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的是,调解不会为我们赢得世界的心(以色列时报)

全球化、新闻全球危机

在过去的几天里,以色列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一直在从一个首都飞到另一个首都,试图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进行调解。他一直在与世界各地的领导人进行长时间的电话沟通,似乎将以色列定位在陌生的领域——中间人。以色列,这个通常是批评和谴责的目标,并且经常利用中间人与敌人沟通的国家,发现自己处于调解人的位置上。不幸的是,即使贝内特成功了,以色列在世界上的地位也不会提高,因为世界不需要我们做中间人,而是需要我们自己实现和平,成为内部团结的典范。

以色列一直是各国中的一个特殊国家。自成立以来,它在世界的地位一直不明确。人们不理解以色列民族的作用或目的,但他们觉得我们的存在是有原因的。

过去如此,今天也亦然。世界并不欢迎我们夹杂他们之中。尽管如此,俄罗斯和乌克兰似乎都接收了贝内特的调解,至少在表面上,他们似乎愿意合作。就其本身而言,世界其他国家也似乎对以色列的不寻常立场相当满意,因为以色列总理向美国、法国和德国报告了他的努力并获得他们的祝福。

然而,尽管贝内特做出了种种努力,他也无法在对手之间实现和平。也许在最好的情况下,他将能够谈判达成停战,但不是和平。为了实现和平,我们首先需要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韦伯斯特词典》将和平定义为一种安宁或平静的状态:如免于内乱或者法律或习俗规定的社区内的安全或秩序状态。换句话说,和平意味着没有暴力或活跃的战争。在这个意义上,如果俄罗斯和乌克兰明天停止战斗,他们之间就会有和平。但是,我们能够依赖这种和平吗?我们甚至会期望它持续下去吗?可能不会,而且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它不会持续。

希伯来语的和平一词是shalom,来自shlemut(整体)或hashlama(互补)。因此,和平要求存在两个对立和冲突的当事方,他们拥有另一方不具备的东西,并决定团结起来,补充对方的不足。这样一来,整体就比部分的总和更强大,因为当他们处于和平状态,相互补充时,他们都拥有所有的品质,包含他们与先前的对手团结前所不具备的品质。

我们的圣人在很多地方都写到了这一点。例如,Likutei Etzot(《各种劝告》)一书中对和平的定义如下:和平的本质是连接两个对立面。因此,如果你看到一个人的观点与你完全相反,而你认为你永远无法与他和平相处,请不要惊慌。或者,当你看到两个完全相反的人时,不要说他们之间不可能实现和平。相反,和平的本质是努力在两个对立面之间实现和平。

以色列民族是由众多部落和氏族的人民本着上述相辅相成的格言团结起来,而产生了一个由古代世界所有民族组成的新的民族国家而形成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展示了人类可以实现世界和平的方法。

因为犹太民族由各民族的成员组成,所有民族都觉得他们与犹太民族有关系。由于我们的独特作用,是展示实现强大和持久和平的方法,所以当他们觉得我们背叛了我们的使命时,他们觉得有权批评我们。

当我们在自己内部实现和平时,我们就间接地在世界所有民族之间实现了和平,这正是因为我们把它们包含在我们内部,并且它们是我们的起源。因此,如果我们想一劳永逸地结束战争,我们就需要执行犹太民族被赋予的唯一任务:成为团结的典范,成为各民族的光,世界将支持我们的努力。

[294946]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