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提示速答–1/9/22,第四部分

会议、活动、对话祈祷和意图精神工作

问题:当我知道我必须首先改正自己时,祈祷朋友的改正是正确的吗?

回答:朋友祈祷,你不需要任何个人改正。为朋友祈祷已经是你的改正了。

问题:据说一切都是靠祈祷的力量得到的。祈祷的力量是什么意思?这种力量是如何表现的?

回答:祈祷的力量体现在愿望上。它是一种愿望的力量,让我们去改正自己、去变得类似、去团结和上升。

问题:祈祷看到我的朋友精神上伟大朋友的主要祈祷吗?

回答:这不是一个主要的祈祷,但它是一个祈祷。主要的是连接。而你在这里求的是一些辅助性的,个人的东西。但这仍然是一个很好的请求。

问题:来自社会的请求是为了社会的利益吗?

回答:团队的请求应该是这样一种形式:我们向创造者提出我们共同的Hissaron缺乏),请求把我们连接起来,以便从我们共同的愿望和渴望中唤醒把我们当作一个整体来对待。

[294705]
摘自1/9/22国际大会”超越我们自己”,第七课”请求创造者充满我们之间的空间”
暂无评论

卡巴拉提示速答–1/9/22,第三部分

会议、活动、对话卡巴拉、学习精神工作

问题:每一天,每一分钟我们都投入了不同的努力。光对此有什么反应,它对整个世界团队的工作有什么影响?

回答:我们只需要感觉它。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这一点,就像我无法准确地向你传达你没有品尝过的东西的味道一样。让我们来到这里,品尝它。

问题:为什么物质的利己主义和野心会随着精神利己主义的增长而减少?我什么都不想要。

回答:这只是暂时的情况。随着你精神继续发展,你会看到你的物质需求有多大的增长。与此同时,没有理由哭着说你什么都不要。相反,这是给你的帮助,让你在正确的方向上迈出最初的几步。

问题:我们怎样才能始终记住我们是在向创造者说话,首先是从请求连接开始么?

回答:团队应该思考这个问题。当大家一起思考这个问题时,没有人会逃避这个想法。这就是相互担保。

问题:朋友的物质就是我的精神,这是什么意思?

回答:如果你接受了他们的愿望,并想要实现这些愿望,那么这些愿望就会成为你的精神Kli容器的结构。

问题:你说过,精神不应该与物质混在一起。我们怎样才能达到这一点?

回答:我的意思是,你不能为你的家人,为你的孩子,或其他人求。你只能为团队的圈子里的内容求。

问题:我如何确定我的行为是为了创造者的利益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回答:如果团队同意你的意见,并且你一起向创造者提出这个问题,那么这就是为创造者的利益而采取的行动。

问题:我们应该怎样做才能摆脱大会之后的下降?或者也许我们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我们不会有下降,而只是在前进和上升?

回答:绝对不是!必须有下降,否则就不会有上升。它们应该是相互交替的:上升和下降,下降和上升。但我们对这两种情况都不用害怕。恰恰相反,我们正是从跌倒中站起来,获得精神程度的

[294658]
摘自1/9/22国际会议超越利己主义请求创造者填补我们之间的空缺第七课
暂无评论

如何向创造者讲话?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工作

问题:向创造者祈求一颗不为自己而只为朋友的新的心,这样做正确吗?

回答:是的,但你需要了解新的心意味着什么。你必须感觉到它。祈祷中的机械性话语只会伤人! 最好不要说这些话。你必须感觉到! 你必须在感官层面上感受你所说的一切,而不仅仅是使用你在书中读到的文字。

问题:但是我们不知道也不明白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我们应该求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应该只求连接?

回答:好吧,现在就只求连接吧。然后你可以求创造者教你最基本的要求,这样你就会明白如何向祂讲话

[294565]
摘自1/9/22国际大会”超越我们自己”,第七课”请求创造者充满我们之间的空间”
暂无评论

闭着眼睛向前走

会议、活动、对话祈祷和意图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一个人同意他的利己主义说:做你想做的事,只是不要提出真正的祈祷,他应该怎么做?毕竟,利己主义知道他会得到一个答案。

回答:这就是创造者与我们玩耍的方式。但一个人必须闭着眼睛往前走。

在我们的道路上有几个这样的点,我们突然停下来,不想前进。我们甚至准备向后退,放弃一切。此外,我们是非常清醒地决定的,不是在任何特殊情况的影响下。

因此,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克服这种情况,并与团队一起,无论任何情况,依然前进。将会怎样,就会怎样。

[294616]
摘自1/9/22国际大会”超越我们自己”,第七课”请求创造者充满我们之间的空间”
暂无评论

没有信念可以祈祷吗?

会议、活动、对话祈祷和意图精神工作

问题:我可以在不相信的情况下祈祷吗?

