自己意识到这一点的唯一方法是真正让我们自己成为那样的人——自私到了骨子里——然后把这个真相带到我们的意识中。

当我们看着周围的世界,看到邪恶和残酷时,我们必须知道它们的存在是有原因的。例如,即使我们看到我们认为无情和卑鄙的政治领导人,我们也不应只寻求将他们赶下台,因为取代他们的人会更加糟糕。相反,我们必须牢记,我们看到的任何消极情绪,我们看到了那么我们就可能希望去超越它,走向对他人的关怀并与他们互相连接。

改善必须从人们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及其原因开始,并努力与人们,与所有的人建立起良好的纽带。如果我们改变,世界也会跟着改变。如果我们改正我们的心,我们的心就会改正我们的认知,而我们就会认识到为什么一切会发生,以及我们如何帮助世界达到平衡。

[292243]
暂无评论

更高之光是每一个人的良药

Torah、圣经、摩西五经以色列、犹太族精神工作

今天,我们正处于从精神世界被流放的最后时刻,这时所有只能存在于人类中的邪恶都会显现出来。正如《先知书》中所说,可怕的事件仍然可能发生。让我们试着尽量不让它们发生。在它们迫使我们以巨大的痛苦去改正之前,让我们自己开始改正自己。

同时,没有必要去责备任何人。我们只需要告诉人们我们的任务是什么,而不需要特别计算这里谁是对的,谁是应该受到指责的。我们都处于一种与精神相隔绝的状态。我们都是利己主义者,我们都没有得到改正,我们都因为利己主义而病得很厉害。我们是一个癌症肿瘤,因为我们完全断开了彼此之间的连接。

因此,我们必须在灵魂的层面上来连接、相爱,并呼唤更高之光来改正我们。这被称为 “Torah”。

经上说 “我创造了邪恶的倾向,我创造了Torah作为它的调料”。你需要看到你是一个利己主义者。而宗教教育对一个人隐藏了这一点,鼓励他们认为自己是完美的、正义的。只有通过揭示利己主义,一个人才会明白,他有义务改正它并吸引更高之光,因为光会改正它。这时他才会感受到改正。

我希望卡巴拉将被揭示给所有的以色列人,同时也揭示给整个世界。我们将在总体的改正中相互帮助,并达到完美的状态。而去开始弄清楚谁更好,谁更坏是没有意义的。我们都病了,我们都需要同样的药——更高之光。

[291764]
暂无评论

“爱”这个词在所有语言中都能被理解

会议、活动、对话

问题:为什么为了我们之间的爱而取消自己很重要?

回答:我想我们也可以从我们在世界中的感受,在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中理解这一点。如果我爱我自己,我怎么能爱另一个人?这是不可能的。只有当你把他人的品质、他人的愿望、他人的生命当作你自己的品质,在你自己之上,并且为了做他想做的一切而存在时,这才是真正爱的表达。

“爱”没有其他定义,只有与他人的愿望结合,以为了满足它们。其他一切都只是一种绝对不切实际的表达:”我爱你”。不! 给我一个具体的、物质的定义。

我们的世界是建立在愿望之上的。我应该如何处理我的愿望和他人的愿望?我应该在我们之间创造什么样的状态,才能被称为 “爱”呢?只有引导我所有的品质去填充和满足对方,这才叫我爱他。

这是一个明确的表现,是我对他的态度的一种表达。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都是在接受的愿望中被创造出来的。如果我把另一个人的接受愿望置于我自己的愿望之上,以为了满足他,那么这就叫做 “我爱他”。

没有其他的物质的、清晰的、纯粹的定义,甚至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固定下来,来衡量我们为了对方而牺牲自己的程度。这种自我牺牲是有程度的,在这些程度上,我不只是为了他人而做某事,而是无视自己,去上升到自己之上,我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这种态度,当你把对方置于自己之上时,就叫做爱。你可以找到其他的词:包容、共轭、换位,但人与人之间所有的语言中最简单的词就是爱。

[292109]
暂无评论

达成的层次:梦、天使、视像

精神

问题:有的先知在梦中得到了信息。这种与自然沟通的方式是什么?

