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的一代

儿童家庭、教育、培养

问题:当前这一代人可以被称为 “Lady Gaga”的一代。当然这是一个集体形象,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事实上有着这么个令人震惊的歌手在年轻一代中很受欢迎。Lady Gaga灌输的价值观是在今生中的名利、财富、荣誉、自由、要独立于任何人,以及根本不去理会他人。

为什么今天的父母更容易将他们的孩子置于这种程式的权威之下?只要他们不碍事,他们甚至都不会注意到他们的孩子正在看什么电视节目。

回答:父母更愿意把孩子交给环境来照顾,该怎样就怎样。这就是我们的利己主义。我们不想与其他人打交道。

我们甚至感觉不到我们的孩子应有的亲近。一个人已经达到了利己主义发展的巅峰,以至于他对这些漠不关心;他看到孩子陷入不良行为,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我们非常清楚12到14岁以后的孩子会发生什么。他们开始使用毒品,参加各种 “睡衣派对”,安排各种狂欢。但这一切都与性有关,这通常是自然而然的,而关于毒品已经变得相当普遍。

因此,这不再被认为是特殊的东西。这里出现了全新的关系和新的目标。毕竟,在今天为了脱颖而出,你必须在你的动物表现中成为特别的人。

我们无能为力;我们没有人可以求助。在我们进化的人类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失去了作为父母一代的功能。

如此,父母不再是父母。不可能指望他们能够以某种方式正确对待孩子,不可能指望在他们周围创造正确的环境、要求国家这样做,因为国家元首同样由被错误抚养的人占据着。

所以,我们的整个抚养系统不关心教养,只关心教学。一个人去学校是为了获得通用的知识。只通过学习成绩对他进行评估。诚然,他们也会在纪律方面给予评估,但这并不被任何人所考虑。

主要强调的事情是在科学领域上取得成功,为自己的未来提供保障。但是,无论是学校,还是任何其他机构,无论是房子还是孩子周围的东西——外面、电视、互联网——都不能从他身上塑造出一个人。

不幸的是,我们不能对孩子甚至对他们的父母提出任何要求,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做任何事情。我们甚至从祖父和祖母那里也看到这一点,即使他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遗憾,但也相当被动。这种失落的状态至少在最近五六十年里一直被观察到。

[291648]
暂无评论

为什么世界上真正的男人这么少?

家庭、教育、培养

评论:许多研究都表明,女孩更依恋父亲,而男孩更依恋母亲。而且你说过,三岁以后的男孩原则上应该由父亲抚养,女孩应该由母亲抚养。

我的回答:在我们的时代还没有这种做法。我所设想的社会是一个改正的社会,男孩可以和大人在一起,从他们那里学习正确的榜样,看着他们的父亲在下班后度过的空闲时间,等等。

我说的是这样一个社会:一个人每天工作几个小时,因为他不生产无用的、不必要的、有害的产品,其余的时间从事着他的精神提升。在他旁边是他的孩子:男孩在男孩旁边,女孩在女孩旁边,他们从父母那里接受到正确的榜样。

原则上,卡巴拉谈到了一个毫无疑问必须到来的时代。我认为我们离它越来越近了。我希望我们能以一种好的方式来实现它。

顺便说一下,我们从各个部落的古老习俗中看到,两岁以下的男孩处于养育期,然后下一个两三年转向女性的一半,再之后就完全转向男性的部分,并从他们的父亲那里获得榜样。他们对此感兴趣,并为此感到自豪,就这样他们逐渐融入到生活中。

而今天恰恰相反。男孩在幼儿园和学校都是由妇女抚养长大的。他们几乎一生都被女性包围着。我们无法想象他们是如何在潜意识中吸收她们的生活态度,然后违背自己的意愿,像女人一样进入生活的。因此,在我们的世界中,真正的男人很少。

问题:根据卡巴拉,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回答:一个真正的男人,是指一个担负起主人、一家之主责任的人,他能领导——领导前进。此外,这样做不是出于职业原因,而是因为他了解这样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也就是说,他是一个男人。今天的男人中很少有这种个性。有野心家,在科学界、艺术界,和所有地方都有各种各样的小骗子,但没有个性。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没有得到正确的教养。

他们是由女性抚养长大的,他们没有接受适当的教育,没有接受男性的性格、男性的生活方式、视觉和感知。

[290286]
暂无评论

一个成为教授的罪犯

人类、社会

《旧金山考察者》的新闻报道:“旧金山认为它可能有解决其日益严重的枪支暴力问题的答案:付钱让人们不要扣动扳机。”

“这个想法是为那些当局认为最有可能开枪杀人——或被枪杀——的少数旧金山人提供寻求帮助并远离麻烦一个激励机制。支持者说,这个解决方案在加州的其他地区的防止枪支犯罪问题上已初见成效。…”

“通过达成在该计划中的里程碑目标,参与者将能够每月多赚200美元,例如获得工作面试、遵守缓刑规定或者坚持与辅导者会面。”

问题:你认为这可能起作用吗?

