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的信息层次

本质上人不但渴求简单地生活下去,也想要了解生命:什么是其动机,什么是其计划,以及接近什么目标?于是,人来研究生命,也就是,研究自然。
我生存在世界里,受到各种各样因素的影响。但是我不清楚,是什么在控制着我。小孩由内在的冲动推动,而且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本质怎么让他移动。但是对大人而言,这就不那么明显。
事实上,如果我们想要研究一些东西,我们需要上升至少一个阶段。那时我似乎把所研究的事项都包含在我内部,进行分析、综合并推测。这是可以的,因为我的理智上的和感情上的感知会超越所研究的事项。
那么如果我处在自然中,而它在我内部运作并作为我的思想和愿望的源泉吗?在这种情况下,我却不清楚在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我的人生会怎样,这个我取决于所有人们的世界会怎样,也就是说,在这里存在一些我不能灌输于我理智和感受的信息。
怎么去控制这一切呢?毕竟我是完全困惑的,并不能从生活中提取所有好的那一切。我们亲眼看到人类多么不明白他为什么、为了什么以及怎样生活。甚至明显的,聪明的人最终都各走各的路。
这样一来,只有上升到了我们生命之上,我们才能去研究它。那么怎样才能上升?我们需要让我们上到我们本质之上的手段。那时,我仍然是我自己,但在这同时我从上面来观看自己,从普遍的大自然角度上,从那个将所有愿望和计划更新的地域。
世界上真的有那种能感到明天或过几年要发生事情的人。如今科学家也承认,在我们现实存在一种信息阶层。在那里含有每一个人的以及全世界的命运,我们整个发展的计划。但是我们本身不能与它建立关系,所以我们甚至连不远的将来都不熟悉。更重要的是,我们不知道今天该怎么做,以保证这未来的发生。
在过去一代,我们不那么渴求感知到“计划的层次”。生命还不是那么复杂和麻烦,我们对所拥有的很满足。于是就有这种说法:“知识越多越辛苦”。但今天在试图能忽视所发生的,我们却没有减少痛苦,相反,我们加强了它们:我不懂明天或后天会发生什么,以及如果想要一切都顺利,我应该怎么做——而现在我们必须要知道所有这些。
发展的进程迫使我们发现生活的计划。否则我们会遇到危险和吃不少的苦。甚至在一般的情况下,我们足够成熟了,并达到了这一阶段:这个问题在“吞噬”我们并要求干涉该计划。
最终我们必须发现整个大自然,上升到作为其部分的信息阶层。只有在那里我们才能够做出决定,并依靠所获得的知识解决问题,这样,我们就会为自己保证良好的人生道路。

有吃的,就去从事灵魂

问题:为亲近的人提供他所需要的意味着什么?
答案:当然,我们谈的根本就不是我们世界的事情。不然大家会开始埋怨你残暴、冷酷:“你还有面子吗!学习卡巴拉而不去献出去你所具有的。”
不懂事的人们认定,要付出艰辛汗水才能满足亲近人的物质的要求。
但其实对亲近人的帮助——指的是为他显示他在何地可以改正自己。
这规则的例外是为生存所必要的。为生存所必要的东西我们要为所有人提供,以在世界上不会再留下对最基本的需要感到缺陷的人。
但是,提供了这之后,我们仅仅关心灵魂的改正。这里没有可疑的地方:首先人要为自己安排基本的“动物性”的生存,而后确保你内部里的人,即灵魂。

来自2011年3月2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

怎样为了精神而生活

问题:假如我想要我的生活全部都是为了发现创造者,应该怎样去安排自己的生活?
答案:检查和组织普通的生活是很简单的:要确保你通过你的物质性的行为没有伤害他人。也就是说,你当小偷、犯罪或流浪汉之时不可能为了给予而行动,而且认为你正在改正的道路上。首先你要如此更改自己以便在普通的生活中不被他人伤害,甚至通过间接的方式占他人的便宜。其余的工作就在意图领域中而发生。
当然,要帮助朋友找到工作,但其实我们的工作受精神领域的、精神团结的限制。我们并不应该像所有“利他的”或“精神的”组织结构那样去行动,提供“人道主义的”捐助并这样破坏人们。这种机构会产生“寄生虫”,偷走人们独立的机会。因此这种活动只有对这种组织机构才有好处。
因此正确的向往创造者的行动是这样的:我关心我的物质生活以便保持生存所必要的,而我的其余的努力都是为了在与朋友们的关系中发现创造者。

