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者对权力有渴望吗?

精神工作

问题:没有可能以有益的方式、积极的方向使用权力?

答:一个人只有在正自己的意图,并理解最主要的要行善时,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问题:创造者,也就是自然最高的力量,对权力有渴望,毕竟控制着的创造物?

回答:创造者没有这样的问题。就是力量。只是一种控制一切的力量,包括在祂自己内部的一切。在祂那里不存在这种争取权力的可能性。就是力量本身。而我们有这样的渴求,有这样的愿望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的能力。

创造者,可以说,移动并创造了一个空的空间,在其中没有揭示祂自己。事实上,就在其中,但没有揭示祂自己。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空间。

[296035]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精神状态” 3/22/22
暂无评论

认识宇宙的程序员

自然、创造者

我们的世界是更高世界的一个印记,但只是一个印记。这个词包括许多不同的细微差别。

事实是,在我们的世界里有一个印记,也就是在黑色背景上的某种白色背景。有一些类似于更高世界的性质,但所有这些都印在我们世界的物质上。

物质世界是纯粹的利己主义,与最高世界相反。而我们这些仿佛存在于两个世界(印记世界和原始世界)之间的人,在结构和世界观上是非常复杂的生物。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自己。要去哪里?我们不知道。谁控制我们?我们不知道。发生什么?我们不知道。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状态。

评论:我们的感觉器官为我们描绘了我们所生存的现实。我们感知气味和声音触摸各种物体。但是,正如你所说,我们并不真正知道外面是什么。也就是说,我们向大脑发送信号的感觉器官,可以受到任何东西的影响。

我的回应:当然。它可能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对我们来说主要的东西是我们大脑中已经描绘的东西。

评论:今天,相信人们开始掌握一个新的虚拟世界并将越来越多地沉浸在其中的科学家们,正在大声谈论这个问题这促使撰写了《现实+》一书的大卫·查尔默斯猜测,如果我们能创一个让我们进入其中的虚拟世界,那么是否有其他更高层次的人创造了它?

我的回应:自然,我们在这里无法证明任何东西。

我们存在于某些感觉中,这些感觉被描绘在我们的感觉器官中,在大脑中。这个现实在多大程度上是客观的或主观的,我们也无法判断。但我们的感觉是主观的这一事实是肯定的。而这个现实可以是客观的这一事实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总的来说,我们对我们的世界一无所知

问题:这个被称为程序员,促使我们去思考更高创造者的是谁?他到底想出了什么?他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应该到达什么?

回答: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目标是真正理解它的程序员,找出他为什么以这样的方式创造我们和周围的空间。一切都是相对于我们而发生的。所以我们不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但是,为什么他以这种方式对一切进行编程,为了什么目的,我们应该知道这一点。

卡巴拉说,我们最重要的,也是总的来讲我们唯一的任务是揭示这个程序员,发现和掌握他的目标、目的和方法。

我们还需要什么呢?如果我们只能找出我们是谁、我们是什么、们在哪里以及如何存在,以及我们为了什么而生存,这将给我们一个问题的答案。下一步该怎么做?所以,我们不知道。我们看到,我们的世界已经完全迷失

问题:有能力创造这样一个现实的人,怎么会制造出我们已经生存着和生活于其中的恐怖?

回答:这完全取决于你如何看待事情。很有可能的是,这个伟大的程序员,他创造了我们,让我们感受到这个所谓存在的宇宙,这个伟大的思想,总的来说,我们存在于其中,他的任务是把我们带到让我们感到迷失被抛弃的一个状态,完全不知道我们在哪里,因为什么和为什么,最终我们想了解它。

我们将别无选择,只能去了解控制一切的更高的力量。我认为我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并且正进展相当快。

[294443]
暂无评论

变得像创造者一样

卡巴拉、学习精神工作

问题:成为像创造者一样的人是什么意思?这听起来像是一句口号:”我想要像创造者一样”。

回答:可以通过创造者在我们内心中的那些显现,即当我们感觉到祂所有的愿望和意图的统一性,以及祂对我们绝对友善的态度时,我们就有可能变得像创造者一样。

我们必须揭示出这一点,并努力要像祂一样,因为在我们的世界里、在任何状态下,以及在更高世界中我们所能感觉到的一切,都只有在我们的品质与我们外部事物相似的程度上才能被感觉到。然后,我们将开始在我们内心中开启这个感觉的源头。

因此,我们的方法被称为卡巴拉科学,它给出了如何去揭示创造者的知识。也就是揭示创造者所特有的这种思想、情感、行动和意图。

[291773]
暂无评论

当怨恨使人窒息时该怎么办?

儿童、孩子家庭、教育、培养

问题:许多人写信给我们说他们生活在怨恨之中”我不能原谅我的父母破坏了我们的婚姻”。”我遇到了麻烦,而我最亲密的朋友却没有帮助我。我永远不会原谅他”。老师对不知感恩的学生心怀怨恨,父母对抛弃他们的孩子心怀怨恨;有很多的怨恨和冒犯。

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怨恨?

