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不同类型的请求

祈祷和意图精神工作

问题:我可以向创造者祈求对家人、朋友和人类的祝福吗?

回答:可以。但是问题来了。如果我为某人向创造者祈求什么,这是否意味着这个人现在从创造者那里得到的东西对他来说是不够的,是不好的?

毕竟,我们都是靠从创造者那里得到的食物,从那里得到的东西而存在。如果我转向并要求:请给我别的东西,这意味着我在说相反的意思:你给我的东西对我来说是不够的。我为什么接收到那些

也就是说,只有当我想增加对他人的给予,想通过自己传递出去时,我才能转向创造者接收一些东西。否则,我向请求给予我东西就是利己主义的。

问题:那结果它就是个诅咒

回答:总的来说,是的。

问题:我可以请求让给予和爱的品质显现在别人的内心中吗?这是否会被认为是我祝福他们?

回答:当然不然你会自动增加他们内在的利己主义。如果你为他们请求别的东西,那么你这样做就会伤害别人。这就是所谓的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由良好的意图铺成的

问题:即使你为某人的健康请求也是吗

回答:这是个好问题。这不是那么简单。很明显,如果一个人生病了,那么这也是来自于创造者。我们所有的状态都源自于。如果我们为某人祈祷,请求,并试图改善或改正一些事情,那么我们必须明白我们对一个人做什么,对他来说是好是坏。因此,在这里要对我所请求的事情做出非常严肃的澄清。

评论:但是我们谈论的是一个人的内在的愿望。如果这是我所爱的人,很明显,我自动希望他康复,并带着这请求转向创造者。

我的回应:这是你的愿望之一。而第二是当你做出决定后,带着意图去转向祂

[294622]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精神状态” 2/8/22
暂无评论

卡巴拉提示速答–1/9/22,第四部分

会议、活动、对话祈祷和意图精神工作

问题:当我知道我必须首先改正自己时,祈祷朋友的改正是正确的吗?

回答:朋友祈祷,你不需要任何个人改正。为朋友祈祷已经是你的改正了。

问题:据说一切都是靠祈祷的力量得到的。祈祷的力量是什么意思?这种力量是如何表现的?

回答:祈祷的力量体现在愿望上。它是一种愿望的力量,让我们去改正自己、去变得类似、去团结和上升。

问题:祈祷看到我的朋友精神上伟大朋友的主要祈祷吗?

回答:这不是一个主要的祈祷,但它是一个祈祷。主要的是连接。而你在这里求的是一些辅助性的,个人的东西。但这仍然是一个很好的请求。

问题:来自社会的请求是为了社会的利益吗?

回答:团队的请求应该是这样一种形式:我们向创造者提出我们共同的Hissaron缺乏),请求把我们连接起来,以便从我们共同的愿望和渴望中唤醒把我们当作一个整体来对待。

[294705]
摘自1/9/22国际大会”超越我们自己”,第七课”请求创造者充满我们之间的空间”
暂无评论

闭着眼睛向前走

会议、活动、对话祈祷和意图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一个人同意他的利己主义说:做你想做的事,只是不要提出真正的祈祷,他应该怎么做?毕竟,利己主义知道他会得到一个答案。

回答:这就是创造者与我们玩耍的方式。但一个人必须闭着眼睛往前走。

在我们的道路上有几个这样的点,我们突然停下来,不想前进。我们甚至准备向后退,放弃一切。此外,我们是非常清醒地决定的,不是在任何特殊情况的影响下。

因此,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克服这种情况,并与团队一起,无论任何情况,依然前进。将会怎样,就会怎样。

[294616]
摘自1/9/22国际大会”超越我们自己”,第七课”请求创造者充满我们之间的空间”
暂无评论

没有信念可以祈祷吗?

会议、活动、对话祈祷和意图精神工作

问题:我可以在不相信的情况下祈祷吗?

回答:你将如何祈祷?向谁祷告?为什么?为了什么?毕竟,你与创造者完全没有连接。

当然,你可以通过祈祷来获得这种连接。那么你对创造者的请求,祂实际上在你的感觉中是缺失的应该开始感觉到。从这种开始在你内心中显现出来的感觉,你将逐渐发展与创造者的连接。这就是它应该的运作方式

不要害怕转向祂。不要害怕以朋友、伙伴的身份与创造者交谈,作为不重要祂真正地理解你。你只是应该与开始对话,当你告诉一切,想从那里得到回答时,这就是对话。

[294397]
摘自1/9/22国际大会”超越我们自己”,第七课”请求创造者充满我们之间的空间”
暂无评论

去团结起来!

