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世界从零点开始

精神工作

一个人进入精神世界,在他越过被称为零的那一点后,开始感受到创造者的存在。他努力越来越多地征服自己接受的愿望,因此他达到了零点。当他越过这一点时,就意味着他在精神世界中诞生,具有了给予的品质。

当然这不是一条轻松简单的道路;这是我们不了解的现实,一切都要通过征服对应在道路上的利己主义来到达。

这就是为什么工作的开始是以零点为标志的。就好像一个人不存在,也没有他自己的愿望,因为他在想要处于精神世界、处于给予中的愿望面前取消了自己。

我们无法想象这样一种零点的状态,我们的愿望被取消了,好像它们不存在。事实上,它们存在着,甚至一直在增长,甚至对一个人来说显得越来越自负。他记得他的整个人生,以及他所经历的不同事件。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向他揭示出他所拥有的所有的接受的愿望。

他开始从一个新的角度审视自己的整个人生。他的生活中的各种画面、图像和想法,他对别人的态度和别人对他的态度都一一呈现在他面前,通过分析,他得出结论,他在所有事情上和对每个人都是绝对的零。事实上这是正确的:每个人相对其他人都是零。

只有当一个人经历了所有这一切的认识之后,他才会转变成一个精神的胚胎,开始在精神世界,以精神的方式,通过精神的力量和思想来成长。所有这些都是源于他越来越多地取消了自己自私自利的愿望。

愿望保持并成长着,从这个零点开始,但更高之光赋予它亚当的形式,类似于创造者。通过这种方式,一个人在母亲的子宫里,在来自上面的保护下成长了九个月。

一切都从零点开始,从完全地取消自己开始,当一个人持续不断转向创造者,并越来越多地将他的成功归于在祂面前取消自己。

[291697]
暂无评论

中国人可以成为卡巴拉学家吗?当然可以!(Medium)

以色列、犹太族卡巴拉

一位来自中国的学生问我关于在中国传播卡巴拉智慧的问题。的确,我认为中国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国家,而中国人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民族。当你看到这个国家的历史、地理、文化和心态时,你几乎可以认为他们是来自另一个星球。但是当我在中国的时候,我感觉到他们对卡巴拉智慧已经非常准备好了,他们的心已经向它敞开了。

每个国家都需要有自己的方式来呈现这一智慧。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心态和文化,有自己独特的内在构成,有自己独特的价值观和对生命的理解。因此,在中国介绍卡巴拉必须由中国人自己完成,因为他们了解并感受到自己民族的错综复杂和微妙之处,但同时又需要精通卡巴拉智慧,并能以真实的形式正确介绍卡巴拉,而且只打算为中国人民做出贡献,而不是以任何方式从中获取个人或其他任何形式的利益。

我们所知道的卡巴拉智慧开始于大约3800年前古巴比伦的亚伯拉罕。当时,还没有以色列这个民族。亚伯拉罕向他的巴比伦同胞介绍教授他对创造者的发现,那些有兴趣的人聚集在了他身边。亚伯拉罕向他们讲述了团结,超越利己主义的必要性和如何做到那样,这样他们能够如何从彼此相爱中受益,因为在当时的巴比伦,利己主义和利己主义导致的相互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正愈演愈烈,正在将巴比伦社会撕裂。

赞同亚伯拉罕思想的巴比伦人追随他,形成了一个团队,逐渐发展成为以色列民族。今天,我们正在目睹一个非常类似的现象。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人每天聚集在一起,听取团结和超越利己主义的教导,因为今天,就像那时一样,利己主义的力量正在加强。这些人就是在精神意义上的当代的以色列民族。就像亚伯拉罕的弟子来自巴比伦各地一样,今天的卡巴拉学生来自世界各地,各个民族,他们围绕着同样的超越所有差异之上团结和凝聚的理念团结在一起。

中国人也不例外。他们也非常渴望感受到真正的团结和真正的相互责任带来的温暖。他们也渴望一种能够帮助我们超越所有差异团结起来的智慧。我们没有理由不拥有中国的卡巴拉学家。如果正确地传播的话,中国人将对这一智慧产生共鸣,接受、信任并欢迎卡巴拉智慧。

暂无评论

如何让富人和穷人平等?