回答:这些都是达成的层次。事实上,它并不是指一场梦或一场对话或使用我们常用的仪器所进行的观察。

资料中经常写到,先知不是直接从创造者那里得到的信息,而是通过天使。天使是与更高的力量、与自然连接的一个层次。

最高的层次是与创造者的粘附,当一个人身上存在的所有力量都锁定在创造者身上时。交流中就不再有任何层次的划分,例如,视觉、听觉或感觉。一切都被包含在这个最高的层次之中。

[291868]
暂无评论

财富的一代

儿童家庭、教育、培养

问题:当前这一代人可以被称为 “Lady Gaga”的一代。当然这是一个集体形象,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事实上有着这么个令人震惊的歌手在年轻一代中很受欢迎。Lady Gaga灌输的价值观是在今生中的名利、财富、荣誉、自由、要独立于任何人,以及根本不去理会他人。

为什么今天的父母更容易将他们的孩子置于这种程式的权威之下?只要他们不碍事,他们甚至都不会注意到他们的孩子正在看什么电视节目。

回答:父母更愿意把孩子交给环境来照顾,该怎样就怎样。这就是我们的利己主义。我们不想与其他人打交道。

我们甚至感觉不到我们的孩子应有的亲近。一个人已经达到了利己主义发展的巅峰,以至于他对这些漠不关心;他看到孩子陷入不良行为,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我们非常清楚12到14岁以后的孩子会发生什么。他们开始使用毒品,参加各种 “睡衣派对”,安排各种狂欢。但这一切都与性有关,这通常是自然而然的,而关于毒品已经变得相当普遍。

因此,这不再被认为是特殊的东西。这里出现了全新的关系和新的目标。毕竟,在今天为了脱颖而出,你必须在你的动物表现中成为特别的人。

我们无能为力;我们没有人可以求助。在我们进化的人类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失去了作为父母一代的功能。

如此,父母不再是父母。不可能指望他们能够以某种方式正确对待孩子,不可能指望在他们周围创造正确的环境、要求国家这样做,因为国家元首同样由被错误抚养的人占据着。

所以,我们的整个抚养系统不关心教养,只关心教学。一个人去学校是为了获得通用的知识。只通过学习成绩对他进行评估。诚然,他们也会在纪律方面给予评估,但这并不被任何人所考虑。

主要强调的事情是在科学领域上取得成功,为自己的未来提供保障。但是,无论是学校,还是任何其他机构,无论是房子还是孩子周围的东西——外面、电视、互联网——都不能从他身上塑造出一个人。

不幸的是,我们不能对孩子甚至对他们的父母提出任何要求,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做任何事情。我们甚至从祖父和祖母那里也看到这一点,即使他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遗憾,但也相当被动。这种失落的状态至少在最近五六十年里一直被观察到。

[291648]
暂无评论

让我们冷静下来的一记好耳光(Medium)

Covid、病毒人类、社会

最新的菌株真的把我们所知道的关于应对大流行病的一切都颠覆了。它具有超强的传染性,总体上是温和的,而且似乎没有疫苗可以预防它。

简而言之,它把两年来花费的空前努力和无可比拟的投资变成了一种嘲弄。这正是我们需要的一记耳光,以使我们从维持以往生活方式的妄想中清醒过来。与其打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我们不如齐心协力,设计一种更安全、更平静的生活方式。

我不认为病毒是一种疾病,我认为它是一种治疗方法。治愈过程必须从重新思考我们的生活开始:我们想要实现什么,什么会让我们快乐,什么是我们生活中真正有意义的东西,以及如何建立一个人们不破坏别人的梦想而是支持他人的社会,使每个人都能实现他们的梦想,而不是只有少数人可以,并且还要以牺牲其他人为代价。

事实是,病毒正在破坏我们以往的生活方式,这是自然对人类的礼物。我们被淹没在狂妄自大之中,现在我们被展示出我们的极限。没有什么比了解真相更健康的事了。如果你知道真相,你可以从中开始更好地去建设。但是,如果你不知道你是谁,你居住在哪里,你所做的一切都会变扭曲和崩溃。