回答:从心理上来说,它可以起作用。毕竟,200美元意味着他每周可以去酒吧喝几次啤酒。来庆祝他的模范行为。

问题:原则上说,为什么要给轻犯罪者开这样的条件?

回答:为了给予一个不置可否的答复。很明显,这并不能纠正任何事情。

问题:也就是说,你不会给一个人定罪,也不会把这个人关进监狱吗?

回答:根据Torah,这是绝对禁止的事。根据Torah,一个人是不会被监禁的。

评论:是的。但是根据Torah,一个严重的罪犯仍然是要被隔离的。

我的回应:这是另一回事。他是与社会疏远,与社会隔离。但不是以监禁的形式。在Torah中没有这样的事情。

问题:但是,如果这样的罪犯没有被监禁,那可以对他们做什么?如何教育他们?

回答:非常简单。建立学校和大学,让他们不再坐在牢房里,而是坐在教室里学习。教给他们所有他们没有学到的东西。他们应该写作、做报告。

下课铃响后,大家一起吃饭。然后他们回来,再上一节课。在那里,他们必须重温教材,举手并回答问题。

问题:你会派警察站在教室附近吗?

回答:警察应该是老师。

评论:也就是说,如果你把这个轻犯罪者送进学校两年…

我的回答:你会收获到教授们。

问题:这就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系统制度吗?

回答:是的,唯一的一个。唯有教育。唯有认真的学习。此外,根据他们的兴趣;也许有人会去学音乐。有很多人都对音乐、艺术、建筑、与动物有关的活动感兴趣,他们会想要这类的东西。

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展示他们的才能。这将比维护所有这些机构便宜得多。

评论:看来罪犯中隐藏着不少人才。甚至比其他人更多。

回应:这基本上就是他们成为罪犯的原因。因为他们无法在正常的事物中实现他们自己。这就是我们的世界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有必要在一个人身上找到这种萌芽,在他身上去展露出这种天赋,那么他就会蓬勃发展。

问题:如果能这样就好了! 但怎么做到呢?到哪里去找这样的法官、教育家和警察呢?

回答:“那谁是法官呢?”

《卡巴拉与消费者经济,第 3 部分》[254298]
暂无评论

我们如何保护我们的孩子

儿童家庭、教育、培养

问题: 国际儿童保护日自1925年以来一直在每年举行,该节日目的是让成年人关注对儿童的权利、教育、免受暴力侵害和生命权尊重

保护孩子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回答: 首先,要从父母那里开始。让父母知道如何抚养他们。我对此也知之甚少,尽管这些人试图将这一切灌输给我。我能感觉到它的作用是多么的不充分。你怎么可能让一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的年轻夫妇在有了孩子之后就变成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的人呢?

这是个大问题。这是我们真正该做些什么的地方。否则,我们的社会,我们人类,将继续保持像现在看到的那样悲惨。

父母需要知道如何把这个婴儿变成一个人。首先,从第一天起你就需要了解你要给他什么、他需要什么,以及他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这是一种非语言的连接关系——是心理上的、精神上的、神经上的。这应该是一对夫妇和新生儿之间的一种关联。

然后你需要给父母所需的必要的教育和培养,来让他们正确地成长。这就是两个怀抱婴儿的夫妻所需要的全部。

问题: 所以做父母实际上是一门完整的科学学科?

回答: 当然是!而我们却没有让人们为此做好准备。因此,我们不能说在我们的婴儿、儿童、青少年、女孩和男孩的成长过程中,看到了我们潜在期望看到的人。

这都是我们的错。然后我们开始责怪他们、责骂他们、要求他们、逼迫他们。这不是办法。那样就为时已晚了

我们还需要使家庭、学校、街道和各个地方的关系更紧密一些。孩子不应该觉得这些是完全相反的不同的社会。这一切应该都是同质的。在此,改变社会也是必要的。

评论: 这就已经是统一的社会日,而不是儿童保护日了。

我的回答: 这就是保护儿童。从社会层面去保护。

这实际上是我们的工作,因为不然的话我们的教育将导致灾难。你在成年人身上看到的一切都是在他们几个月大、最多几岁大的时候就曾经发生过的。

国际保护儿童日是一个美好的日子,如果我们同意为他们创造一个支持他们并正确地格式化他们的氛围和环境,就能把他们变成一个人,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有爱心和乐于助人的人,一个人乐意帮助他人并接受别人的帮助的人。

在社会中对每个人都应该有一种更加友善的态度。

问题: 这仅仅是父母和社会的功劳吗?

