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中立的假象被揭露(Medium)

媒体最新出版

《纽约时报》写道,在多年回避这一敏感问题后,美国最高法院本月终于同意”决定是否可以起诉社交媒体平台,尽管有一项法律规定这些公司对用户在其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不承担法律责任”。

“该案由一名在恐怖袭击中丧生的妇女的家人提起,他们认为YouTube的算法推荐了煽动暴力的视频。……《通信礼仪法》第230条是1996年的一项法律,旨在培育……互联网。……该法律规定,网络公司对传输他人提供的材料不承担责任。第230条还帮助促成了Facebook和Twitter等巨大社交网络的崛起,确保这些网站不会因为每条新的推特、状态更新和评论而承担新的法律责任。”

然而,这种免责的自由似乎已经被滥用了。”越来越多的两党立法者、学者和活动家对第230条持怀疑态度,”报道继续说,”他们说,该条款保护了巨型科技公司,使其免受流经其平台的虚假信息、歧视和暴力内容的影响。然而,据原告称,”当平台的算法推荐内容、目标广告或向用户引入新连接时,平台就失去了他们的保护。”

这听起来像是一场关于权力和控制的法律斗争,但第230条可能会造成生命损失。”在一个案例中,”报纸的报道继续说,”一个在恐怖袭击中丧生的美国人的家人起诉了Facebook,声称其算法加强了哈马斯制作的内容的影响力。该诉讼被驳回,但一位法官说,”Facebook的算法建议不应受到第230条的保护”。

互联网的自由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因为人类的本性促使我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当科技巨头可以通过推广增加他们收入的内容来利用一个平台时,没有道德会抑制他们。因此,他们向被他们认定为潜在同情者的人推广ISIS的斩首视频和其他可怕的恐怖行为。诉讼称,推广此类内容不仅能促进科技巨头的销售,还能鼓励潜在的恐怖分子采取行动。

当然,有必要限制暴力视频或煽动暴力的内容流通。另外,反对社交媒体的一个论点是,如果他们把特定的内容针对特定的人,他们就不再是他们所声称的不参与的”广告牌”,而是塑造使用其平台的人的思想的积极参与者。

一方面,不可能再回到没有针对性的时代。另一方面,谁来决定在多大程度上确定目标,以何种标准来确定?毕竟,我们都受制于同样的弱点,诱使社交媒体巨头滥用其平台。那么,我们如何保证负责监控内容的人不会像社交媒体平台的所有者那样陷入同样的错误?

我能看到的唯一解决方案是启动一个全面、彻底和长期的教育过程,使我们意识到我们的相互连接属性。只有当我们在最深层次上意识到,当我们伤害他人时,我们也伤害了自己时,我们才会停止剥削、压迫、欺凌和其他方式的相互伤害。

目前,我们还远远没有认识到我们需要这个过程。我们正在坚持不懈地把自己推向一条将以世界核战争结束的隧道。如果我们及时启动这个教育过程,我们将扭转我们正在进行的趋势。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将对彼此造成难以想象的痛苦,直到我们意识到我们是相互依赖的。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