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危机的思考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自然、创造者

全球化是一种新的人与人之间联系的显露。全球化应该是有益的的,但我们发现它带来越来越多的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我们相反地使用全球整体的系统:我们彼此栽赃,而不是学习一同工作。 我们总尝试着赢得、轻视并超过对方。

即使我们会想要保持对的互相联系(买卖按照“你给我,我给你”这一原则), 仍然会让我们遭受危机。即使我们不欺骗对方,而继续公平的贸易关系。因为目前我们相互联合的如同一个个体。在这种情况下做自私的公平没有用,而且不值得去造出全球的政治机构或全球银行,也不值得找出共同的调整者。

世界政治和经济领导愿意举行二十个最大国家的聚会去谈论谈论共同世界的支配。这根本无法帮助我们应付危机,因为人类与自然,与其一个共同的规律是不合一的。换句话说,系统不只是得基于正对的互相联系、共识及诚实,而是根据同一个系统内在的元素之间的关系来行动。其统一系统的根据:以亲近的人为自己同样的关心。

危机正好在这里。卡巴拉警告人类:如果人们会尝试着靠利己主义的物质的规则去建立互相关系(即使按照最直接的最公平的原则“我的给我,你的给你”),系统是不会运作起来的,甚至我们会造成我们之间更大的距离。

从看到了人类是个统一的系统那一秒起,我们就一定要作出推测:什么都是共同的,并人人都得关心其他人。为了生活下去需要什么才能是个人的, 其余的一切都是属于社交的,全球的财产。这包括自然资源、产品、教育、保健系统等等。什么都要变得共同的、全世界能达到的。

否则,危机不会结束的,而我们无论下多少努力依赖着自私的逻辑去制定出恰当秩序,仍然会遭受陆续的危机。

因此,卡巴拉警告,自然在其发展中已经将我们上升到了统一系统的阶段上,其规律的确是完全的所有部分的互相联系。谁也跑不了。说实话,这是一个圣经的原则:“像自己一样,爱上你亲近的人”。而且我们必须使用我们的自我去与亲近的人建立恰当的关系。

换言之,即使我们按照“我的给我,你的给你”的这一原则,创造出合理的国家之间的关系,也会使我们面对更大的危机,因为此原则是个索多玛的原则。也就是说,我们想利用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去更加使用利己主义,而不是去改正它。在这一点就要出现危机,它,为了使俄我们理解错误,代表假的改正。而且它会变得更加强大、严厉,以便令我们学会怎样不用去做的这节课程。

卡巴拉建议什么呢?目前就接受统一系统运行未来的形式如同统一个个体,根据原则“动作的结果存在于根本的念头中”,甚至就是现在逐渐而又断断续续地去实现此最终的状态。

现在实现是否意味着“公平的分配”?不是。即使首先我们使用着“我的给我,你的给你”这一分发的同时开始跟集中地教给全人类共存的规律(此规则基于显露我们社交区如同一个体)及正对行为的规则,那我们也将走上正对的路。我们会站在改正之路上,再也不与自然敌对。因此,将立刻感觉到苦头减少了。

Baal Sulam (二十世纪的最出名的卡巴拉学者)讲过一个我们在沙漠迷路了并现在不知往哪个方向走才好的故事。现在,当我们丧失了力气的时候,出现在沙漠中的流浪是不可避免的。而如今在我们面前则出现了一条道路,此路朝着所有丰富的城堡那边。我们失望了,准备沉溺于沮丧与毒品。突然,在这种状态中,我们由那些从上面观看的人收到一种全球定位系统(GPS地图或GPS导航)。如果人们同意并改变这种对世界的态度,那么就会发现是全世界为了该道路而创造的,而这下人类就将获得力气去达到目标。

如何才能进行该变化呢?需要揭示目标和达到其的手段。此方法来自古巴比伦,在那里第一次出现了此文明的问题:封闭的文明像一个统一体似的,并且得如统一体运行。当时卡巴拉也被揭开以便将利己主义改变为对社交有益的。但是没有人想要使用卡巴拉,而用另外一个办法去解决此难题:散开了在全球上而全球化被撤消了。

目前发生了同样的情况,但是我们一定要使用它,因为我们已经不能散开。我们无法断绝之间的关系。 而假设美国、俄罗斯、欧洲彼此隔离起来,那就会遇到法自私主义的出现,而这给人类将带来第三次世界大战———核战争。

给人能建议什么最有效的决定呢?人应该知道他是于怎样的世界存在的。今天我们一定要重新学会如何依存于统一个系统中。当我们在一个船上时,所有人的救活依赖于每一个人。在这种气氛下,我们也得培养自己的子女。我们要应付大自然:全球生态、全球人类社交。我们必须要教育自己、我们的孩子如何与次系统融合,当每一个人得操心对方的时候。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