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我们揭示出创造者

卡巴拉、学习宗教、信仰精神工作

509问题:我们可以说创造者或自然想通过负面的经历来教导我们一些东西吗?

回答:没错。正是通过负面的经历,我们必须把绝对永恒的、更高的、纯洁的思想和达成带入这个世界。

因此,一个人的全部经历,从创造雕像和崇拜各种神灵,到科学研究使他得出只有他自己统治整个世界的结论,都可以称为偶像崇拜。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他意识到只有一个单一的力量。我们都犯了偶像崇拜,直到我们揭示出创造者。

问题:那么,如果我相信某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发动了战争,或者有人对我做了什么,而我没有感觉到背后有一个单一的力量,那么这种态度是不是叫偶像崇拜?

回答:是的,你相信它是由创造者以外的人做的。这已经是偶像崇拜了。

[296791]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精神状态”4/5/22
暂无评论

信仰是人类的一种自然需求

卡巴拉、学习宗教、信仰精神工作

问题:一个人有一种固有的需要,去相信某些东西、拥有偶像、仰望某些东西、崇拜某些东西。信仰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还是社会发展的结果?

回答:信仰是一个高度发达的有机体的特征。我们不能说一些原始的生物或动物有信仰。信仰是一个人的自然需要,因为它来自他的不安全感。

信仰是一个人的内运动,他想把自己放在某种基座上,放在某种基本的自然或科学基础上,在那里他可以依赖一些东西。

问题作为一个卡巴拉学家,你相信什么,你崇拜什么?

回答:总的来说,我不相信任何东西,我不崇拜任何人或任何东西。但是,另一方面,有些东西是我提升尊重并试图要到达的水平。你可以说我有点崇拜它们,但这种崇拜更像是尊重。

[296375]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精神状态” 4/5/22
暂无评论

信仰不是知识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卡巴拉、学习宗教、信仰

问题:那些觉得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更相信自己的力量。如果一个敬畏上帝的人相信统治的更高力量,他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本性、对权力的渴望吗?如果他相信但感觉到,能起到作用

回答:不能,因为信仰不是知识。我们看到,随着我们的发展,它逐渐从人类社会中消失了,其中没有信仰的空间。

问题:你认为一个人在没有明确感到更高力量而只是相信它的情况下,将无法战胜他的利己主义本性,权力的渴求吗?

回答:渐渐地,他将到达他需要接触到更高力量的地步,没有它,他很难理解如何生活。

[295954]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精神状态”3/22/22
暂无评论

对另一个世界的兴趣

卡巴拉、学习宗教、信仰

迈克尔·莱特曼问题:一些州通过了反对魔法和萨满教的法律。你支持这种法律吗?

回答:是的,但事实是法律什么也没有说。我们在世界各地——在联合国、在欧洲共同体等地通过了那么多漂亮的、好的法律。那有什么意义呢?

最主要的是我们自己接受这些好的法律。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说他反对Torah的十条戒律:不可杀人孝敬父母等等。但谁会真正使用它们呢?哪里会接受呢?

一个人是一个利己主义者,他听到的任何规则都会立即依据他的利己主义来感知,并将它从属于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下。

问题:为什么一个人对另一个世界有很大的兴趣?

回答:一方面它与我们有关联。另一方面,它根本没有被我们研究过,我们无法与它有任何明确的互动。我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个更高的世界?我怎样才能够影响它?我甚至能用它做什么?我对它一无所知。

但是,对一切隐藏的事物的渴望是人类本性中固有的,就像一个孩子被不可理解的事物所吸引,被未知的给他某种满足的事物所吸引

[294287]
摘自KabTV节目精神状态” 2/1/22
暂无评论

人的起源处

卡巴拉、学习宗教、信仰

问题:卡巴拉、犹太主义和犹太人是不同的东西吗?

回答:不,它们是平行的。对于犹太民族来说,犹太主义是一个共同的宗教。在犹太主义旁边,有一个稍微不同的趋势,叫做卡巴拉。

卡巴拉于犹太民族的起源。然而,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处于半隐藏状态。

问题:您已经实践了卡巴拉有五十年了。在这段时间里,发现了宇宙的起源您理解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吗?

回答:是的。这正是卡巴拉所从事的工作。

[294531]
摘自KabTV节目与卡巴拉会面” 1/5/22
暂无评论

上帝属于任何宗教吗?(Quora)

宗教、信仰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上帝是现实总体的本质和法则。在希伯来数字(Gematria)中,“上帝”(Elokim)和“自然”(HaTeva)有着相同的数值,因为它们都代表了给予和爱的法则,或利他主义的爱的法则。这并不是指我们固有的利己主义性质的利他主义,即我们为了赚取和获得回报而进行的利他行为。相反,它指的是利他主义的法则,即不考虑自身所得或回报。

从上帝或自然的角度来看,我们生命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我们带到与祂/它完全的形式等同。这就是上帝或自然对待每个人的目的。我们完全是为了这个目的而被上帝/自然创造出来的。