回答:坦率地说,我不会被任何人冒犯,因为我了解人性。就我对人性的了解,我明白没有人可以冒犯我。如果你真的想被冒犯,那么,正如经文上写的那样:“去找制造我的工匠。”

这就是事实。一个人是如何拥有任何思想、感情、品质和行为的呢?有关他的一切都不是他自己的。他完全被包裹在自然——即创造者对他所做的一切之中。

问题:这是在一个高层次的状态而言的。让我们回到这个地球上的人身上。孩子们不帮助他们的父母,他们实际上已经抛弃了他们。有一些人真的背叛、欺骗了朋友等等。有很多原因。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怨恨?

回答:我认为你需要达到这样的发展程度,当你意识到你周围所有其他人都是由创造者控制的傀儡时,你才能正确地改正自己与这些人的关系,为他们辩护,并希望他们都好。

问题:这有可能吗?

回答:总体来说是的。并非总是如此,也并非立即如此,不过…

问题:是的。这是一项冗长的工作,但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吗?

回答:是的! 否则,你就是在诽谤创造者。而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事情。计算方式完全不同。你是如何拥抱宇宙的,是就像它自己独立存在一样,亦或是你控制着它?如果一切都来自上面,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绝对顺从,同意并改变得与这个更高的力量相类似。

评论:这很美好。我会谨慎地假设,我们整个世界是一个罪恶者的世界。我们都处于仇恨和不断怨恨的状态。

我的回答:就像沙箱里的小孩子。

问题:为什么我们要这样来运作?

回答:这样我们就会真正地失望。这不是创造者为什么要把我们创造成这样的,而是我们有多愚蠢,不去猜测祂为什么要把我们造成这样。有一个答案摆在人的面前,而他却不想看到它。但这都是为了积累、突破、爆发而进行的。

问题:如果有这样一个方向,我们慢慢往这个方向走,我们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回答:我们的世界将从今天的精神病院变成一个人们进行自我审视、自我治疗、自我建设的世界。在这个程度上,创造者将在他们的内心中被揭示出来。

问题:那么什么是 “创造者在人内心中的揭示?”

答案:是给予和爱的品质,它使我们对世界的感觉提升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层次。

问题:你确定只有一条路,没有别的道路吗?

回答:没有。不可能有任何其他的道路。

问题:没有仇敌,我面前的只有创造者?

回答:当然了!

[291527]
暂无评论

一个人应该如何认知创造者?

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 我应该如何通过老师来感知创造者:作为一种思想还是一个人?

答案:绝对不是作为一个人! 如果脑海中出现这样的画面,我们必须立即将其打消。

创造者是一股毫无例外地处于我们所有人内心普遍的力量。它统一并充实我们。这是我们共同存在的领域。该领域的品质是绝对的爱和给予。没有其他。

来自:2018年12月2日用俄语讲的课
#240699
暂无评论

进入更高世界的机会

男女精神工作

каббалист Михаэль Лайтман问题:考虑到创造者和我之间有直接的联系,我能学到和应该学到什么? 卡巴拉如何针对研究创造者对自己的行为提出建议?

回答:卡巴拉教一个人通过超越理智的信念而超越自我。也就是说,不要按照自己的利己主义行事,而是要从上面获得精神力量,借以在给予中工作,即在自己之外、远离自己。

但是这只能通过团队的实际工作来实现,而且男女都适用。它适用于女人的程度比适用于男人的程度低,但原则上男女都应该这样做。

这是进入更高的世界的唯一机会。

来自:2018年11月25日用俄语讲的课
#241258
暂无评论

谁破坏,谁就要修复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不要对过去后悔——我理解这一点。但是如果我发现我因为过去犯下的错误而使自己陷入困境,应该怎么办?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什么都不要去改,只是期待创造者的帮助到来?
答案:当然, 创造者弄坏了一切,但它会改正一切。而你仅仅需要请求并感谢它,因为你有机会看到由它所安排的不对的地方,感谢因为现在你请求它改正它们。毕竟有这种说法:“一切都在上天的手中,只有对创造者的畏惧不是”,也就是说,除了你把所有一切与创造者连接这一点之外。如果他还没有改正你的状态,是因为你还没有请求,或者你的请求是不正确的。检查它们吧!
你不是你的过去和未来的老板。你唯一能处理的就是当下,但这取决于你的在光之道痛苦之道之前所进行的选择,甚至你是否能够请求创造者来改正你的内心——就是你的内心!
我们要请求这种改正——全心全意地、全身心地依附更高的天意。但要这样紧紧握住,以不消失于生活流中,而却全心全意、全力地来接受所发生的一切。
但这可不意味着你要白白坐着并等待光在某一时刻完成全部的工作。想要真的具有这种思想,你必须进行许多必要的动作,并使用所有在这个世界上为你提供的手段。你得建立这个世界、进行各种各样的变化、安排生活、养孩子、上班、关心别人、让他们接近创造者等——许多不同的动作。
此外,你要唤醒朋友们,安排对学习、发展、接近对方的善良的条件。必须要完成许多生理性的和精神性的动作。但这都是为了把将来、过去和现在的那些时刻与唯一在创造物中行动的力量连在一起。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所谓的“创造者的工作”(avodat hashem)。它完成一切,而你全心全意地来辩解它所做的那一切。
来自:2013年10月7日对《对〈光辉之书〉的前言》的课程
暂无评论