事实上,我们正在目睹我们旧的生活方式的崩溃。大自然正在摧毁它,这证明它是不可持续的。如果我们足够聪明,我们就会接受暗示,而不是试图走向自然不允许我们去的地方。

各国政府已经在救援计划和其他救济项目上花费了数万亿美元的资金。他们可以继续这样做,并利用人们每月数以百万计的辞职这一事实,在全国范围乃至全球范围内,安装重新认识人类社会的程序。在每个层面——个人、社区、国家和国际——我们应该重新思考我们的社会结构和我们与他人的互相关系。

科学不会打败病毒。它的变异速度比科学家开发疫苗或药物的速度更快。即便科学家能够每隔几个月就开发出新的疫苗,如果你每年要针对新的变异体打三次加强针,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更糟的是,这些病毒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基本上就是一群会说话的微生物袋子,在它们变得致病之前,我们还不知道竟有这么多。如果你从邮轮上的多起病例来看,游轮的船员和客人全都接种了疫苗,但反复爆发疫情。还有极地研究站的(绝对离奇的)案例,其船员都充分接种了疫苗,经常检查、隔离,而位于北极更是离其他人类数百英里,但他们中的三分之二却突然患上了新冠病毒,你会意识到,病毒在我们内心中,而不是在我们外部,而这正是我们需要找到治疗的地方。

我们内心中的元素是有毒的,并产生在现实中每一个有毒的元素,这就是我们的态度。我们对周围一切事物和每个人的虐待和剥削的态度使得每个人都患病。它扭曲了现实的每一个层面,使其从良性变成恶性。

如果你看一下创造物的其他部分,你不会发现它们中的任何一个是邪恶的、恶意的或恶毒的。自然的所有部分都按照自然创造的方式运作的。我们是唯一有意识地渴望索取超过我们需要的东西,却拒绝掉别人需要的东西的元素,而且这还不是为了维持自己,而是为了感到让别人受苦时的快乐和优越感。

因为我们想向所有人展示我们是老板,所以自然要向我们展示谁才是真正的老板。出于这个原因,在我们低头并与所有其他创造物的元素保持一致之前,自然将继续强行和痛苦地向我们 “解释 “真相。

当我们停止虐待时,我们就不会被虐待了。当我们停止希望伤害他人时,我们就不会遭受自然的伤害。如果我们寻求与我们周围的每个人都平静和愉快地相处,那这正是我们将会拥有的生活。这就是自然给人类的教训。

暂无评论

变得像创造者一样

卡巴拉精神工作

问题:成为像创造者一样的人是什么意思?这听起来像是一句口号:”我想要像创造者一样”。

回答:可以通过创造者在我们内心中的那些显现,即当我们感觉到祂所有的愿望和意图的统一性,以及祂对我们绝对友善的态度时,我们就有可能变得像创造者一样。

我们必须揭示出这一点,并努力要像祂一样,因为在我们的世界里、在任何状态下,以及在更高世界中我们所能感觉到的一切,都只有在我们的品质与我们外部事物相似的程度上才能被感觉到。然后,我们将开始在我们内心中开启这个感觉的源头。

因此,我们的方法被称为卡巴拉科学,它给出了如何去揭示创造者的知识。也就是揭示创造者所特有的这种思想、情感、行动和意图。

[291773]
暂无评论

当怨恨使人窒息时该怎么办?

儿童家庭、教育、培养

问题:许多人写信给我们说他们生活在怨恨之中”我不能原谅我的父母破坏了我们的婚姻”。”我遇到了麻烦,而我最亲密的朋友却没有帮助我。我永远不会原谅他”。老师对不知感恩的学生心怀怨恨,父母对抛弃他们的孩子心怀怨恨;有很多的怨恨和冒犯。

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怨恨?

回答:坦率地说,我不会被任何人冒犯,因为我了解人性。就我对人性的了解,我明白没有人可以冒犯我。如果你真的想被冒犯,那么,正如经文上写的那样:“去找制造我的工匠。”

这就是事实。一个人是如何拥有任何思想、感情、品质和行为的呢?有关他的一切都不是他自己的。他完全被包裹在自然——即创造者对他所做的一切之中。

问题:这是在一个高层次的状态而言的。让我们回到这个地球上的人身上。孩子们不帮助他们的父母,他们实际上已经抛弃了他们。有一些人真的背叛、欺骗了朋友等等。有很多原因。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怨恨?

