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如何才能摆脱邪恶? (Quora)

精神工作问答Quora

很简单,通过接一个简单的公理——邪恶只存在于你内心

如果内部没有邪恶,那么你就不会有邪恶的感觉,你也不会察觉到世界任何邪恶表现。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邪恶是我们内的邪恶的投射,我们在自身外部看到。我们认为各种行为都是邪恶的,在整个自然界都能看到邪恶,但正是由于邪恶居住在我们内部,我们才在外部感知到它。因此,消除世界上的邪恶意味着要改正我们自己。通过改正自己,我们到达一种状态,在这个世界上只看到好的

为了改正自己,我们需要定期学习改正的方法,以为了日以继日,我们越来越多地掌握根除邪恶和接近善的方法。

原则上,这主要是卡巴拉教学的内容。这就是为什么卡巴拉的智慧在我们这个时代大规模地被揭示出的原因:改正内心的邪恶,从根本上消除邪恶,并通过这样做,引导我们感到现实是绝对美好的。

根据202233KabTV的视频节目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新闻。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一个人可以从卡巴拉中得到什么? (Quora)

卡巴拉、学习生命的意义问答Quora

在我们的童年结束时,我们的眼睛逐渐开始睁开,我们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特殊的世界。我们可以不加考虑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像其他人一样”生活,并以他们为榜样。然而,我们中的一些人感到有一种更深层次的需要,使我们感到不舒服,不满足于简单地走完人生的路。

我们想从我们的生活中得到什么,取决于在我们身上唤醒的愿望。我们都有探索周围现实的愿望。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探索我们的房间,我们越长大,我们探索的画布就越宽广:从我们的房间到我们的院子,然后是我们的社区,我们的城市,国家,地球,然后我们将目光投向太空,试图弄清楚我们的宇宙中发生了什么。在我们的发展过程中广泛探索我们的周围环境后,我们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我们没有从这些努力中找到持久的成就感。

今天,甚至我们对太空探索的兴趣也减弱了。我们与它的关系主要是以商业的方式,例如,为了通过卫星操作移动设备或进行间谍活动。我们发现对遥远的星系的探索比以前少了很多兴趣。这是因为我们的愿望已经改变。我们的愿望不再渴望探索宇宙的距离,相反,在我们发展的某个阶段,我们的愿望开始转向内心,引导我们寻求我们的思想、愿望和品质的来源。

换言之,我们的问题逐渐从如何能在我们的世界中最好地生存和感到舒适,转向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们越是发展到一定程度,为什么?这个问题就会被唤醒。这是一个关于我们生命的意义和目的的问题。我们开始询问我们存在的因果因素,询问我们从哪里来以及要去哪里。

我们一年比一年更难以自我实现,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愿望少了,相反,我们的愿望不断增长,我们以前为了实现自己而建立的系统不再成功。我们发展得越多,我们变得越不满意,那么我们就越是尝试新的和不同的东西来满足自己。以对毒品使用的态度所发生的转变为例。今天,世界各地都在努力使各种毒品的使用合法化,而直到最近,拥有和销售这些毒品构成应受惩罚的刑事犯罪。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们有一种平静的感觉,忘记我们对世界日益增长的幻想破灭感。

在我们这个时代,无论我们是否口头上提出这个问题,我们都开始要求我们生活的意义的答案,而不仅仅我们如何在动物的身体里过上舒适生活的回答

我们感到以我们世代相传发展的唯物主义方式来满足自己的意义越来越小。一方面,我们发现自己需要汽车、居住空间和数以千计的物质产品,以便舒适地生活。但另一方面,我们这样做只是为了感到舒适,物质物品本身没有任何意义。相反,我们感觉到一种更内在的对其他东西的需求,我们无法在我们的世界中确定这种需求,但这使我们对我们的物质存在越来越不满。

这就是关于生命的意义的问题。这是一个任何科学、技术、甚至哲学和心理学都无法满足的问题,因为它所寻求的是更深层次的东西,直到一切事物从中延伸出来的因果根源。

简而言之,我们对物质生活的兴趣越来越少,这表明我们内心正在觉醒的新的发展层面的出现,它以质疑存在性的问题的形式出现,我们将越来越觉得我们需要真正的答案。

卡巴拉正是为了回答这些问题而建立的。利用卡巴拉的智慧,我们可以学习如何实现我们内心深处关于生命的意义和目的的问题。通过应用经过时间考验的卡巴拉方法,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的时候就能进入我们存在的因果层面,通过这样做,我们获得了对现实的永恒和整体的感觉,这完全满足了我们。换句话说,卡巴拉的智慧是为了以实用和有条理的方式回答关于生命的意义和目的的问题。