遥远的房子里的光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叫感到光?
答案:感到光指的是感到满足。 在这个世界上,我可以借助不同的东西去感到满足,它们可以是愉快的或不愉快的——这取决于你的心情。我一会很舒服地趟在床上,不愿意起来去上课,一会儿我却又想起来,但我被告诉:你必须再躺一周,直到完全康复。也就是,这不是绝对的满足,就像是甜味、温暖和柔软,这都是有限制的、有条件的概念。有时候它们能引起满足,而有时候却会产生完全相反的感受。
我们在我们共同享乐的愿望中所感到的共同的满足被称为“光”。那时,原来存在的光创造了我们的愿望/容器,而现在这愿望开始享受,当光充满它或者是在其内部显露自己!我们就是这样被组织起来的!
于是,当愿望离开了愿望,后者开始哭泣并愿意让它回来。创造物是被这样创造的。
但是创造者希望你自己去渴求光,而不是随便受到并享受。它希望你除了满足之外还具有理解、对光的感知:它来自何地,其源泉在何地,它为什么这样创造了你,它想要你怎样?光似乎想为你展示:你看看我是从多么遥远的星球来到了这里,我们那儿是多么好多么完美,我把你带到我们那儿吧!
于是它向你隐藏,并开始通过各种间接的动作从四面八方吸引你的注意力,直到你开始渴求的不是光所带来的满足,而是不管得到什么满足的情况下,认识到满足的源泉。它想把你带回它的家!以便你不会因为由光充满了自己而安静下来。
毕竟如果你想要达到它,到达它的“家”,这就意味着你爱它,而不仅仅是从它那儿受到满足。你要如此爱上它,以至于能够与它一起飞到它来自的那个地方、“那个星球”,为了跟它在一切并不离开它。
甚至你通过这样做完全远离满足,以及这样会让它感到你是多么爱它。

来自2010年12月3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研究创造者的科学

卡巴拉、学习灵魂、亚当、感知精神工作

最大的问题是,普通的人能够研究低于人的层面的范围: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和动物界。而人类层面的愿望,人不能分别和研究,那是因为这个愿望应该与创造者相同!这愿望被称为“来自上面的神圣的部分”。而你暂时看不到它,于是,你不能研究这个层面的愿望。
人的层面的愿望被称为灵魂,这是灵魂的物质。物质是享乐的愿望,其形式——与创造者的相似。卡巴拉学家正是研究这一相似:我们哪里类似于创造者,怎样类似,在什么阶段上,在什么条件下等?
卡巴拉科学家研究的是:享乐愿望的物质怎样获得创造者的形式,并随后开始被称为灵魂。灵魂(neshama)是直到改正过程结束的那一刻我们能够达到的相同于创造者的最高的阶段(Nefesh——Ruah ——Neshama)。
这门科学暂时具有这种限制,直到所有人从事了它,并且我们都能够在一起在更高的阶段进行研究!

来自2010年12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不要用这个世界的形象来想象精神世界!

我像创造者早课、每日课程精神工作

在发展过程中,在达到了可以有意识的年龄,我们已经具有许多关于这个世界部分的形象和概念。于是我们能在想象中或者在动作中分开和连接不同的形象和概念。
因此,在我们听到某种描述的时候,我们能够根据我们已经清楚的“相似的”东西去想象,甚至如果我们从来没见过描述的对象而且与它没有任何关系。
而关于精神世界我们没有任何想象、任何接触,不知道其中的元素,不能把它们分开或连接,想象某种“类似的”东西。
我们阅读关于精神的现象,而如果具有某种形象,我们要意识到,这是我对自己的欺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使用熟悉的这个世界的形象,并用它们来组织似乎更高世界的形象。
因为这肯定是错误的道路,那么在阅读卡巴拉之时,我们试图在脑子里和感情中不去连接任何东西,并依赖这个原则:“法官所知道的仅限于他所看见的”。
不准想象出来、去幻想,因为这样就会出现没有物质的形式。卡巴拉不支持这样做,因为我们必须达到具有物质的形式。
但如果我们开始给自己想象没有物质的形象,那就总是会有虚伪的来自我们世界的形式,而且这样我们永远都不会达到真理。

来自2010年10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