上帝/自然引导我们达到这个目标,使我们与祂/它类似。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被称为“人”,在希伯来语中是“亚当”,来自单词“Domeh”、“Lehidamot”(变得相似)。我们需要通过将我们的利己主义转变为利他主义,转变为一种给予的形式,来变得与上帝/自然相似。当我们完成了这样的转变时,我们就完成了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角色,然后我们就不必再回到这个生命中了。这样,我们就完全停留在永恒的精神生命中,而不用穿着在物质的身体里。

我们需要通过社会对我们的影响来运用我们选择的自由,使我们变得与上帝/自然相似。从上帝或自然的角度,祂/它通过积极或消极的力量来推动我们——取决于我们的选择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推动我们朝向那个共同的目标前进。

我们还可以补充一点,上帝没有宗教,因为宗教是人们的发明,他们希望在心理上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有一个合理的目标。

上帝是我们的总体的本质,祂推动我们像祂那样成为永恒和完美。

暂无评论

祈祷,以改变

卡巴拉、学习宗教、信仰

问题:卡巴拉中的祈祷与宗教的祈祷有何不同?
答案:卡巴拉与其他所有手段和在我们世界所存在的那一切,有基本的区别。简单地说,它是一码事,而其他所有是另一码事。
区别在哪里?卡巴拉的基础是人本身的变化。其基础不是改变我之外的事物,不是改变环绕的环境,不是让某种“善良的神”开始好好地对待我,也不是改变他人。我不请求上帝改变我的健康、我的命运——没有这种事。我请求它改变我的利己主义——没别的了!
一方面,卡巴拉手段全部都基于人能改变自己的方法;另一方面,其他所有手段和宗教的基础是,让上帝对于人而言发生变化:我请求它,以让它对我更仁慈、更善良,我对它谄媚。
在卡巴拉中没有这种事。对于创造者而言我是发生变化的、是处于绝对事物之中的人。而这绝对不会变化。如果创造者是原始的原因、最初的基础,如果它是绝对善良的、绝对的、永久的、完整的,那么它就不会改变。只有不完美的东西才会变化。它不会发生变化。
于是所有变化仅仅在人内部发生。换句话说,我根据我的力量、状态和内在的品质,来感到我自己或多或少地舒服。但这正好是我,那是因为我能改变。而创造者永远都不更改,它是稳定的普遍的大自然的力量。
这样一来,卡巴拉所谈到的所有祈祷是人关于变化的祈祷。人在应对着谁?一堵墙吗?假如创造者是稳定的,假如它永久、完美,那么它对你不会产生任何反应。
但是你,在应对它的时候,变得不同并获得不同的反应,那是因为通过这样做你提高你的敏感性。你果然处于同样的稳定的所谓的“创造者”的场中,在同样的稳定的力量中。但你请求,渴求改变,那时这个场会更激烈地影响你。这就是所谓的“祈祷”。
希伯来文的单词“祈祷”(lehitpael)指的是自我判定。“产生祈祷”指的是判定自己本身,衡量自己,判断自己。通过祈祷你不是在找某物来同情你或者仁慈地对待你。不是,祈祷是自我重估。这就是祈祷。
于是,虽然在宗教中使用同样的单词,但在卡巴拉中它拥有的意义是完全相反的。

来自莫斯科第一节课程
暂无评论

卡巴拉和所有科学、宗教和哲学

卡巴拉、学习宗教、信仰科学

卡巴拉与哲学的不同在于哲学从事抽象的形式,而卡巴拉科学只有物质中的形式。于是哲学与现实无关,而卡巴拉像所有科学那样是确有关系的。只不过科学研究的是在自私愿望中感到的现实,而卡巴拉研究的是在利他愿望中的现实。
这现实是在同样的享乐的愿望中被感到的,只不过在一些情况下这愿望想“为了自己”而感到满足,而在另一些情况下“为了给予”。
这个愿望共有两种存在的形式。研究这愿望行为(这愿望渴求把所有一切吸收、接收到里面)的科学被称为物质的、自然的科学。“物质的”指的是怀着自私的意图而运转。
而对追求给予的享乐愿望的行为进行研究的科学被称为卡巴拉。这存在的形式不存在于我们的世界,只存在于精神世界。
于是我们可以理解,卡巴拉科学与其他物质的科学是相反的,毕竟它研究的是相反的物质的行为。在卡巴拉科学和物质科学之间的规律和规则有基本上的不同,然而它们都是利用同样的科学性的态度——遵循明显的事实。
就像物质的科学研究四个这个世界的自私物质的层面那样,卡巴拉以同样的实际的和科学性的形式来研究精神物质的存在——在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的层面上,后者在精神世界上、在给予中运转着。
但对研究的态度可以是科学性的也可以是宗教般的,基于信仰的,那时我们具有宗教而不是科学。如果这种不科学性的、基于信仰的态度被使用于我们的世界中,那么我们就有了“哲学”。

摘要:
物质可以为了自己或者为了他人而工作。在两种情况下(在更高的世界和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使用科学性的态度:根据经验、理智、明显的事实、通过研读物质中的形式。
除了这以外,在两个领域中可以存在另一个研读抽象物质的态度——哲学和宗教。