来自2010年10月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给予是生命,接受是死亡

创造者在享乐的愿望中创造了创造物,但应该在这个愿望中加入给予的火花,以使创造物存在和发展。它不但要接受,也要给予,毕竟生命的力量包含了两个部分:给予和接受。
生命的目的就是要搞清楚:什么对你好,什么不好;应该拒绝什么,吸收什么。就这样,任何有生命的实体(非生命的自然、植物、动物和精神,即人类层面)根据自己的状态和阶段去行动。
因此,对任何创造物的元素,除了原始的物质——享乐的愿望,要加上给予的愿望,以使它不去作为死的、非生命的灰尘,而应该复活起来。想要在灰尘中做出有生命的实体,需要把光的火花、给予的品质灌入接受的愿望中。
这种在每一个创造物的“原子”里发生的接收的品质和给予的品质的混合,在灵魂破碎的过程中不断产生。
破碎之前,在第一个限制的状态中(cimcum alef)Malhut 收到光,因为创造者给予它这样的力量,而不是因为它自己拥有着它。只有在Acilut世界之上,Malhut与Bina混合在一起并且Malhut开始自己行动,渴求与它团结,升到Bina那儿并变得与它相同。这已经是创造物本身的工作。而于是一切都被来自上面的力量完成。
因此,只有kelim(愿望)破碎了之后,当给予的火花进入了享乐的愿望,这个接受的愿望已经可以完成给予的动作了。而且,它也发现了它与光是多么地相反!
破碎其实是创造物的对光而言的真正的本质、享乐的愿望的揭露。创造物和光的相反揭露出,换句话说,揭露出自私的愿望的只感受和关心自己的品质。
在这个品质旁边出现给予和爱的光,那时创造物意识到它与创造者的相反,而且发现它自己想作为谁。它吸取来自上面的光,以便变得与创造者相同——这样一来,创造物开始工作了。

来 自:2010年4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的选择》

生活是与创造者的对话

Laitman_2009-06_3382_w人的所有想法和愿望都来自创造者。如果人想接近创造者,这意味着创造者想要他与创造者对立并向他内部灌输这种愿望和想法。
但除了从上面所给予的那一切,每一秒人都被给予机会(点)——从外在来目睹自己。这种检查在接近精神的发展那儿才是可以实现的。
假如正确地被使用,它将我们的生活变为与创造者的对话:为了所有好的和不好的事情感谢创造者,并要求它让你前进。这样一来,新的理智、新的感情、新的现实就出现了。

来自:2009年10月7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怎样控制命运

img_2719_100_wp问题:生活中为什么有的人有运气而有的人却没有?我们能否改变自己的命运?
答案:根据“根枝”原则,所有的世界的细节,在每一个世界中都一样;细节之间的关系也一样,每一个世界的力量之网也一样,在所有世界发生的事件还是一样。
如果“在上面”不发生影响下面的任何变化,那么“在下面”就不会发生任何一切,也就是说“在下面”任何一根草都有自己的通过挨打让它成长的天使(上面的力量)。
在我们世界没有无缘无故发生的事情。如果我开始意识到这种严格的关系、这种预先的注定,那我就会开始懂得,没有什么巧合,只有靠运气。
希伯来语的单词“运气”(mazal)来自动词“在渗出”、“在落下”(nozel)。在落下味着一滴一滴地、一个接一个地到来。而这些“滴”之间有着间隔和打断。
如果我认识到了这些滴,那就能够干涉自己的运气,并改变它。卡巴拉学家告诉我们,巧合是不存在的,只不过在影响我的力量之间存在着间隔。因此这些力量被称为“运气之滴”。
在Atzilut世界存在着特别的系统,在那里最高之光通过特别的精神的parcufim 一滴一滴地掉落下去。如果我们知道怎样进入向我们降落的这些滴之间,那么就能够改变命运。
抛开“一切都由上面预设”的这一事实,根与枝的规则让我不是在这个世界的范围内,而是在它上面来影响我的“运气”,让它以另一种形式朝我这里落下来。什么是“以另一种方式”、“什么时候”和“怎样”?这都是要在卡巴拉科学中学习的。
如果我知道,怎样去改变运气,怎样进入留给我的那空间,如果我以正确的方式参与到这当中来,那我就开始作为人。我补充了创造者的行动,即它给我留下的行动,并这样变得自由。
就这样,对根与枝的规则的研读帮助我们参与到最高的统治之中,进入它,并变成合作伙伴。就在那个时候,人变成创造者的伙伴。

胶卷(视频)
木偶剧
事件的精神之根
幸福的秘诀
改正利己主义——得到安逸

想要健康长寿的生活?找朋友吧!

laitman_2008-10-31_v-parke_9430_w信息研究者强调友谊和社会交流对保持健康、应付疾病、加速恢复、减缓衰老和延长生命的重要性。
评论:生命的力量在于个体团结到一个整体过程中。只有在所有个体团结为一个整体时(不管使他们彼此疏远的自我主义),在个体中(基于团结的程度)将会表现得与统一的最高力量——即创造者或生命之源相同。

现实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2a5Pp36qIB4

我们生活在复杂的、多层的世界中。现象一下这种品质上不同的125个小箱子。我们存在于最低的一个。
我们发现自己生存在最低的箱子中,并开始逐渐地进步直到达到超越所有箱子的(其外在)的状态。
我们进入无止境。每一个人都要达到这种状态在其物质上的和精神上的进化中。

幸福与金钱无关

laitman_2008-12-25_8487_wp信息由盖洛普咨询对56种国家进行的调查显示,百分之六十二采访者对生活顺其自然,而百分之三十三担心自己的事情。人对生命的态度并不依赖于经济方面的福利和技术发展:百分之七十五的非洲居民表示了“生活怎么样就怎么样好”的态度而百分之五十三觉得自己“非常幸福”。
评论:欧洲,你说呢?!
信息欧洲找到了危机的出路。应该转变国际金融系统,以恢复信心并反对经济危机。周日贝卢斯科尼和布朗都陈说道。
评论:没错。但怎样呢?什么改正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