会议、活动、对话祈祷和意图精神工作

问题:当利己主义通过说:“去团结,你将到达精神世界”来推动我团结时,我该怎么办?

回答:了! 去团结。 这很好。 然后你会看到利己主义会在多大程度上反对你,为了你,等等。

利己主义是创造者的天使。现在我们称它为邪恶天使。以后,我们会明白,世界上没有邪恶;只有两种相反的力量把我们推向我们唯一的源头,以使我们理解它。

[294474]
摘自1/9/22国际大会”超越我们自己”,第七课”请求创造者充满我们之间的空间”
暂无评论

我们是自由的——自由地祈祷 (Linkedin)

团结媒体最新出版祈祷和意图

即使在最糟糕的时候,在最极端的情况下,我们的心始终是自由的。无论我们面对什么,我们都可以选择如何与之相处。现在,欧洲再次发生战争,我们可以选择团结。战争毕竟只是不团结的最极端状态。因此,它的解药是团结,如果我们为它祈祷,我们可以实现团结——每个人,在全世界。

祈祷是发自内心的精确请求,以修补痛苦的局面。在分离和敌意的状态下,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为团结和爱祈祷。我们总是可以自由地祈祷。

一场战争是通过精神赢得的,而不是用武器。因此,我们必须提高我们的精神,超越我们令人沮丧的物质状况,祈祷有力量超越所有的差异、分歧和敌意之上团结我们的心。

如果全人类团结在欧洲的战争周围,并祈祷战争停止,祈祷各方找到和平解决分歧的力量,那么任何恶意都无法抵挡。人类可以共同扑灭世界各地的战争之火。这场战争在我们身上,在我们所有人身上。我们的责任,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都要从心底里祈祷敌人放下武器。

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连接人类,使其团结。目前正在发生的可怕事件必须成为全球团结的跳板。然而,只有当我们不推卸责任,超越我们自己之上,形成全球共同的责任时才会发生。

如果我们不抓住我们所得到的机会来加强世界各地的团结,那么我们就同样要为正在发生的和尚未发生的事情受指责。

暂无评论

女人为世界和平祈祷

祈祷和意图

我在世界各地的学生中,有一千多名女人聚集在一起,参加Zoom会议,为世界和平提一个共同的祈祷。女人自然而然地与更高的力量更接近。

她们很敏感,能感受到世界的苦难、人类的痛苦,并能够互相连接在一起,使世界变得完美,平息仇恨

亲爱的女人们,继续提升你们共同祈祷。我们都依赖你们!

暂无评论

我们唯一能给予创造者的东西

会议、活动、对话祈祷和意图精神工作

问题:创造者给了我们一切,但我们能给予祂什么?

回答:创造者给予我们一切,是为了按照我们的愿望改正我们。如果我们能够要求他,那么我们就准备好了去改变。根据这一点,他用给予和爱的光照耀在我们身上,并改变我们。

我们能给予创造者的唯一东西是提升MAN,也就是提升我们的愿望以与祂越来越相似。祂给予的方式,我们同样也给予。

问题:我们如何确定我们的请求是为了创造者的缘故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缘故?是根据我们接收到的光的数量吗?

回答:这不可能!你怎么能衡量它,测量它,甚至感觉到它?

我们需要的只是去渴望处在朝着那个更高的爱的品质、朝着创造者的相同的愿望和相同的意图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逐渐增强我们的请求,始终去提升它、研究它,并使之变得多样化,成为一个真正的、严肃的任务。

[293050]
摘自1/9/22国际会议“超越我们自己“,第七课“请求创造者充满我们之间的空间“
暂无评论

这是你如何成为一个人的

祈祷和意图

首先自责,

学习这门艺术,

然后才判断你的敌人

和地球上的邻居。

首先自己学会

不原谅任何一个失误,

然后才向你的敌人喊话。

他是敌人,他的罪孽很深重。

不是在对方中,而是在自己中,征服敌人。

而当你成功地做到这一点时

你就不用再装傻了

而你将成为一个人。

(布拉特·奥古德扎瓦)

问题:这首俄罗斯诗歌仍然在互联网上流传着,这意味着人们觉得它有意义。在今天如此艰难的世界里,你如何成为一个人?

回答:这是个问题。我看到如果没有创造者的帮助,这是不可能的。

你可以承认你的低下,承认你本性的低下,承认任何东西 。但如果你承认这些都是从上面赋予你的,是为了改正,而你必须转向同一个源头,转向求助于创造者,是祂以这种粗鲁、自私自利等方式创造了你,你承认你需要改正自己,这就能够在某种方式上开始起到帮助。

奥古德扎瓦号召的东西有什么用?我们看到人类无法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只在我们本性的界限内,我们可以继续说任何话而无济于事。我们只剩下一件事可以做——买醉。还有什么?药物。你看到人类在做什么吗?什么都没做!

