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触一种揭开新生命的智慧

卡巴拉

v_tubeteike_100_wp问题:对一位怀疑是否值得去听介绍卡巴拉的演讲的人,可以说些什么呢? 接触一次卡巴拉他能够获得什么? 甚至与这种智慧的一次接触能够给人带来什么?
答案:也许多亏这个见面,人会送给自己最大的礼物,为自己打开生命之路。我们从生命的开端,从出生那一天起来算时间,但是如果我们懂得了过程,那就会从生命的终点来开始算:我们还剩下多少时间。
接触卡巴拉的人,让(即唯一存在于现实中积极的力量 )进入他的生命中。人开始将所发生的一切当作因果性的必要演变来看待,并且发现所有问题都指导他达到目标。卡巴拉提供给他力量和智力(最高之光)去控制自己的命运,而且教给他怎样去利用它们(在准许的条件和限制下)。这一切在第一次接触时就开始了。
所有科学之根
卡巴拉——更高世界的科学
卡巴拉和世俗科学
宗教为什么与卡巴拉相悖?
胶卷(视频)
小齿轮2 (视频)
卡巴拉是什么?(视频)
松树 (视频)

暂无评论

没有奖金的银行家

全球危机经济

ozadachili_100_wp信息Bloomberg:法国向G20建议,禁止给银行家发保证的奖金。 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的发生,全世界的银行都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却还要继续给行长发几百万的奖金。关于银行家薪金引起的公愤很合理!
评论:你还会怎样控制那些手里把握公帑的人们?他们的自然的利己主义,如果没有合适的回报就不会让他们放弃这财富。否则他们将把全部的公帑抢走……

暂无评论

嫉妒是分裂的后果

团结精神工作

na_brodvee_100_wp嫉妒是分裂的直接后果。我们曾经都相互连接,将全部的自己给予对象。在我们之间毕竟存在着,它连接了我们,不让我们感到我们属于不同的部分。
突然间这一躯体分裂成了不同的器官、部分。每一个器官似乎都在等待移植的准备之中:每一个器官被保护并被放入一种提供营养的液体中。这样维持其生命并不允许毁灭,直到有了机会移植到另一个身体中并重新与所有其他部分团结
就这样我们如今存在着——就像分裂为部分的躯体。每一个部分通过在其之中微小的生命之火花被保留着,这个火花让部分不会毁灭并重新团结起来。现如今,人类就在这种状态中。

什么才是怒气、愤怒、烦躁的原因?
嫉妒是个好的特点

暂无评论

无限的满足——在你面前

现实、世界、宇宙精神

laitman_2009-07_02111问题:在人超越Machsom(毕磊)的时候,他是在哪里获得感知的?
答案:一切都在人的内部被感受。就像你现在感知你自己和世界,就像你现在享受和吃苦,就这样你会感觉到精神领域。
方法很简单:教给你什么是满足,什么是痛苦,你现在是怎样感受着它们的,而且你怎样才能开始与它们相互作用,从它们那儿获得满足及统治它们。
除了这以外,没有其他的。我们的物质是享乐的愿望。创造者是一个在这个愿望中同时与满足的根源显露的满足。
因此,除了Kelim (容器)以外没有其他的了。所以说,精神的领域是跟物质的领域在同样的印象中被感知的。你不用想精神世界在很偏远的地方,在某种空间。向你所解释的一切正是发生在你的内部:既在现在,又在以后。
但是存在着很大的区别。现在我将自己的生命和存在在我的微小的Kli之中感知,不过这种存在都不能被称为生命。然而,在我们扩大容器时,我们就不能像以前那样来接受。
只有我们渴望借助它来传给、给予、关爱、走出它,在其中我们才能够感到生命和存在。否则,满足在Kli中就会被取消。
也可以这么说,你现在甚至被无止境的光充满。但是你的自己的利己主义取消了它,那是因为无止境的光进入愿望的那一刻立刻就消失了:就像在正极和负极之间、在两条线之间没有电阻时所发生的短路那样。
之间的短路就是你的利己主义。你必须用它作出阻力——那时你就能感到满足。不然的话,你就无法感受到它,满足将会消失, 只剩下这个可怜的物质的生命。一种光的火花让你感觉到这种生活,以至于你能够捕捉到某种什么。
在你面前有着数千万倍大的满足,甚至你可以接受它,但是你必须扩大Kli。一切都取决于你。你唯一缺乏的就是Kli。无止境的满足就在你的面前。
无止境意味着什么?怎么能有无止境的Kli? 当你的Kli 扩大并达到原来的创造者所创造的大小,它将会感受无限的满足。这就是无止境的Kli。

什么是这正的现实? (视频)
活在精神之梦的世界中
见过颠倒的世界
现实的作弊码
其他关于现实的博客记录

暂无评论

对奥巴马感到失望

全球危机

laitman_2009-06_1300_w2信息(Rasmussen Reports民意调查):美国总统的支持率下降到最低的47%的水平。只有29%的访问者“善待”总统的工作。决不支持奥巴马的工作的人占37%。一部分或完全对其不满意的占52%。而53%的人不支持关于美国卫生的改革法案。
评论:但是危机还在面前呢……奥巴马根本就没有答案。新的行政将会导致美国道德的堕落,而同时发生的危机将会引起可怕的后果……(直到发现作为改正手段的卡巴拉)