人类、社会

自由是有不平等的权利。

平等(如果更广泛地而不是用纯粹的正式法律术语“平等权利”来理解的话)和自由是不相容的事物。从本质上讲,人是不平等的,平等只能通过暴力来实现,而暴力永远是最低水平的结盟。

使穷人与富人平等是可能的,但只有通过从富人那里夺走他的财富。

使弱者与强者平等是可能的,但只有通过从强者那里夺走他的力量。

使愚者与智者的平等是可能的,但只有通过把智慧从尊严变成污点。

普遍平等的社会是一个以暴力为基础的穷人、弱者和愚者的社会(尼古拉·别尔迪亚耶夫(Nikolai Berdyaev))。

我的回答:这就是他们试图在其国家建立的东西。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你就剥夺了一个人向前发展的机会。毕竟,他是在与他人的关系之中来衡量自己的。如果没有竞争,就会出现退化。

我支持竞争,但支持的是良好的、正确的竞争,那么你要比他更好,他也要比你更好。而且每次都会变得更好、更友善、更聪明,等等。然后你也会想要变得一样,甚至比这更好。

问题:这样好吗?

回答:是的。当然了。看看你通过这个刺激了什么。而今天的竞争是破坏性的。问问人们:今天他们认为谁是伟大的人?他们会告诉你:官员、亿万富翁,仅此而已。

问题:为什么人类一直都有这样的梦想,想要进入一个平等的社会?

回答:因为这是唯一的希望。而其他的社会都是丑陋的。我是在理论上这么说的。自然追求平衡。自然厌恶真空。因此,我们希望能到达这种平等。

问题:但这是不可能的。或者可能吗?

回答:我们从另一方面,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人可以超越本性,并将其带到平衡。确保每个人都是幸福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并且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也就是说,定义中的问题从这里开始:如何从不相容能够变得相容?这是我们必须学会的。

问题:也就是说,我们是在感受到的幸福中到达平等吗?

回答:是的。如果我为别人的幸福着想,那么我就会实现自己的幸福。

问题:这就是您所说的平等的社会吗?

回答:是的。这是一个平衡的社会。

问题:那么再问一次:如果可能的话,您对幸福的定义是什么?

回答:幸福就是我能够让别人幸福。这令人难以置信吗?

评论:同时这也是不可能的。但是人们听到它会感觉很好、很温暖。

我的回答:因为周围的人对他们好,这对他们来说是很愉快的事。这让一个人的利己主义感觉良好。但事实上,要成为那样的人是非常困难的。

问题:但这有必要吗?

回答:我们很快就会发现,它是必要的。

评论:您一直说,无论如何,人类都会走到这一步。

我的回答:这是全人类的光明未来。

问题:所以,无论如何,我迟早会走到这样的地步,因为我让别人快乐,所以我也会快乐?

回答:是的,这正是幸福的正确定义。它的特点是一个平衡的社会。

[289172]
暂无评论

什么是好? 什么是坏? (Quora)

自然、创造者

好是指我们自愿地朝着与自然平衡的方向前进,也就是与爱、给予和连接的普遍力量保持平衡。相反,当我们不情愿地走向同样的平衡状态时,我们就会感到很糟糕。

如果我们感觉糟糕,就像我们走到一个死胡同里,失去了方向,那么这其实是好事。这是因为,从这样的状态中,我们会找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我们需要思考我们存在于何处,以及我们处在什么样的自然之中。自然是整体的、全球性的,在一个单一的和谐之中包含了每个人和每件事——静止的、植物的、动物的,以及最重要的,人类的层面。

我们人类需要在彼此之间达到一种积极的相互连接的形式。通过这样做,我们将体验到美好和精彩的生活。这听起来可能像一个儿童童话故事,但它并不是。一切都是相互连接和相互依存的,如果我们提升我们对彼此的态度,以适应自然中的相互连接和相互依存的关系,那么我们就会体验到和谐的存在。这只是一个自然的规律。

当我们开始作为一个单一的全球的整体积极地相互连接、相互依赖,那么尽管我们有着狭隘的利己主义,我们仍将开始感觉到自然中存在着一种无比强大的爱的力量。我们将在我们之间所建立的紧密而温暖的连接关系中发现这种伟大的爱的力量,然后我们将开始感觉到我们存在于一个完全不同的完美的世界中。

暂无评论

2022年从最低谷到最顶峰(Linkedin)

