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得像创造者一样

卡巴拉精神工作

问题:成为像创造者一样的人是什么意思?这听起来像是一句口号:”我想要像创造者一样”。

回答:可以通过创造者在我们内心中的那些显现,即当我们感觉到祂所有的愿望和意图的统一性,以及祂对我们绝对友善的态度时,我们就有可能变得像创造者一样。

我们必须揭示出这一点,并努力要像祂一样,因为在我们的世界里、在任何状态下,以及在更高世界中我们所能感觉到的一切,都只有在我们的品质与我们外部事物相似的程度上才能被感觉到。然后,我们将开始在我们内心中开启这个感觉的源头。

因此,我们的方法被称为卡巴拉科学,它给出了如何去揭示创造者的知识。也就是揭示创造者所特有的这种思想、情感、行动和意图。

[291773]
暂无评论

当怨恨使人窒息时该怎么办?

儿童家庭、教育、培养

问题:许多人写信给我们说他们生活在怨恨之中”我不能原谅我的父母破坏了我们的婚姻”。”我遇到了麻烦,而我最亲密的朋友却没有帮助我。我永远不会原谅他”。老师对不知感恩的学生心怀怨恨,父母对抛弃他们的孩子心怀怨恨;有很多的怨恨和冒犯。

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怨恨?

回答:坦率地说,我不会被任何人冒犯,因为我了解人性。就我对人性的了解,我明白没有人可以冒犯我。如果你真的想被冒犯,那么,正如经文上写的那样:“去找制造我的工匠。”

这就是事实。一个人是如何拥有任何思想、感情、品质和行为的呢?有关他的一切都不是他自己的。他完全被包裹在自然——即创造者对他所做的一切之中。

问题:这是在一个高层次的状态而言的。让我们回到这个地球上的人身上。孩子们不帮助他们的父母,他们实际上已经抛弃了他们。有一些人真的背叛、欺骗了朋友等等。有很多原因。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怨恨?

回答:我认为你需要达到这样的发展程度,当你意识到你周围所有其他人都是由创造者控制的傀儡时,你才能正确地改正自己与这些人的关系,为他们辩护,并希望他们都好。

问题:这有可能吗?

回答:总体来说是的。并非总是如此,也并非立即如此,不过…

问题:是的。这是一项冗长的工作,但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吗?

回答:是的! 否则,你就是在诽谤创造者。而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事情。计算方式完全不同。你是如何拥抱宇宙的,是就像它自己独立存在一样,亦或是你控制着它?如果一切都来自上面,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绝对顺从,同意并改变得与这个更高的力量相类似。

评论:这很美好。我会谨慎地假设,我们整个世界是一个罪恶者的世界。我们都处于仇恨和不断怨恨的状态。

我的回答:就像沙箱里的小孩子。

问题:为什么我们要这样来运作?

回答:这样我们就会真正地失望。这不是创造者为什么要把我们创造成这样的,而是我们有多愚蠢,不去猜测祂为什么要把我们造成这样。有一个答案摆在人的面前,而他却不想看到它。但这都是为了积累、突破、爆发而进行的。

问题:如果有这样一个方向,我们慢慢往这个方向走,我们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回答:我们的世界将从今天的精神病院变成一个人们进行自我审视、自我治疗、自我建设的世界。在这个程度上,创造者将在他们的内心中被揭示出来。

问题:那么什么是 “创造者在人内心中的揭示?”

答案:是给予和爱的品质,它使我们对世界的感觉提升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层次。

问题:你确定只有一条路,没有别的道路吗?

回答:没有。不可能有任何其他的道路。

问题:没有仇敌,我面前的只有创造者?

回答:当然了!

[291527]
暂无评论

一个人应该如何认知创造者?

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 我应该如何通过老师来感知创造者:作为一种思想还是一个人?