暂无评论

报纸《今日卡巴拉》

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第22期英文《今日卡巴拉》发行了。

KT_22_170809.indd

暂无评论

精神领域是一种完整的系统

精神

img_2903_100_wp我们生存于集成的体系中。其中的任何变化都影响所有世界、全部的十个Sefirot。这样一来,每次我内部发生变化时,每个人也发生变化,甚至总体上所有世界也发生变化,而这种个体上的每一个人的变化又引起新的所有人的变化等。系统达到了最终的平静的状态时,过程就停止了。在这里,状态的开始和结束融合为一个不变的永恒的状态。
精神领域不是在离散的、间歇性的基础之上建立的,它并没有以个别的部分而构成的——精神领域是完整的、完美的、集成的。虽然我们通过“线性”的方式看待他人和环境,但其实我们谈的是模拟集成系统,最终它会“安静下来”,获得平衡。
人应该是这一积极的过程的一部分,直到掌握整个系统,直到将它“吸取”到自己的内部,而它就会变成他的本质。因此,要求我们的不是外在的对卡巴拉科学的知识的了解,而是根据所学习的系统自己的内在的改变,甚至“吸取”全部到自己的内部。那个时候大家都会根据“对亲近的人的爱”这一原则相互连接,这样一来,我们将会完全地控制自己的永久的(集成的)存在。
怎样进入精神世界
活在精神之梦的世界中
关于世界

暂无评论

愿望的学校

愿望、思想精神工作

laitman_2008-11-13_6684人应该从上面而不是从内部,“用显微镜”来尽量检查自己的愿望。我们的目标毕竟是改正。但是没有这种“愿望的学校”,我无法“为了给予”而工作。全部的精神世界是我在自己的内部,在自己的未改正的愿望中而建立的。
我用它们来堆积“一座山”并爬上它。一次又一次地这样,这座山变得更加高大,而同时我也在长大——作为给予者在长大。
最终我自己建起“Sinai之山”,即憎恨之山(希伯莱语的Sina 这个词意为“憎恨”),以爬上去并在顶上建造王宫——创造者的宫殿。我用自己的破碎的(自私自利的)、逐渐出现于我内部的愿望来建造这一切。就在它们之中,就在已经被我改正的愿望之中我揭示出创造者的现实,正是用这些愿望我来建立“给予的工作”。就这样所有世界、所有阶段处于我的内部。一切都显露在改正的愿望之中,创造者毕竟只创造了一个共同的愿望,而我在这愿望的形式之中发现创造者
125个精神的阶段并不是外在的因素。它们的潜能被放入我的Reshimot。 我自己应该从Reshimot中演变出我的愿望,与它们工作,改变运用它们的方式,也就是从它们那里建立精神世界。
我被给予愿望(物质),Reshimot (形式),我应该吸取光,将它们连接,将光、火花和容器(ANAH:orot()、 necucim(火花)、kelim(容器))团结起来。
那时它们形成我的灵魂,而在其之中我将会感受到精神现实。现在我也是在灵魂中感到现实的,但只有在其最低的阶段,这阶段被称为“物质世界”。灵魂真正的显露依赖于对创造者的感知。
什么是这正的现实? (视频)

暂无评论

外在限制无法改变内在演变

卡巴拉宗教、信仰

laitman_2009-06_1300_w1问题:世界上存在许多脱离自己的自私愿望的手段。卡巴拉怎样对待它们?
答案:所有手段将会毁灭,因为它们不含有一种能从自私的本质中将人拉出来的力量。那些手段仅仅能抑制我们的私欲。但是,因为我们的愿望一直在长大,而那些手段运作的方向与其相反,那么它们就让人脱离社会、生命,向人推荐借助冥想和其他技巧,来避免所有问题。
而且,这些手段都无法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般来说,利用那些手段的人彼此分离。自然则驱使我们接近。因此,这些手段现在甚至在展示自己的虚无。
卡巴拉科学由于两种原因会生存下去。第一、它处理的是相当大的自私的愿望,这些愿望随着发展在人的内部出现了,而人怎样也放弃不了它们。
第二、卡巴拉手段解释了我们应该怎样应对巨大的利己主义,怎样能够在不减小它而通过以不同方式来运用它的同时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益处。这种工作在我们的利己心之中进行着,任何世俗的事情都不要放弃,任何自己的品质都不要破坏:一定要使用我们内部所存在的一切。
此外,借助卡巴拉我们能够真正地改正人们彼此的疏远。所有其他手段只会说“我们需要关爱对方”。比如,在印度,种姓划分不会阻止他们谈论对周围的人的关爱。

卡巴拉是什么?
卡巴拉和其他教育的区别
卡巴拉、哲学、宗教
所有科学之根
卡巴拉——更高世界的科学
卡巴拉和世俗科学

暂无评论

儿童会议(摄影报道)

会议、活动、对话

laitman_2009-07-24_0521_w也许,从存在的那一天,在特拉维夫的“Ha Yarkon”公园的竞技场从未见过这么多灿烂的面容。
这个竞技场的确从来都没有被这样的光和快乐充满,就像那一天晚上,在那里举行了Bnei Baruch国际儿童会议“愉快地长大”那样。
这里聚集了不同的国家的1300名儿童、父母及那些愿意深入那种幸福和团结气氛中的人。

有关会议的儿童课程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