根据2011124日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每日卡巴拉课程”卡巴拉学家耶胡达阿什拉格(巴拉苏拉姆)的文章《卡巴拉智慧的本质》。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对于技术性失业有哪些解决方案? (Quora)

问答Quora

解决大规模失业的办法是建立一个系统,让人们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同时让他们从事于丰富的连接教育中。

当我们开始大规模地学习、聆听和讨论我们的本性是什么、总体的自然是什么、自然是如何运作、我们如何在这样的自然中进化,以及我们可以做什么积极地互相连接,并通过这样做到达自然的平衡时,那么我们将看到我们生活的每个领域都有巨大的改善。大规模失业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大规模地实施这样一种教育形式。

我们没有必要让80亿人每天工作812小时。5亿人足以满足我们的基本需求。

如果我们能平均分配责任,以达到合理维持的水平,那么我们将确保每个人都能得到他们的最佳生活条件和生活必需品。在处理生活必需品之外,比如说每天大约五六个小时,我们可以自由地通过丰富的连接教育和活动来参与内在的自我提升,这将能理想地填满我们的媒体渠道。

无论如何,我们将需要上升到一个新的存在程度,一个我们积极连接并发现居住在我们连接中的自然的积极力量的程度。如果我们不能通过积极的方式,即通过丰富的连接教育,进行这样的升级,那么我们将个人、社会和生态规模上接收到全面的痛苦直到我们同意行使我们的自由选择,并主动上升到一个新的存在水平。换句话说,上升到一个新的存在水平是我们最真实的工作,而今天这么多人所从事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必要的。如果我们致力于积极的连接,以提升到一个新的存在层次,那么我们将得到一个与自然平衡全新的和谐、和平、永恒和完美的生命,通过这样做,我们将实现我们生命的最终目的。

此外,这种工作是为每个人服务的。大规模失业是一种将来到我们现象,目的是让我们有大空闲时间,我们将利用这些自由时间来升级我们的意识和相互连接的关系。这样做需要建立一个大规模的教育体系,不仅仅是我们通常认为的教育,例如学校和大学,而是我们从社会上接收的所有影响的教育:从学校教育到大众和 我们经常遇到的社交媒体。

根据KabTV 201074日与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视频节目特写合作协议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如何才能在世界中根除邪恶?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问答Quora

评论:阿芒写信给您说:我想从这个世界上根除邪恶。我讨厌邪恶,请教我如何做到这一点。

我的回应:这很简单! 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接收一个简单的公理,即所有的邪恶只在你的内心。如果这种邪恶不存在,你就不会感觉到它,也不会在你周围的任何表现中看到它。

阿芒看到的邪恶是他自身邪恶的投射,他从外部看到。因此,在他看来,这个是坏的,那个是坏的,诸如此类。也就是说,他在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类的品质中到处看到邪恶。你怎样才能确保你只看到好的呢?改正你自己。

问题:比方说,我看到了邪恶、骚乱处,等等。我怎样才能根除我内心的邪恶?

回答:要有耐心,它会来到我们。我无法建议其他东西。然后逐渐地,一天一天地,你会掌握消除邪恶和接近善的方法。

原则上,这是卡巴拉智慧研究的主要内容。

问题:今天它被揭示出来是因为这样的时代已经到来吗?

回答:是的,今天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开放了。现在我们只是要在实践中掌握它。

问题:这是的主要建议吗?

回答是的。我无法建议任何其他东西。我们世界上的其他一切都会崩溃和死亡,消失。只有认知邪恶和善所必需的一切才会保留下来

[295733]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新闻“3/3/22
暂无评论

从《哈利·波特》系列学到了哪些人生课程? (Quora)

问答Quora

我看了大约一半《哈利·波特》电影,我得到的主要信息是,它显示了我们如何持有逃避现实,或者至少是拓宽现实边界的愿望。

而我们确实可以。

然而,这不是游戏,也不适合儿童。为了走出我们目前的现实,我们需要努力改变我们对现实的看法。

在我们所处的目前的现实和进入一个全新的现实之间的主要障碍是傲慢感。也就是说,为了走出我们目前的现实,我们需要取消我们自己,我们的利己主义,而傲慢是阻碍我们这样做的主要原因。

此外,确实,我们需要某种魔法才能从我们的现实飞跃到一个全新的现实。真正的魔法是当我们将我们的品质提升到超越时间、空间和运动的限制之上时。这样我们就可以在这些参数中不受限制。