答案:绝对不是作为一个人! 如果脑海中出现这样的画面,我们必须立即将其打消。

创造者是一股毫无例外地处于我们所有人内心普遍的力量。它统一并充实我们。这是我们共同存在的领域。该领域的品质是绝对的爱和给予。没有其他。

来自:2018年12月2日用俄语讲的课
#240699
暂无评论

进入更高世界的机会

男女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考虑到创造者和我之间有直接的联系,我能学到和应该学到什么? 卡巴拉如何针对研究创造者对自己的行为提出建议?

回答:卡巴拉教一个人通过超越理智的信念而超越自我。也就是说,不要按照自己的利己主义行事,而是要从上面获得精神力量,借以在给予中工作,即在自己之外、远离自己。

但是这只能通过团队的实际工作来实现,而且男女都适用。它适用于女人的程度比适用于男人的程度低,但原则上男女都应该这样做。

这是进入更高的世界的唯一机会。

来自:2018年11月25日用俄语讲的课
#241258
暂无评论

创造者在我们之间中

精神工作

laitman_2008-11-13_6709问题:我没有参与到会议但是在线听了课程。我学习卡巴拉已经好几年了,但这次第一回听见了,为了上升到自己的利己主义,我们生活中的每一分钟都要记得“除它以外没有别的”,“它好并创造好”。我试过了,并成功了!我是否要相信创造者已经在于我们周围,在团队中?你为什么推荐这样去做?
答案:当然,创造者在于我们之间如同共同的自然力量,但它被隐蔽由于我们的自私的与它不同的品质。随着自私自利品质的改正,我们在自己的崭新的,利他的品质中逐渐地揭露它。

会议课程

什么才是人的自我?

问题:你说过,创造者控制一切。有人问你,谁在你那学习,你讲了,然后还说,你那谁都工作没有虚度时光的人。难道虚度时光的人不是人吗?他们毕竟无辜他们没有自由——创造者在控制着他们。
答案:这样可以对待人的任何行为并什么都不做——试试躺下直到死,因为创造者,如果想的话,将会将你起立,而且关于躺下的念头也是来自它等等。只有达到创造着时,你才揭露其控制,甚至可以谈论到它。而现在一切空洞无聊的话仅仅是懒惰中的哲学。

暂无评论

关于犹太人、ivri、israel和yehudi

以色列、犹太族

laitman_2008-08-21_0594_wp一切开始于Avraam——古巴比伦人、偶像崇拜者、神谕;他跟父亲Terach一同生产了并售卖了神仙的偶像。当古巴比伦的利己主义增长了,Avraam开始问其原因以及为什么在他所住的社区一切这么严格地转变了。
《Midrash Raba》叙述,通过研究和思考达到了精神世界、创造者的揭露。Avraam本身来自一个组成古巴比伦文明的部落,被称为“ivri”。因此他被称为Avraam Ivri。来自这里希伯来语的名称——“ivrit”。
此外,此名称随着Avraam,由于他从祖传的土地,巴比伦,走到了(希伯来语“ivri”、“laavor”、“avar”)创造者所指出的土地——“Erec Israel”。“Erec”来自于“racon”——愿望。“Israel”是给Yakov起的名字,当他克服了巨大的Esav的自我主义。“Israel”来自“yashar”(直接)和“el”(创造者)这两个单词,因为这下他将自己直接朝向创造者。“Yehudi”这一词来自“ihud”(团结)和Yehuda——部落。更详细的对名称和单词的解释在Baal Sulam的报纸《Uma》(民族)。
精神世界通过其力量降落到我们世界。在精神世界,追求创造者的灵魂,不管人体,被称为“Israel”。不追求创造者的而仍然渴求自私目标的灵魂被称为“世界民族”,甚至无论人在我们世界属不属于犹太族。
这一切都不依赖于国际,因为根据更高的系统所有的灵魂从上面下降到了我们世界,并且所有灵魂都要开始追求创造者并达到与它融合为一,正如所说“所有人,从小孩到老人,都要认识到我”,“我的房子会被称为所有民族的祈祷之房”,“所有民族都会渴求我”等。
目前我们生存在改正世界并将之升起到无止境世界(在那里所有的灵魂融合到一个共同的灵魂——Adam(亚当))的时期。在所有文章Baal Sulam强调,现如今改正不仅仅与以色列民族有关(对了犹太族根本不管这一点),给世界民族也要传播卡巴拉,甚至他们也得使用改正的手段。这样一来,根据精神的真正的世界人按照其渴求而不是来源得到名称。创造者是这样安排的,卡巴拉中也是这样。