问题:所以您认为实践地学习 “首先自责”的艺术很难?

回答: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我甚至认为我们不应该谴责自己,毕竟我们是这样被创造出来的。然后一个人偶然发现了某种内在的矛盾,”如果我被创造得比动物还差,我该怎么办?”

动物的行为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准备毁灭所有人,而动物不会。任何动物都会吃另一个动物,因为它把它看作是食物的来源,仅此而已。因此,每当它破坏的时候,它并没有真正破坏另一个动物,它是在喂食自己。

这是一种与我们的观点完全不同的对生命、对他人和对世界的态度。我们摧毁他人,不是因为我们为了生存而必需这么做,而是为了凌驾他们。而且我们的欲望不受任何限制。

我们看到,世界并没有朝着更好的状态发展。它无法向更好的状态发展。我们不得不变得越来越糟糕。我们的利己主义越来越多地增长,除了意识到它来自哪里外,没有人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在这方面帮助到我们。

确切地说,它来自于创造者,以便让我们明白为什么我们被创造为如此可怕的、自私自利的、无法改正的、不可救药的本性。

问题:您说的如此苦涩的事实,然而创造者的剧本是却让我们努力摆脱这种本性?

回答:当我们开始意识到自然,同样也就是创造者,祂把我们创造成这样,正是为了某种目的,而且当我们意识到自己是如此恶毒,那一方面,我们就会有某种程度的迷失。如果我们是这样的人,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需要接受我们就是这样的,不可能有所不同。然后我们有唯一的机会转向一直在我们身上发展这种邪恶的同一源头:”我创造了自私自利的愿望。我创造了利己主义。”

然后我们需要请求祂给我们机会,至少以某种方式限制这种邪恶,以某种方式占据它。

评论:然后奥古德扎瓦的这最后一句:”不是在对方中,而是在自己中,征服敌人。”

我的回应:但这不是我们做到,而是再次通过创造者,通过同一个源头。

问题:所以战胜敌人就是转向创造者?

回答:这是在战胜我们自己上,战胜我们自身局限之上的胜利,所以我们转向祂,并总是迫切地要求他改变我们。为此祂创造了我们是如此猥琐、可怕、自私自利和有限的,那么我们能够明白,我们的利己主义是无法以任何方式改正或改变的。

我们不需要责怪自己,也不需要责怪别人,我们必须承认是我们比世界上其他部分,无论植物和动物和其他任何东西更糟糕,我们必须转向创造者来改变我们。

评论:然后,正如奥库扎瓦所写:”你将成为一个人。”

我的回应:是的!

问题:那么”人”是什么意思?

回答:人是指想要像创造者一样去行善的人。然后我们将看到,创造者并非就创造利己主义而已,祂创造了利己主义,以使我们为了改正而转向祂。

第一部分是对利己主义的认识。第二部分是祈求创造者赋予我们力量来改正它,并教导我们如何改正这种利己主义。然后再进行这个改正利己主义的实际工作。这样逐渐地,一个人从与创造者对立相反的自己,转变为与创造者相似的自己。

这就被称为人,这就是我们的使命。一个人他将成为的样子,将被称为人,亚当,来自”Edomeh ——相似”一词。

[291281]
摘自KabTV的 “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新闻”10/25/21
暂无评论

要请求什么?

会议、活动、对话祈祷和意图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祈祷意味着审判自己,我怎样能通过祈祷帮助朋友?

回答:祈祷有很多类型。当人觉得自己还需要取消自己时,就会有一个请求来到。除此以外,几乎不需要任何其他东西。当我们取消自己的时候,我们就加入了这个团队。这就是我们必须要求的,如何使自己成为零。我们的精神升华将从这个零开始。

提问:你需要为此调整自己吗?

回答:当然了! 我必须调整自己,以在朋友面前取消我自己,创造者故意把这种状态发送给我们。

这是来自祂的最大的帮助,即使在我的利己主义状态下,也有这样的例子、有这样的机会要在物理上与他人互相连接,尽管我对那些人完全没有感觉。我必须在我的感觉上下功夫,我的愿望是与他们融为一体,在同一个愿望中,渴求创造者。

原则上我对他们的其他愿望不感兴趣。它们可以不同。我们都有不同的职业、家庭和倾向。而我们有一个共同点:我们想要达成创造者。我们研究方法,并开始越来越明白,只有通过团结,我们才能一起达成祂。因此,我要和他们在一起工作于此。

[292114]
摘自国际会议超越我们自己 “1/7/22,第二课在朋友面前取消自己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