来自2011年1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卡巴拉实质和哲学》
暂无评论

信仰和知识

宗教、信仰精神、精神世界精神工作

在我们的世界中,信仰是把假定的现象看作是事实,而在卡巴拉科学中,与这个世界不同,信仰是创造者的感受。信仰是Bina、给予的品质,通过获得它,我们发现共同的、充满世界的力量。那时我们感受到这种力量,与它保持联系,认知它。而这就是知识。
那么为什么要说高于知识的信仰呢?处在自私的本质中,我具有某种知识和想法。如果要上到精神的阶段之上,我需要外在的能够改变我的力量,也就是这力量会把我带到不同的感知层面上,在利己主义之上——到给予的品质中。这种感知被称为信仰、Bina的力量。而我们的物质的知识是“为了自己”,在接受的品质中,在Malhut中。
倘若我获得了给予、信仰、Hasadim之光,那么继续由Hohma之光、知识充满自己。获得了知识之后,我处于下一个状态中——在Malhut中。我又要上到更高的阶段上。怎么上?借助信仰、Bina的力量、Hasadim之光、给予!
有了Hasadim之光我又开始被Hohma之光充满,那时我又有了知识。
就这样我借助高于知识的信仰进步。正好每次借助这杠杆我把自己提升得越来越高。

来自2010年11月24日的课程

信仰和达到


暂无评论

卡巴拉是宗教吗?

中国卡巴拉、学习宗教、信仰

Laitman_2009-08_5970问题:在中国人们都以为卡巴拉是宗教。他们把卡巴拉和无数新闻报道中的超级明星比如麦当娜信奉了卡巴拉混为一谈。他们把卡巴拉和宗教混为一谈。那么卡巴拉是宗教吗?
答案:由于卡巴拉被隐藏了4500年,而且在每一代除了卡巴拉学家以外没有人知道什么是卡巴拉。人们听说过有这样一种神秘的、向人类隐藏的科学存在着,于是卡巴拉被偏见、故事、传说和神秘学笼罩着。而后来,人们就开始把所有想象出来的东西当作卡巴拉。卡巴拉学家始终保持着沉默,他们根本就不理会其他人对卡巴拉的幻想。直到今天为止这一切还在活跃。人们甚至认为出售的红线、圣水、各种法术及护身符都与卡巴拉有关。他们玩弄数字、文字数码学,不管是什么对象,人们都给它贴上卡巴拉的标签。因为,卡巴拉是很古老的、很秘密的被隐藏的教义,所以它被借以各种名目来售卖。因此,想挣钱的人告诉我们,他借助卡巴拉准备了某种东西,比如一杯茶,它的价格跟普通的一杯茶不一样,它要贵20倍。
就这样,打着卡巴拉的幌子表现的麦当娜,贴着卡巴拉的标签售卖的各种不同的物品:护身符和其他东西等,这一切根本就不是卡巴拉。卡巴拉实际上是一种同任何象征无关的科学。卡巴拉只基于书籍:《光辉之书》、《生命之树》是卡巴拉最基本的而且很难的书籍。它们谈到了宇宙、普遍的理智、我们共同的文明体系、自然怎样去控制我们,我们应该对自然产生怎样的反应。这是一门很不简单的科学。
来到卡巴拉的那个时候,我已经是一名科学家和医学控制论学家。我在许多年里研读了各种不同的学科,在大学主修了哲学和医生控制论专业。 但是学习卡巴拉对我来说还是很不简单。到今天,我已经从事研究卡巴拉35年,我认为与所有科学相比它是最难的科学,而同时它也是最接近人的科学。只要人渴求进入其中,他就能学会。一方面,卡巴拉是科学,它通过图形、公式、图纸和系统的方式来描述。而麦当娜或其他人对卡巴拉的态度只会让真正的卡巴拉学家一笑了之。
另一方面,卡巴拉与宗教没有任何关系。宗教两千年前才出现:先是犹太教,接着出现了基督教,而最后是伊斯兰教。这些宗教不超过两千年,大概在一千八百年前出现。而卡巴拉4500年前就出现在古巴比伦,那时还没有民族分别,没有真正的宗教,什么都没有。因此,卡巴拉在人类文明中如此安静地走在它的道路上,但是它并不属于宗教。你现在来到以色列,来研究卡巴拉。你可以向宗教人士提问,你将会发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卡巴拉,他们甚至拒绝它,因为卡巴拉不属于宗教。
宗教包含了各种象征、历史现象、行为、习惯和传统,而卡巴拉与这些没有任何关系。卡巴拉与人们也没有关系,它是关于自然的科学,它与存在于我们周围并控制我们的广泛的自然有关。因此,它与宗教背道而驰。
卡巴拉是要去达到、去发现而不是去信奉的科学。信仰和卡巴拉是两种相反的现象。

卡巴拉是智慧还是科学?
宗教在这儿,卡巴拉在那儿

来自节目“提问卡巴拉学家”。您如果想要从莱特曼博士那儿获得您的问题的答案,请在这里提问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