回答:你将如何祈祷?向谁祷告?为什么?为了什么?毕竟,你与创造者完全没有连接。

当然,你可以通过祈祷来获得这种连接。那么你对创造者的请求,祂实际上在你的感觉中是缺失的应该开始感觉到。从这种开始在你内心中显现出来的感觉,你将逐渐发展与创造者的连接。这就是它应该的运作方式

不要害怕转向祂。不要害怕以朋友、伙伴的身份与创造者交谈,作为不重要祂真正地理解你。你只是应该与开始对话,当你告诉一切,想从那里得到回答时,这就是对话。

[294397]
摘自1/9/22国际大会”超越我们自己”,第七课”请求创造者充满我们之间的空间”
暂无评论

去团结起来!

会议、活动、对话祈祷和意图精神工作

问题:当利己主义通过说:“去团结,你将到达精神世界”来推动我团结时,我该怎么办?

回答:了! 去团结。 这很好。 然后你会看到利己主义会在多大程度上反对你,为了你,等等。

利己主义是创造者的天使。现在我们称它为邪恶天使。以后,我们会明白,世界上没有邪恶;只有两种相反的力量把我们推向我们唯一的源头,以使我们理解它。

[294474]
摘自1/9/22国际大会”超越我们自己”,第七课”请求创造者充满我们之间的空间”
暂无评论

我们在亚当的灵魂中的角色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最近在为了朋友们请求时,所感到的这种必要性是什么?我越来越觉得有必要他们请求请求爱、请求团结、请求给予。如果我不去请求,我就觉得有什么不对。我想一直都为他们请求,我只他们请求。

回答:这是最正确的决定,是我们大会的结果。如果从现在开始,我可以继续按照朋友们的愿望生活,把他们提升到创造者面前,这就是大会最好的结果

我们必须每次都检验自己我的愿望不是我的愿望吗?是我从朋友那里得到的愿望,并将其提升到创造者那里吗?因此,我是整个十团队和创造者之间的纽带,也是创造者和整个十之间的纽带

那我自己呢?我是零! 只是一个从下到上和从上到下的传输环节,这是我在这个Kli(容器)中的真正角色,在亚当的灵魂中。

[294422]
摘自1/9/22国际会议超越利己主义请求创造者填补我们之间的位置第七课
暂无评论

如何唤醒对朋友的爱?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工作

问题:一个人如何醒来并不断唤醒朋友的需求?一个人怎样才能停止考虑自己而只考虑他们?一个人如何做到这一点?

回答:你现在是怎样开始思考这点了呢?以前你没有这样的想法,但现在你在自己身上感受到这种激励

它是怎么发生的?因为你和你的朋友们连接在一起,倾听了我的讲述,你连接到大会存在的总体的思想状态中

因此你继续这样,不要出这状态。

[294522]
摘自1/9/22国际大会”超越我们自己”,第七课”请求创造者充满我们之间的空间”
暂无评论

卡巴拉提示速答——1/9/22,第二部分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现在如何才能表达对彼此的相互担保

回答:用我们的思想、感和内心的渴望。

问题:如果我因为很处境时常错过十的会议,但我想他们,这是我处于与他们相互担保中吗

回答:我不这样认为。我不知道你所有的问题,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错过与朋友的聚会是一极端情况。

问题:如果我只和十团队中的一个人有相互担保,而我还没有看到它在整个十团队中的可能性,我应该怎么做?

回答:我认为你还是应该确保平时在十团队的连接中,而且是尽可能地发自内心的。这是整个十的责任。你们应该停止用以前的方式互相看待彼此开始新的生命,新的连接。

问题有什么方法发现我是否在朋友面前正确地取消自己?

回答:如果你在朋友面前正确地取消了自己,那么你会感觉到他们对你的影响。你会感觉到他们就在你的内心中。我们必须以此为目标。

问题:如果我不能为自己要求,那么对想要把自己拉到先进的朋友那里的要求,应该是什么态度?

回答:通过他们。只有当你为他们要求时,你才会把自己拉到他们那里。而如果你为自己要求,你就会下降。这些是精神和物质状态的逆向的法则

[294358]
摘自1/9/22国际会议”超越我们自己”,第六课”在相互责任中工作”
暂无评论

怎样值得获得创造者的回答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工作

问题:一方面,我们需要提升大众的祈祷,这不应该是一个总数,而是一个整体。另一方面,我们每个人都必须与创造者处于不断对话。这两件事是如何关联的?

回答:我们必须把我们所有的要求和努力结合起来,以便我们能够向创造者集体表达这些要求。然后,我们可以希望能做出反应。如果我们拥有所称的人一,如果我们聚集在这样的结构中,那么我们将值得的回答。

只有当我们在巨大的愿望、渴望和渴求中指向创造者时,我们才能从那里得到某种回应和反应。

我们仍然必须以一种尽可能地内在、灵魂和精神方式形成我们的愿望,然后我们就会得到答案。创造者要求我们对尽可能的纯净。尽可能的纯净!

[294365]
摘自1/9/22国际大会”超越我们自己”,第七课”请求创造者充满我们之间的空间”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