回答: 是的。然后我们就能看到一切是如何真正地发生变化的。

[283108]
暂无评论

卡巴拉能带给一个人什么?

卡巴拉家庭、教育、培养

问题如今卡巴拉能带给一个人什么,它如何应用到我们今天所处的复杂的生活中?

回答在我们的时代,即使是最普通的人,如果他除了工作,学校,家庭,或职业之外,不愿意去思考任何其他事情,那么他就无法为自己建立起一个正确和安全的世界。如果他不知道自然的基本法则,而这些法则只有通过卡巴拉被揭示,而不是任何其他渠道。

如果他不了解卡巴拉向我们解释的真正的自然法则的知识,他就无法将社会建立成一个正确或良好的生存环境。因此,掌握这门科学对他来说是必要的。

一旦小学教育提供了足够的知识,我们便为余生做好了准备。今天,如果我们还不知道卡巴拉的科学向我们揭示的内容的话,我们几乎不能正确地生存和导航自己。

[281748]
暂无评论

人生中最让您恐惧的是什么?(Quora)

Covid、病毒人类、社会家庭、教育、培养

设想一下,与其他人彻底地连接在一起,像齿轮一样每个人都在全面协调中运转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想象一下这种情况,你的思想、愿望、行为和决策完全地取决于你周围的社会和环境。

这将是比监狱里的完全束缚还要糟糕的一种令人无法忍受的感觉。

你会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动物,疯狂地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法来挣脱束缚。

你宁死也不愿承受那种无法逃避的压力。

然而,无论我们是否喜欢,人类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今天,冠状病毒已经阐明了我们是如何进入了全球性的相互依存、相互连接的全新时代,并且我们只能期望我们的连接能变得更加紧密。

那么,让我们对日益紧密的联系体会不是像一个越发封闭的牢房,而是作为一种打开各种新的机会的令人惊奇的新现象的那一关键是什么?

那个关键就是一种新型的教育。

直到今天,我们的教育主要促使我们进入就业市场,而在当今日益相互依存和相互连接的现实的压力之下,就业市场已经开始动摇了。此外,因为我们主要学习的是如何为自己找到工作和谋取职业,而没能去学到我们如何在一个我们日益紧密交织的现状中成功管理人际关系,因此我们会经历无数消极的后果——从个人层面上增长的抑郁、压力、焦虑和孤独,直到在整个社会层面上的更多的社会分裂和两极分化。

在此基础上,我们发展的越多,我们连接的就越多。但是,我们之间的联系是肤浅的:我们在技术上、经济上以及通过冠状病毒等各种现象建立联系,这些现象使在世界各地的我们处于一个共同的环境中。矛盾的是,我们通过这种方式连接的越多,我们对彼此的态度就越发疏远。

因此,今天我们需要一种新型的教育去引导我们的内在心理去适应我们日益增长的外部连接,也就是说,我们要学会如何使自己的态度适应彼此,以为了积极地实现我们之间日益增长的连接。

问题在于,我们的利己主义天性——以牺牲他人为代价来享受的愿望——与我们日益紧密的连接是相互冲突的,这种连接要求我们为他人着想、谦让、给予和负责任。

那么,让我感到恐惧的是关于人类将如何进一步连接的设想:人类会在进化的压迫下变得扁平化,而非无意识中参加到将人们越来越紧密地连接起来的过程中,并因此将以痛苦和磨难作为进一步发展的体验么?亦或,人类会去开始有组织地学习其自身的天性以及周围整体现实的本质,并开始采取行动使其当前的分裂和利己主义的态度变得与周围现实的完美的利他主义的连接相匹配么?