Covid、病毒人类、社会全球危机

2021年是动荡的一年。Covid-19(新冠)仍在反复肆虐,夏天在世界许多地方发生了前所未有的火灾以及同样前所未有的洪水,今年的地震和火山爆发似乎比其他大多数年份都更频繁。

与此同时,美中、美俄、欧俄等国际紧张局势升级,在台湾、南海和叙利亚等地的紧张局势升级,很容易触发军事冲突。更糟糕的是,全球经济因计算机芯片的严重短缺而受到阻碍,世界各地的供应链也因经常性的封锁而中断。

在许多方面,我们似乎已经到达了最低谷。人们乐于告别2021年,但同样也担心2022年可能会带来什么。

令人惊讶的是,有一种(相对)简单的方法可以扭转负面的轨迹。如果我们只承诺做一件事,我们可以比我们想象的更快从最低谷上升到最顶峰,尽管这比最初看起来的要更难做到:我们需要将所发生的一切看作是一种激励,以此促进我们彼此更接近。如果我们改变对发生在我们身上和我们周围的一切事物的态度,我们将看到生活是如何带领我们踏上一条通往幸福快乐的溪流的。

为什么我说它只是相对容易?因为我们的利己主义挡在道路上;它不会让我们彼此接近。利己主义是人们彼此疏远的原因,它不会贸然放弃对我们内心的控制。

我们可以打败我们的利己主义,但我们不能靠自己实现。为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使用两种工具:我们的社会环境和我们的智力。智力是更容易使用的。目前,我们无视我们行为的后果。我们中的一些人意识到我们为自己的错误行为付出了环境的代价,但很少有人意识到我们不仅在生理层面上,而且在情感和心理层面上都与生理层面上一样有着密切的互相连接。

正如对虐待我们的物理环境对我们所有人都是有害的一样,对虐待我们的社会环境也具有(至少)同样有害的后果。既然人们已经意识到保护物理环境的必要性,那么现在也是时候意识到培养积极的社会环境的必要性了。正如我们在喝的水和吃的食物上是相互依赖一样,我们在说的话和思考的想法上也是相互依赖的,这反过来又会影响我们的心理和情绪状况。

要意识到我们的社会相互依存的关系,我们就必须改变我们整个的环境。当媒体宣传的偶像是以自我为中心、只宣传自己的形象时,我们就不能指望人们认为体贴考虑是好事。在学校、社交媒体和各种大众传播方式上,我们必须提倡亲社会的价值观。

如果我们学会重视那些促进团结和相互体贴考虑的人,我们的社区将与今天的样子大不相同。我们想要遏制枪支暴力、药物滥用和社会弊病,但是我们没有治愈社会,而是治标不治本。我们可以通过将人们聚集在一起,而不是让他们成为疏远和不信任的个体的随机集合来治愈社会。如果我们致力于此,我们将不需要单独解决每一个症状,因为如果没有了产生这些症状的起因,这些症状都将消失。

今年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我们必须明白,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必须在这整个过程中相互支持。否则,我们就可能无法拥有必要的决心。

暂无评论

2021年(非常)简短的总结!(Medium)

Covid、病毒人类、社会以色列、犹太族

随着我们接近2021年的尾声,每个人都在对过去的一年进行总结,并猜测2022年将带来什么。在我看来,2021年是不错的一年,是学习的一年,而学习绝对是好事。它可能并不令人愉快,但这不意味着我不欣赏我们作为人类所接受的东西。我们今年学到的主要课程是,自然是至高的主权者,而我们是它的臣民。这是一个无价的教训,因为如果我们记住这一点,我们将避免未来可能导致无数人丧生和各种可怕灾难的错误。

2021年的另一个很好的教训是,如果世界大国想要避免可能升级为全面战争的冲突,就必须理顺、安排好他们的彼此之间的关系。显然,政府想要的和所要求的是有区别的,但我认为他们学到了教训,很高兴看到甚至俄罗斯和中国政府也学习、吸取了教训。

俄罗斯和美国、俄罗斯和欧洲,特别是北约和俄罗斯之间的冲突,阐明了许多事情。最终,这些将使它们更接近和平,或者至少接近休战。

同样,中国也会理解,如果只偏颇于俄罗斯,它就很难有机会更好地发展。在经济上,很显然,它的未来更依赖于美国。如果美国哪怕是稍微限制其在中国的采购项目,这都会让中国感到不安。这些商品在其他地方没有和美国一样的需求,只能销售给美国。

