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避免精神的转变

卡巴拉灵魂

ierusalim-1_100_wp问题:你看起来是很严肃、很明智的人,但是你对人类的主意和建议太理想化了。
你自己究竟肯定其实现——至少对这种全人类的精神转变的可能性吗?
答案:了解人的本性,我知道,所有的我们的愿望、念头、动作都是彻底自私的,甚至又不能是不一样的。但因为也了解精神世界、光的本质,根据经验,我知道,创造利己主义的光能够立刻将之改为利他主义。但只有看我们的愿望,这才能发生。
只有感知到自己的自我主义对我们有害,看着它给我们带来的痛苦,我们才会开始向往变得利他主义。但最主要是我们有多大的痛苦:可以研究如当前微小的危机并感知到我们之间的关系不符合全球的“小农村”,甚至领会到多么深度直到开始接近“像你自己爱你亲近的人”以及自然(创造者)。比方说,建立全世界的全球化性的教育:每一个人都去教我们存在于完全互相依赖世界。使用整个全世界的媒体和教育部门——从托儿所到大学。(查看在阿罗萨的课程)
甚至由最小最初的试图,我们不再反对自然,因为我们通过这种行为会转向创造者(自然)的面以及开始接近它。此外,如果我们的愿望大体上会为了改变自己,这会很容易地发生,因为创造者只在意社区的请求。
无论如何,自然仍然会完成其行为的计划,在精神世界该计划以完全实现的。但是宁愿避免使我们放弃利己心的灾难——社会性的、环境的、战争的、传染病的等等。除了痛苦之路,朝向自然的目标也存在一条好的路径。因此我们拥有卡巴拉。我们得尽量努力,而精神的转变仍然会发生的!
寓言:一个人沿着海岸散了散步,突然看见了一个小孩。那个小孩将某种东西抬了起来并扔到大海里。那个人接近了小孩并看到了那是海星小男孩从沙上在抬着呢。海星四处都环绕了他。似乎沙滩上充斥着千万个海星,数公里长的海岸充满着海星。
“你干吗要把海星扔到水里?”那个人走近问到。
“要是明天早上落潮时它们还在海滩上,那就会死掉的,”一直在忙着地回答了小男孩。
“但这样做是多么愚蠢!”那个人叫起来。“你看看!这边有多少个海星,沙滩上全都是满满的。你的尝试不会改变什么!”
小男孩抬起来了下一个海星,想了一阵,将它扔到大海里中并回答说:“不对,我的尝试能改变很多——对这只海星来说。”
那时大人也拿了海星并扔到海里了。然后再一个。晚上海滩上有了许多人,其中每一个都抬海星了并扔到了海。当黎明来临,在沙滩上连一个未被抢救的灵魂都没留下来。

暂无评论

战争何时结束?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

问题:你认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民族的矛盾会继续多久?难道无法达成一致吗?
回答:有两个答案———
在物质层面:一旦对生命的态度改变了,这是可能的:什么更重要——对孩子们的爱还是对敌人的恨。

karikatura_w

在这里一切都依赖于阿拉伯方。
在精神层面:一旦犹太民族完成了改正,就有可能达成一致,如Tora所说的,读一读创造者对其民族所言的一切,比如,你们如果去听我的话,即完成“像爱自己那样,爱上你亲近的人”条件———最基本的Tora的规则,和平就会到来。

暂无评论

爱之化学公式

人类、社会科学

img_1504__wb信息(Emori Larri Yang教授):爱情是很复杂的心理、情感的状态,其中最主要的角色是种特别的神经化学物质———催产素。经验表明了,恋爱中人的头脑里发生了重要的化学成分的改变。
评论:爱就像任何别的情感引起机体的物理化学式的反应。不然的话,人无法感觉到。但这些反应是感情外在的表现、其结果。科学家“从末尾”来解决问题:建议用化学性的药来影响感情。科学本末倒置,不过它又无法不这样去做。
卡巴拉却告诉,全物质的基础是想接受快乐的愿望并教授我们如何去改变并控制愿望。其余的改变(所有愿望和其转变的结果)会在人手里中。把自然分成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都是接受愿望的程度——“保存自己并继续发展”,“趋利避害“。
科学无法解决爱情的问题,更不用提化学式的药片。卡巴拉则解释怎样改变情感,直到改变着上升于它们,甚至怎样通过从恨至爱的情感的转变感觉到“我们外在的世界”,即更高的世界、永恒的、与我们身体无关的状态———天上之爱。

暂无评论

关于创造者、创造物和愿望

自然、创造者

laitman_2008-12-07_6476问题:什么是与创造者相等的?
答案:存在于给予和爱的愿望中。
问题:我是否需要与影响我的世界变得相同?
答案:使用其对你的影响去上升到这个世界。
问题:我应该怎么与所谓“创造者”的特质相等?
答案:你如创造者那样要满足世界。
问题:如果满足愿望是个目的,那对物质性的愿望该怎样呢(在精神世界无胁迫)?
答案:因满足别人而去使用它们。
问题:有“石头之心”,即直到改正的结束(Gmar Tikun)不动的愿望,它们只是那时才得到改正?
答案:我们完全不需要分析自己的愿望,而向往存在于它们上边,在精神世界。愿望在光之影响下按照需要的顺序是会自己改变的。
问题:人是创造者?
答案:不,人是创造物。
问题:创造物通过意识来创造的?
答案:不,接受快乐的愿望是创造物。

暂无评论

我们的巨大的任务

全球危机卡巴拉现实、世界、宇宙

img_2738_100_wp所有的“人”层面的愿望我都是从环境而接受的。如果它们是为了其他人,而不是自己的,好处来使用的,我就能够感受到620倍强大的满足。在“自己里面”我只能感觉到“这个世界”。“在别人内”我能够感觉到“精神世界”。
因此整个世界目前正面对着一个惊讶的发现:我们得像爱自己一样,爱上亲近的人,而这下就能感觉到更高的、永恒完美的世界。
我们不应该压制愿望,我们应该改正并正确地使用它们。如今,当我们的利己主义能够吞噬下去整个世界,我们已经可以转变并达到永恒的满足。仅仅要理解到:给身体提供为其生存所需要的,而其余的快乐,人只有离开了自己本身,才能够接受到。
金融危机显示:金钱是人与人彼此关系的本质。困难应该到人的“骨头”里去,否则他会继续站在原地。就像在关于是个埃及刑罚的故事:打击法老直到他允许离开他。所以危机还没结束,真正的刑罚还在面前。我们尚未感受到银行危难、气候问题、离婚、抑郁症、毒品、科学和教育危机都是人与人关联破坏的共同后果。
卡巴拉科学让我们感知到邪恶,但同时不沉浸于其中。我们要尽量努力去给人们解释这一点:“每一个人都需要世界,而世界需要每一个人“。已经现在人们要以彼此团结为挽救。
全世界的困难会不一样取决于我们给世界提供治愈的能力。卡巴拉科学不只是让我们解决我们世界的问题,而且通过它们揭露精神世界。这就是卡巴拉本质:“在这个世界给创造物揭露创造者“。实际上,对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创造者。
应该由痛苦与世界连接,并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来设法说明解决的方案。
在精神领域可以发现灾害并在那里遇到它们,甚至不使变为物质性的悲惨事件。一切都依赖于卡巴拉科学的传播。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