但是,我的这种恐惧是伴随着希望和无限的动力的,以为了传递数千年前卡巴拉学家们所从事的也恰恰是要被我们时代使用的连接方法。我在每天的课程中向学生讲授该方法,就像我的老师为学生们做的一样,并且每天我还参加许多不同的电视和互联网节目,全球各地数以百万计的人通过多种语言观看了这些节目,那些对卡巴拉没有直接的兴趣的人,他们也可以用该方法的原理以为了更好地理解自然是如何运作的,以及如何将我们引导向一个连接的需要。即使这种对连接的方法的点滴的基本理解也可以为建立积极的连接指明方向。但是,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并不足以使人类免于危机和痛苦。

如果我们真的想在进一步的发展中免于不必要的痛苦,那我们就要将连接的方法整合到我们的教育体系和媒体影响中,从而在与我们学习如何找到工作以及遇到那些大多用分裂性的消息影响我们的各种各样的媒体的同样程度上,我们将学习到怎样积极地连接并成为快乐、自信和安全的人类,同时也从事媒体用来宣扬积极的榜样来影响我们,例如人们通过表现出对彼此的爱心和关怀来克服他们本性中的利己主义倾向。

对任何有兴趣进一步探索这一主题的人,上面的视频是我的一位学生在这个历史的转折点上创作的纪录片,今天我们迫切地需要积极的连接。

暂无评论

整个世界的公开大学

人类、社会全球化全球危机家庭、教育、培养

如果自然本身告诉我们,我们必须走向一个全球性的、整体性的社会,作为一个个体的平衡,按照互相担保的法则生活,那么我们必须了解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我们似乎有很多不同的方法。
卡巴拉科学这样说:让我们用小步前进。我们不应该为人类可能存在的未来几千年制造方案。让我们看看我们今天需要做什么。
首先,生活在地球上的70亿人每个人都需要明白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整体性全球体系的意思。让我们开始接近和发展我们的亲近。让我们学习这个整体系统的法则,而其中所有的部件也必须相互连接。
毕竟,我们是相互关联的,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因此,我们会遇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就像一个家庭支离破碎。然而,丈夫和妻子可以离婚,我们却没有这个可能。我没有可以逃避远离地球的地方,因此我必须考虑每一个70亿家庭成员的福利。
我们要从解释如何创造一个亲切、良好的环境开始。毕竟,从我们的生活经验和研究,我们知道基本上环境来塑造人。无论你把一个人放在何处,今天的环境,就是明天的他。
这意味着,最终人们需要以大众传播媒介去组织一个围绕他们的“外壳”,而媒体的影响力将准备人类意识到整体性,以使人们向相互担保的方向前进。
让我们这样做,因为这是绝对必要的。首先,这样我们可以减少社会问题,如暴力、毒品、不满的爆发、恐怖主义、家庭问题等等。因此,作为一个开始,让我们承担责任去学习全球化和一体化,这是大家都在谈论的,大家都知道这已经笼罩着我们。让我们明白这是什么。
让我们开创一个世界性的大学,使大家了解这个新世界。这项研究本质上必须每时每刻都持续进行,从婴儿直到晚年,因为一个人的一生都在这系统内,而这个系统照顾他在每个领域的活动。
这样,通过科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家、大众传媒专家、教育工作者、学校教师、电台和电视评论员、报纸专栏作家等的帮助,我们将开始教育和抚养自己。跟随新闻和其他所有的“周围的事物” ,我们将开始谈论和创建一个共同的精神。由此,我们将为全人类带来变化。

一个人一小步,人类就是一大步
新世界需要一个新的经济

暂无评论

在全球性的世界——全球性的教育

人类、社会全球化家庭、教育、培养

我们需要逐渐地把卡巴拉的解释带给每一个人,我们应该使用人的语言,而且符合他的阶段,这过程应该一步一步地发生,直到人们能够感到,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为我们带来不同生命的感受,似乎在不同的星球上,而且在新的维度上。
无法立刻谈到这一切。我们总是要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上,根据人们所处的愿望来针对每个人和不同人群。所以说,首先应该要用简单的语言来做出解释:“你们会感到舒服。不会有战争、恐怖活动和毒品。你们的后代将会更加成功。离婚率会更低”等。
我们应该以恰当的方式来联系不同层次的人:一些人爱电影,一些喜欢音乐,一些喜欢看书,还有一些人可以借助科学的态度接近,另一些通过经济学——无论通过什么都可以。
环境应该为每一个人提供许多去理解“什么是我们所生活的全球性的世界”的机会。世界是全球性的,教育培养系统也应该是全球性的。也就是说,它应该包含所有层面上的任何形式的各种不同的影响方式,以及使用所有语言——它应该环绕着人们。
我们要建立这种教育系统。没有它,人类就无法发展。不然人类会遇到各种问题和困难,但仍然被强迫这样来形成自己。毕竟这样他们能实现他们的独立性,那是因为借助为自己建立环境,人会发生变化并改正,他会实现他选择的自由。于是他会在人的阶段上来树立自己。

