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并不是回到洞穴!

人类、社会全球化全球危机

laitman_2007-03_ba-iam_045_wp问题:我读到你的主意时,觉得他们很有道理、很对,但自己本身还是感到某种恐惧——一想到那个局限的,不愉快的生活。谁会想要这样存在着?此外,人上哪儿去找力气来做出这种内在和外在的转化?
答案:第一、转到统一社会的问题是心理性的。因为人寻求福利、满足。这只有在一个统一的社交中才能实现——福利来自自然,如同和谐的结果。然而,人们要彼此帮助克服此心理的障碍。
不过自然在这都给了我们机会:通过分开我们,它仍然留下了人与社会、环境的依赖性。如果我们造成人为的环境、公众舆论(给予和爱的重要性如最高价值来看待的并由公众促进的),那么每一个人,在社会的影响下,将会向往改变。
社会呢,因为意识到这是生存下去的唯一办法,会支持这种人为的教育。然后,我们会发现它是怎样变为自然而然的(从“为自己”(lo lishma)向“为创造者”(lishma))。
这样一来,可以争辩:如果我们逼迫这样教育所有的人(儿童、成人)那么他们的自由在何处呢?究竟在何处?
我们怎么才能明白在按照严格自然规律存在的社会中什么才是自由的行为?自由只是克服利己心并达到与自然的平衡而已呢。自由选择位于造成一个人可以学习自然规则和前当的行为的环境以及在和自己的利他主义的斗争。
第二、将根据与自然的平衡消费的为生存下去所“必要”、统一个未来社会我们看作如陆军类型、一切都缺乏的社交。
一听到“由生存所需要限制消费”这些单词,人们就会想象到不愉快的、苦头中的生命,也会想到生活于洞穴中,半饥饿的乃至没有所有合理的文明的成就的存在。
然而,所提到的并不是回到过去,而是向未来的跳转:包括我们时代所使用的知识和技术。需要放弃剩余的、危害我们的事物,因为在尾部我们将与自然和谐。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