事实上,不存在时间、空间和运动。当我们取消自己时,我们就从我们的感官中取消了这些参数,我们不再控制它们。换句话说,我们需要放开对时间、空间和运动的控制,我们存在于这样的参数中,我们抓住它们就像孩子们抓住他们的玩具一样,拒绝放手。尽管我们天生就有控制这些参数的意愿,但当我们放开它们时,我们就会发现一个完美和永恒的世界,不受它们的约束。

根据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和奥伦·李维的视频”卡巴拉学家对”哈利波特”的回应[这里有它的第一条精神信息]”。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为什么伟大的艺术家通常都是可怕的人? (Quora)

问答Quora

最近,一位著名作家被发现伤害了几名女性,其中一些人说,我们现在需要弃除他的书。的确,历史上有一些备受赞誉的艺术家,他们在创造出杰作的同时,在个人生活中表现出可怕的行为。

一面与另一面无关。人们可以成为伟大的艺术家,创造出关于最崇高事物的最美丽和鼓舞人心的艺术,并在他们的个人生活中表现出可怕的行为。这不足为奇,因为一个人包含了一个充满正面和负面品质的整个世界。

当我们走向未来时,重要的是要明白,我们正走向对自己邪恶的认知,即我们自私自利和分裂的驱动力是如何不让我们积极地互相连接,这种认知将使我们得出结论,我们必须改变。

我们被创造出来带着利己主义的本性,它使我们每个人都优先考虑自我利益而不是造福他人,这是为了让我们意识到我们与利他主义和整体性的对立,并到达一个真诚的愿望,渴望将我们的本性反转为后者。这样做将反转我们所知道的对世界的认识。然后我们将体验到和谐与和平的生活。

根据与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和奥伦·视频 “为什么有些艺术家是如此可怕的人?”。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为什么人类的大部分地区有时会受到重大的苦难打击,如自然灾害和战争? (Quora)

生命的意义问答Quora

人类越是进化,就越接近于发现大自然在全球范围内的相互连接和相互依。在我们发展的某一点上,我们收到了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存在层次的邀请,在那个层次通过我们日益紧密的全球连接,我们发现除了激活相互关之外,没有其他东西了。

那么,为什么我们越来越多地收到重大的痛苦打击,如自然灾害、战争和大流行病?这是由于大自然试图让自己恢复平衡,而为了让整个大自然进入平衡,人类需要经历某种道德和精神上的正。

自然促使人类认识到其需要改正的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给我们送来痛苦。

当我们受苦的时候,我们的需求就会立即减少。为了不受苦,我们准备以更少的东西来满足。例如,战争期间和自然灾害之后发生的事情。人们用很少的东西勉强过活,不为生活中的奢侈剩余而采取行动,并准备好团结起来、互相帮助。

苦难净化了我们,降低了我们的利己主义驱动力,让我们准备好满足于更少的东西。然后我们准备好与他人连接,以获得信心和支持。

根据KabTV201074日与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视频节目特写。伙伴合作协议。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什么能治愈我们的仇恨?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问答Quora

问题:奥莱西亚问道。创造者为什么要使国家之间卷入[仇恨]?这是的所作所为,不是吗?

回答:毫无疑问,是的。创造者让我们产生矛盾,是为了教导我们,让我们明白在我们内部创造了多么令人讨厌的本性

你看,创造者玩的是什么把戏,他把我们造得如此卑微,并一直向我们展示,为的是让我们憎恨他在我们内部创造的东西,并转向。你看这是怎么实现! 我们正是转向祈求祂改正我们,使我们成为他所之物的对立面。

问题使我们爱是我们应该转向祂吗

回答:是的这是我想要的。

问题: 而且只有能做到这一点?

回答:只有我们造成互相憎恨的能做到。

问题:所以一切都围绕着?绝对是一切 而我只能通过祂才能够人?

回答:当然! 只要你爱创造者,在程度上你就会爱人。而不是以其他方式。

问题:的角度看,是否有其他的方式来执行这个方案?是否有可能使一个创造物充满爱?立即快乐?