我不介意别人说什么或报纸写什么;我只介意数字。在过去的一年中,甚至在这之前,美国一直在向其人民提供巨额资金作为救援计划,帮助他们渡过Covid病毒的打击。中国需要美国人把这些钱花在中国商品上,以维持本国经济的运转。如果美国人停止从中国采购,这个东方巨人就难以维持。

***

至于以色列,我很遗憾地说,我认为我们没有从今年的经验中学到很多东西。为了改进,我们需要更多的经验教训,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不知道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更糟糕的是,我们还没有学会如何改正自己。我们面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认为,以色列最大的问题之一是,国内有一些实体梦想废除以色列,并且正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我们没有像任何人应该有的那样对自己的敌人那样坚定,我认为这些问题将会伤害我们。

正如我上面写的,世界正在学习怎样整理、安排好相互之间关系,而以色列没有学到任何东西。我们正在制造内部的混乱。

然而,很明显,在世界其他国家很好的学习、吸取教训时,为什么以色列却没有做到。以色列需要按照自己的方向发展。世界其他地方正在学习的是如何按照人们自然的利己主义来行事。

另一方面,以色列应该向相反的方向发展。它应该朝着每个人之间的连接和彼此关怀的方向发展,并为人们树立如何能够超越他们的利己主义,在团结而不是在疏远和竞争的基础上形成一个团结的、有凝聚力的社会的榜样。

遗憾的是,以色列人不想听到任何关于连接或团结的词汇,更不用说将其付诸实践了。只要我们能,我们就会尽可能拒绝与以色列同胞之间的连接,或许,为时已晚了,无法挽救这个国家的解体了。我们已经非常接近这个边界了。

***

至于病毒,正如我从一开始就说过的那样,它已经存在着并将继续存在。然而,我们似乎正在学习如何应对它,如何与病毒共存。

渐渐地,病毒将教会我们在生活中应该和不应该做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它不会消失,至少在它教会我们只拿我们需要的东西,并将我们的时间和精力用于建立支持性的人类关系,而不是将我们的努力浪费在破坏性的消费上之前不要消失。

暂无评论

今天发生的所有暴力事件是怎么回事?(Quora)

人类、社会问答

今天的社会已经变得非常个人主义。当今社会的一个现象是,在过去,我们对家庭有更多的归属感,我们被笼罩在某种平静的氛围中,我们对彼此有着不同的态度。

如今,我们已经失去了这种平静感。这个世界由近80亿个完全陌生的人组成。此外,我们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是同一个家庭中的陌生人,孩子们感到与他们的父母疏远,配偶也感到彼此疏远。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失去了对家庭、家人、亲戚以及城市和国家的同胞的感觉。

总的来说,今天我们与他人没有有着内在连接的感觉。也许这对我们的未来来说是一个积极的状态,也就是说,它是我们朝向感觉全球人类,人与人之间没有差异的一个过渡的状态。然而,与此同时,我们看到几千年来存在于我们之间的自然纽带正在被撕裂。

另一个现象是,今天我们普遍承受着更大的压力,因为在我们之中有越来越多的人跟不上生活的节奏。从本质上讲,我们并不是为我们在当今世界所经历的那种紧张压力的生活而被建造的。我们的神经系统无法在如此快的节奏下正常运作。这就像我们让汽车引擎保持以高转速运行一样。我们能保持多久?最终,我们必须降低负荷并让汽车进行调整。因此,越来越多的暴力倾向也是由于我们这个日益个人主义的社会在如此快的生活节奏下运作的结果。

暂无评论

卡巴拉宇宙论

团队、环境现实、世界、宇宙

“爱邻如己”的法则源于创世之初,当时更高之光充满了整个宇宙。

从物理学角度讲,我们可以说,整个创造的力量,它的所有物质都集中在一个点上。然后大爆炸发生了,结果是整个宇宙、所有的世界和所有的星系都出现了。

宇宙大爆炸是由创造者所创造的接受的愿望和创造者的本性——给予的愿望,之间的短路所造成的。

当给予的愿望触碰到它所创造的接受的愿望时,接受的愿望就爆炸了,宇宙中各个层面的所有元素都是由它的粒子形成的: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人类的,以及超越物质的人之上的,使人与创造者相似,并使所有物质回到与创造者、与光形式等同的水平的精神发展的层面。这就是卡巴拉宇宙论所说的。

