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最让您恐惧的是什么?(Quora)

Covid、病毒人类、社会家庭、教育、培养

设想一下,与其他人彻底地连接在一起,像齿轮一样每个人都在全面协调中运转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想象一下这种情况,你的思想、愿望、行为和决策完全地取决于你周围的社会和环境。

这将是比监狱里的完全束缚还要糟糕的一种令人无法忍受的感觉。

你会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动物,疯狂地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法来挣脱束缚。

你宁死也不愿承受那种无法逃避的压力。

然而,无论我们是否喜欢,人类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今天,冠状病毒已经阐明了我们是如何进入了全球性的相互依存、相互连接的全新时代,并且我们只能期望我们的连接能变得更加紧密。

那么,让我们对日益紧密的联系体会不是像一个越发封闭的牢房,而是作为一种打开各种新的机会的令人惊奇的新现象的那一关键是什么?

那个关键就是一种新型的教育。

直到今天,我们的教育主要促使我们进入就业市场,而在当今日益相互依存和相互连接的现实的压力之下,就业市场已经开始动摇了。此外,因为我们主要学习的是如何为自己找到工作和谋取职业,而没能去学到我们如何在一个我们日益紧密交织的现状中成功管理人际关系,因此我们会经历无数消极的后果——从个人层面上增长的抑郁、压力、焦虑和孤独,直到在整个社会层面上的更多的社会分裂和两极分化。

在此基础上,我们发展的越多,我们连接的就越多。但是,我们之间的联系是肤浅的:我们在技术上、经济上以及通过冠状病毒等各种现象建立联系,这些现象使在世界各地的我们处于一个共同的环境中。矛盾的是,我们通过这种方式连接的越多,我们对彼此的态度就越发疏远。

因此,今天我们需要一种新型的教育去引导我们的内在心理去适应我们日益增长的外部连接,也就是说,我们要学会如何使自己的态度适应彼此,以为了积极地实现我们之间日益增长的连接。

问题在于,我们的利己主义天性——以牺牲他人为代价来享受的愿望——与我们日益紧密的连接是相互冲突的,这种连接要求我们为他人着想、谦让、给予和负责任。

那么,让我感到恐惧的是关于人类将如何进一步连接的设想:人类会在进化的压迫下变得扁平化,而非无意识中参加到将人们越来越紧密地连接起来的过程中,并因此将以痛苦和磨难作为进一步发展的体验么?亦或,人类会去开始有组织地学习其自身的天性以及周围整体现实的本质,并开始采取行动使其当前的分裂和利己主义的态度变得与周围现实的完美的利他主义的连接相匹配么?

但是,我的这种恐惧是伴随着希望和无限的动力的,以为了传递数千年前卡巴拉学家们所从事的也恰恰是要被我们时代使用的连接方法。我在每天的课程中向学生讲授该方法,就像我的老师为学生们做的一样,并且每天我还参加许多不同的电视和互联网节目,全球各地数以百万计的人通过多种语言观看了这些节目,那些对卡巴拉没有直接的兴趣的人,他们也可以用该方法的原理以为了更好地理解自然是如何运作的,以及如何将我们引导向一个连接的需要。即使这种对连接的方法的点滴的基本理解也可以为建立积极的连接指明方向。但是,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并不足以使人类免于危机和痛苦。

如果我们真的想在进一步的发展中免于不必要的痛苦,那我们就要将连接的方法整合到我们的教育体系和媒体影响中,从而在与我们学习如何找到工作以及遇到那些大多用分裂性的消息影响我们的各种各样的媒体的同样程度上,我们将学习到怎样积极地连接并成为快乐、自信和安全的人类,同时也从事媒体用来宣扬积极的榜样来影响我们,例如人们通过表现出对彼此的爱心和关怀来克服他们本性中的利己主义倾向。

对任何有兴趣进一步探索这一主题的人,上面的视频是我的一位学生在这个历史的转折点上创作的纪录片,今天我们迫切地需要积极的连接。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