回答: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会发生什么?那么这个创造物将处于动物(或植物)的层次,它将执行一些功能。但它不会感觉到它在做什么。它将是一台机器。

问题:在这里,我需要有我的愿望,我的渴求吗

回答:当然了。否则就什么都没有了。因为如果没有变化、没有成长、没有对自己和他人的评价,就不是创造,就不是生命。

评论:结果是这样的创造者故意在我们内部创造了利己主义并发展了它,将它带到我们互相憎恨,进入战争、冲突,并准备摧毁对方的地步,那么我们就会在某个时候突然停下来对自己感到恐惧。

我的回应:我们会明白,我们正在走向彻底的毁灭,我们开始只是互相割裂互相消耗对方。在实际的事实中然后在我们内部产生一个揭示“我真的是这样一个嗜血的野兽吗?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有一个新的认识点。生来就这样的。这个点被称为的层面,它在我内心中诞生。而且我开始感觉到我就像一只恐龙在撕扯一切、吞噬一切,突然我停了下来。而这就是人开始在我内心中发展起来的地方。

然后我扔掉这具被吃掉一半的尸体,以这样一只恐龙的形象坐在一个树桩上,开始思考发生了什么?我在做什么?我是谁?谁在对我这样做?等等。

然后开始诉,寻找原因谁对我做了这些,我应该向谁求助?然后开始寻找创造者。

问题那么就已经开始转这个指向——谁对我做了这一切?这是最重要的事情吗?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到达这条线吗?从这一点开始:谁对我做了这些,为什么会这样?

回答:当然是。

经过几千年,几百万年,甚至几十亿年,当这些都没有发生。当它只是以物质发展的方式发展。而当自我意识在物质中产生时,那么在这个物质中,已经有一个点产生了,我们将其称为心里之点。它开始寻找根源的起——创造者。它有一种渴望的感觉我想知道我的父亲是谁。或者不是父亲,而是创造者。这就是人类历史的开始,而不仅仅是野生动物。

问题所以我们整个千年的战争、悲剧和苦难的历史只是要导向这一点?

回答:确实,几百万年、几十亿年,所有这些都毫不重要。一切都只要导向这一点。

问题:但今天它在一个人内部觉醒了?

回答:它在许多人内部觉醒。这个时期是特殊的。

评论:是的,你和我恰好生活在那个时期。

我的回应:是的。但我们还没有完成。所以,我们会生存一段时间。

问题:希望这个时期已经在现在到来吗?

回答我只知道一件事:我不想问任何什么。我想的是尽我所能去做就这样

那么你为自己设定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回答:把尽可能多的人从目前的状态推向创造的目标——到与每一个人的连接。

[295598]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新闻 “2/28/22
暂无评论

你的理想老板或领导者是什么样的? (Quora)

问答Quora

一个理想的领导者应该对他人敏感。

然而,没有理想领导者的例子,如果我们能找到这样的例子,我们稍后会发现它是一个谎言。

为了成就一个对他人敏感的称职领导,我们需要某种教育,使这样的领导人从中开花结果换言之,这个问题比达到权力地位的人更普遍;它是一个普遍的教育问题。教育是世界上最大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没有教人们如何成为人。

我们今天需要的教育是培养人们成为最完整意义上的人。也就是说,人不仅要超越动物生存水平——在这一水平上我们优先考虑的是利己主义利益而不是造福他人,并且出于真正的爱和关怀与他人相处。

根据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和奥伦·莱维的视频”理想领袖的主要特征是什么?”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我怎样才能变得更有同情心和同理心? (Quora)

问答Quora

2021-22年以色列的冬季,有几例老人被发现因无力支付家中取暖所需费用而濒临体温过低。因此,出现了一份请愿书,呼吁为所有无力支付电费的老人支付取暖费用。

我想把这样的建议再往前推一步:应该制定一个全国性的计划,使老年人在冬天根本不需要支付取暖费。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带来了同理心的问题,即:我们需要做什么才能感受到别人的痛苦?也就是说,当我们被冻僵的时候,我们会明显感觉到这种痛苦,并立即采取行动。然而,如果我们知道其他人也很冷,我们就会倾向于不以同样的紧迫程度来采取行动。

为了同情他人的痛苦,我们需要向他们打开我们的心。打开我们的心意味着参与到他们的悲伤中。在这个特定的例子中,它意味着我们应该对他们采取行动,就像我们在寒冷时会为自己采取行动一样。

问题是,我们的本性使我们在照顾自己的同时他人保持距离。然而,我们应该知道,更高力量,即创造者,是一种爱、给予和连接的力量,掌握着我们的本性,我们的心。因此,如果我们请求创造者让我们对着他人的悲伤敞开我们的心扉,那么我们就会得到一扇敞开的大门,通向世界的改正,即通向无悲伤的状态,实现平衡、和平与和谐。此外,通过这样做,我们将得到一种更高力量的感觉,这将完全满足我们。

至于冬季为老人取暖的这个特殊情况,有一个关键的论点——我们从哪里得到钱来支付所有的电费?我认为,如果这个国家的人都关心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我们会发现,这并不是一笔大数目。我们所需要的是增加对彼此的关怀。

根据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和奥伦·莱维的视频《需要增加对他人的关怀》。由卡巴拉学家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学生撰写/编辑。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