我们从哪里开始履行 “爱邻如己 “的法则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开始履行它,然后我们将通过履行它来前进。即使我们只是在一个小团队中去履行这个法则,通过这样,就像在实验室中一样,我们会想要去代表整个创造物来履行这一法则。

在十个朋友之间建立起互相连接的愿望是一个非常崇高和微妙的愿望。这意味着我们正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来找出创造是什么,在其中适用的法则是什么。通过检查在我们微小的十之中我们互相之间适用什么法则,我们将发现我们如何能够影响整个庞大的创造的法则。

唯一的问题是,我们忽视了这十,不了解我们通过它来接触整个宇宙最内在和最敏感的部分,包括整个物质和精神世界。

如果我们明白我们所掌握的是一个多么独特的工具,我们就会以不同的方式去对待这个十。这就是为什么真实的画面对我们隐藏了,我们就像小孩子在地板上玩积木一样,没有意识到我们周围有一个广阔的世界。在我们幼稚的头脑中,我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任何东西,因为我们完全沉浸在这个游戏之中。

如果我们明白,爱你的邻居这整个法则是在十之中去实施的,我们就会结合融入到其中,开始全力以赴地工作,通过它,我们将揭示出整个现实,包括物质上的和精神上的,作为一个单一的整体。

[291272]
暂无评论

为什么每年都有这么多的人离婚?(Quora)

家庭、教育、培养

在我们这个时代,有很多很多人离婚,因为他们之间的爱最终都变成了仇恨,而没有人教他们如何建立一种健康的关系,把爱和恨都当作是必要的。

在今天的健康的关系中,爱和恨如何都是必要的呢?它的前提条件是,我们可以驾驭这些对立面,使它们相互补充,从而加强爱。

通过学习如何驾驭这些对立面的互补性,仇恨就永远不会破坏关系、让我们想要分手,而会像调料一样为不断绽放的爱情添加味道。

我们需要发现我们伴侣消极的方面,而这样做正是为了加强我们之间的爱。那么,我们在互相关系中的消极现象便不会导致我们逃离我们的伴侣,相反,阻力只会加强我们的爱,我们会感觉到我们的爱越来越多。

暂无评论

《圣经》中的奇迹:是神话还是现实?

Torah、圣经、摩西五经精神工作

评论:Torah(托拉)中描述的奇迹看起来似乎是违反自然规律的。这都是些超自然的事情。大海能分开吗?当然可能有潮汐,但不会到那种程度。

我的回答:尽管如此,有时一些事情会在某个地方以某种方式发生。没有必要揪着各种解释不放,好像这是一个自然状态或事件。当然,它曾经是非自然的,但它确实发生了。这是有可能的。

然而,我对大海本身或一群犹太人如何沿着红海的海底行走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发生的事情的内在含义。他们恰好穿越了邪恶之地和良善之地之间的边界,埃及和应许之地之间的边界。

所以,越过红海、埃及的十灾和所有其他的事情都不是超自然现象。它们只是在某个特定时间发生在我们世界的框架之中。

但是,原则上,整部Torah讲的完全是其他的东西——所有这些都是发生在一个人内心中的。Torah通常只讲述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埃及、法老、摩西、沙漠和西奈山,这些都是在一个人的内心中,在一个人的经历、达成和在精神上的下降和上升中。

因此,我并不会试图通过耳朵来听整个圣经的故事,并试图像戏剧导演一样,想在舞台上展现它。

评论:但如果这些行为发生了,那么那里写的其他一切也都是真实的。毕竟,一个人想要了解这是否是真的。

我的回答:我不是想通过把Torah从精神层面降低到世俗层面来证明这一点。

问题:那么对你来说,其中所写的真相是什么?

回答:事实上,我自己可以上升到这个程度,去达成它,以一种精神的方式,在我内在的视野中做出这个行动,而不是为了让它再次体现在红海分水时穿越红海的过程中。

问题:那么对你来说,奇迹就是当一个人超越他以自我为中心的愿望时,走出埃及(利己主义)的道路吗?

回答:这正是奇迹的所在。

问题:这并不是说有些事件会发生在那里或可能已经发生了吗?

回答:这些事情是否可能发生并不重要。对我来说,整个Torah的故事是一个人从利己主义的程度到给予和爱其邻人的程度的内在的、精神上的提升。

[290859]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