回答:我认为你需要达到这样的发展程度,当你意识到你周围所有其他人都是由创造者控制的傀儡时,你才能正确地改正自己与这些人的关系,为他们辩护,并希望他们都好。

问题:这有可能吗?

回答:总体来说是的。并非总是如此,也并非立即如此,不过…

问题:是的。这是一项冗长的工作,但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吗?

回答:是的! 否则,你就是在诽谤创造者。而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事情。计算方式完全不同。你是如何拥抱宇宙的,是就像它自己独立存在一样,亦或是你控制着它?如果一切都来自上面,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绝对顺从,同意并改变得与这个更高的力量相类似。

评论:这很美好。我会谨慎地假设,我们整个世界是一个罪恶者的世界。我们都处于仇恨和不断怨恨的状态。

我的回答:就像沙箱里的小孩子。

问题:为什么我们要这样来运作?

回答:这样我们就会真正地失望。这不是创造者为什么要把我们创造成这样的,而是我们有多愚蠢,不去猜测祂为什么要把我们造成这样。有一个答案摆在人的面前,而他却不想看到它。但这都是为了积累、突破、爆发而进行的。

问题:如果有这样一个方向,我们慢慢往这个方向走,我们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回答:我们的世界将从今天的精神病院变成一个人们进行自我审视、自我治疗、自我建设的世界。在这个程度上,创造者将在他们的内心中被揭示出来。

问题:那么什么是 “创造者在人内心中的揭示?”

答案:是给予和爱的品质,它使我们对世界的感觉提升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层次。

问题:你确定只有一条路,没有别的道路吗?

回答:没有。不可能有任何其他的道路。

问题:没有仇敌,我面前的只有创造者?

回答:当然了!

[291527]
暂无评论

此时此地打开更高的世界!

卡巴拉

问题:宗教不谈论此生的人生价值。而是说遵守更多的戒律,你就能上天堂。原则上,这种方法是否完全消除了思想和所有问题?

答案:不,这种方法有利于社会中正常的社会计划。但他们确实没有说这个人生有价值,只是超越了其边界。

但卡巴拉说的是不同的事情:你必须在这个世界中达到你的世界。在这里和现在打开更高的世界,然后你会发现你在永恒、无限、完美中。

这个精神世界就在这里。我们感觉不到它。在你自己身上扩展这个感觉器官,打开它,从它那里你将看到更高的世界。它是你的。而当你的身体死亡时,你甚至不会感觉到你在死去。

通过发展一个更高的层次,我们会自动停止对前一个层次的感觉,因为我们开始在另一个不同的层次上感受生命的流动。

[291307]
暂无评论

走向大会如同走向战斗

会议、活动、对话

我们正在为大会做准备,就好像我们要与挡在我和我的朋友之间的利己主义作战一样。我必须打破我心中这堵把我和其他人隔开的墙,并与他们建立起这样一种连接关系,一种不会成为阻碍更高之光障碍的连接关系。

更高之光集中在创造者创建在我们之间的隔断之中。而我们需要在分隔我们的障碍之上为祂建立桥梁,使光可以跳过这些障碍。事实证明,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光增加到障碍物的高度之上。

障碍物使得我们越来越分离,我感觉到利己主义是如何增长并将我和我的朋友分开的,同时我想要跨过这些障碍并连接到每个人的愿望也在增长。

而因为我们战胜增长到了墙的高度的排斥,并团结起来,我们将更高之光从最初的、最小的Nefesh之光,也就是曾在亚当·哈里逊(Adam HaRishon)中的光,增加到创造者的高度。我们通过自己的力量,在我们的理解和感觉中,并通过对我们能够去接受多少光的准确计算来增加它。

对向我们揭示的罪恶者们的改正,让我们能够到达创造者的力量,获得祂的力量和品质。而这一切都归功于我们对享受欲望的抵制,以及向我们揭示出的我们之间真正距离的断裂。在这个程度上,我们也将能够揭示我们之间的连接,直到我们完全揭示出创造者的全部力量。

[291849]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