来自2011年7月11日关于新书的对话
暂无评论

新世界的字幕

人类、社会家庭、教育、培养进化

我们进入新的世界,它不需要多余的的东西,并以合理的消费——为普通的人所需要的那一切为限制。我们不会再制造三年后就坏掉的洗衣机,如今特意这样制作,以便人不去修理而是去买新的。
我们必须走到另一个状态,而政府应该理解这一点。但他们怎样安慰人们?怎样去教导他们,怎样向他们解释事实?为了这一点我们必须准备配套的资料,有它能够联系所有人,并有道理地清楚地解释:没有出路,让我们学习新的世界吧。你们不会上班,你们学习怎样从生活中获得满足。它是否值得这一切?
毕竟你们不会工作,谁也不需要你们的工作。大萧条曾经是发展过程的一部分,起伏进程中的降落——但今天不是这样。我们的所有资源都快耗尽了。我们走到了新的阶段,而且关于这一点已经有了不少资料。
于是要向人们解释,该时期结束了:没有工作,也不会有的。怎么生活呢?来吧!让我们生产必要的货物,谁也不会缺什么,并学习怎样把它们分配,怎样生活于新的世界中。需要讲述历史进程、利己主义怎样滋长直到达到积分的阶段、完整系统的规律、这系统所有部分间的相互作用,而且怎样在其中出现相互依赖、真正的关系。没办法,自然迫使我们这样去做。
我们要开始平衡地消费。动物只从自然那儿去拿生存所必要的。它们是本能地、没有任何计算地去这样做,而我们必须有意识地、真心地去与自然建立关系——通过学习、控制自己,通过制止我们的邪恶的基础,并怀着“只能这样”的想法。
但我们怎样才能充满过剩的利己主义?毕竟人想吞没全世界,而这样仅仅给他食品和庇护所。“这就没了?我难道是住在窝里的小熊?笼子里的小鸟?”
当然不是。你将会受到比曾经所渴求的并永远都没达到的更大的满足。这是可以的。让我们学会怎样做到。
就这样我们让人们接近学习。人本身永远都不会渴求这些,大家都向往明显的满足。于是,我们需要准备一套研读资料和教育培养系统。事情会慢慢地发生,现在我们还不能向世界宣布,但已经到了准备和传播关于所发生的原因的资料的时候。这样人们将会清楚解决的方法。毕竟没有其他可能——不管愿意与否,仍然需要实现。

来自2011年5月3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世界中的和平》

为世界提供解决的方法

暂无评论

由一个网相连接

人类、社会全球化团结进化

最初,我们教自己和我们的孩子怎样去生活在旧的世界中——通过基于我们有史以来所积累的经验。但如今这全部的经验没有什么价值!我们会日益确定这一点,并发现我们处在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们不会理解,在这世界上的不同地方立刻会发生什么事情。毕竟如今这个世界发展和为我们显露出如同关联的、模拟,而非离散的、数字系统。这个世界再也不包含分开的、孤立的部分,似乎其中各个部分具有某种自由行动的机会。
模拟系统的品质——绝对地始终相互关联在本系统的所有状态中。这似乎是有生命的肌体,在其中不能改变任何东西,如果没有接触到并改变其他所有部分的行为。
如果我们在这种精细的相互依赖的状态中没有感到我们处于什么系统,我们就倒霉了。于是每一个人都需要学习卡巴拉。
以前我们教我们的孩子怎样在这个自私的世界去生活。但如今,这不会有任何帮助。我们应该为孩子们也为大人、为每一个准备生活在这地球上的人去传达关于这些突然“倾倒”在我们头上的世界的知识。
如果曾经在我们这儿降临的更高的统治系统为我们提供了某种自由,那么今天降临的力量的网不会把每一个人都放在各自的位置,并且不会给予谁自由。如果人移动,那么他会影响到全部的系统。谁开始打扰,谁就打扰全部的系统,于是这系统今天变得如此难以预测。而这会为我们越来越多地显露出,甚至基本上都是以最可怕的形式。
几天之前我与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见面了。 这位女士很快理解了我并问道:“那您认为如今教育也应该是全球性的?”即涉及共同的系统。
只有这样可以解决问题——我们必须教育大人和小孩怎样在新的、我们立刻进入的世界里生存。
人们暂时不能理解和感觉到这一点,甚至好不容易地去理解,虽然我们到处都能发现结果,但人看不见他想要注意到的事情。最终,痛苦将会使他张开眼睛。但我们需要传达这知识,并不去等待遭受打击,以尽量多地减少痛苦。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