暂无评论

创造者=自然

自然、创造者

41_100_wp问题:你把创造者当作自然——即沉默地、无情地、履行自己规则的法律。但自然(Elokim)是控制我们世界的规律。他们本身是创造物,仿佛天使。而创造者是更高的,具有个性和意志的。正好与它我们正尝试着相同。难道不是吗?
答案:
为了避免争辩,而且因为词汇仅仅使含义模糊,给你Baal Sulam在“和平”文章中所说的:“对我们来说更好的,是做出一些更深的比较并接受卡巴拉学者的看法,既“自然”和“Elokim”(创造者的名称之一)这两个单词的数字的表现是同样的——86。那时创造者的规则可以称为自然的规律和相反——这都一样”。

暂无评论

为了什么而祈祷?

精神工作

laitman_2007-03_ba-iam_045_wp问题:在卡巴拉中个人的祈祷有什么意义?创造者是否注意到它?用自己的话而说出的祈祷能否被听见?祈祷是否能朝向物质的事物,比如房子、健康?
答案:对创造者的祈祷可以是关于一切。祈祷应该来自心中,最重要的不是单词。我们所感觉到的一切就算是祈祷。然而,如果我们的愿望——祈祷不符合创造目标——与创造者相等——它被改正,也就是,我们因它们受到改正我们的“低分”和惩罚。但这是一条很长的向目标的道路。则有一条又短又好的道路:当我们的愿望——祈祷朝向创造目标、达到与创造者的相等。只有跟团队团结了,并从团队中接受到了去获得给予品质的愿望,才能实现这一目标。这种的祈祷被称为“集体的祈祷”(“Tfila be cibur”)。

更多关于祈祷

暂无评论

法官所知道的仅限于他所看见的

精神工作

laitman_2008-11-14_sl_shiur_ere问题:我懂得“法官所知道的仅限于他所看见的”,而我们不需要安静地坐着并以别人当作信使。对所发生的一切我们要说到“除它以外没有别的”,而在这其中具有中间的线和团结。但是,在博客中你经常批评人和国家。你怎么能批评,不是除它以外没有别的呢?
答案:如果“除它以外没有别的”,那我们什么都不要去做。连上班都不要上!如果要的话,创造者能做到!但这样一来我的博客和我的所有批评也是它,也是它的工作!那么你干嘛跟我联系?给它写吧!
其实,你的问题可不简单。据说:“法官所知道的仅限于他所看见的”——仅仅依赖于你所看到的世界画面来行动,谁都不要相信。那时你就不会错的。但同时在所发生的一切尝试揭露创造者的行为,并感知到这是你的寻求而不是现实。在明显的揭露中你就能看到它如同真正存在的。

暂无评论

我、世界和创造者

人类、社会自然、创造者

laitman_2008-12-25_8487_wp问题:我参与到世界的悲痛中不算是对创造者的埋怨吗?
答案:不算,如果你将世界的悲痛看作创造者对与其接近的呼吁,如果你准备在这一方面帮助世界,如果你懂得只有从缺乏中,才能达到完美,那你就辩解创造者,而唯一剩下要做的——去帮助世界。
问题:在课程中,你说到了,人的阶段越低,创造者就越享受人的努力。对我来说,这不算什么。我怎样才能证实或拒绝你所说的?
答案:首先,这是由那些已走完这条路的卡巴拉学者所说的。此外,连在我们世界我们能看到,父母从小宝宝那感受到最强大的满足,甚至随着小孩长大,父母的赞赏减少。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