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阶段——新的答案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工作

问题:您说过,在进行内在分析之时,人从其中得到答案。我怎么才能确定知道,我的利己主义没有欺骗我,我获得的答案是正确的,而我不是在想象某些事情?
答案:如果你根据书籍、手段寻找前进的方法,那么在那一刻你就会受到正确的答案。在下一个阶段上你将会获得更正确的答案。
每一个下一阶段都比曾经的阶段更正确,而曾经的阶段看起来是虚伪的。就这样我们前进。就这样小孩理解,他玩过的是玩具而不是真正的东西。

来自2011年6月12日的莫斯科会议的第7节课
暂无评论

正确的问题已经是答案了

精神工作

问题:为什么提出问题的过程这么不简单?为什么为内在的过程提供词汇的“外衣”这么不容易?
答案:那是因为在人感到痛苦之时他就会叫喊,而具体为什么疼他都不清楚。我们找医生,以让他做出诊断。在感到某种疼痛时,小孩不能说出他具体疼在哪里。
需要很多时间,以便在体验内心的疼痛、问题和障碍之时,开始感到:这是什么障碍? 为了什么呢?关于什么?我该怎样对待它们?这都是内在成熟的过程。
在卡巴拉科学中,我们研究:光要经过四个阶段,才能在它之下建立正确的愿望。
首先,我感到了对我来说某种不清楚的东西。随后立刻感到与这相反的状态:我感到了,而现在又感觉不到。然后我同时感到和感觉不到,我开始比较。只有借助相比这两种相反的感受我才开始理解,这到底是什么。理解了“这究竟是什么”之后,我开始了解原因,以及这一切在我内心怎么会出现。
也就是说,这是人内在成熟的全系列、秩序,这时人已经能够到来并说出:“是,我就在这个地方疼。就是因为这些我感到不舒服。这就是我的问题。就这一点要求借助答案去解决”。这很不简单。而我们要像帮助小孩那样去帮助这个人。他叫喊什么是没关系的,我们要接近他,注意到,并试图了解,他为什么感到不好,虽然他甚至问都不能问。我们将会发现这个共同的接触点。
但这是在所有阶段上存在的问题。你们要是问我,那么我也会体验同样的事情。每次在我们的意图中出现某种不清楚的:“什么?为什么?怎样?来自何地?在哪里有关系,与什么有关联?哪些原因?哪些结果?”这全部的链条开始逐渐地浮现,问题就会出现,而正确的答案来自正确的问题。
后来又会不清楚。为什么?有什么障碍?而后又会出现问题,又出现答案。所以说,为了提出问题,我们付出努力。

来自柏林会议第一节课
暂无评论

每个提问的人都将会收到答案!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问答

Laitman_2009-05-04_1316问题:为了理解《光辉之书》,是否需要研读并试图记下特定的定义,比如:法老或者亚伯拉罕?
答案:我不认为这是必要的。重要的是我们根据《光辉之书》中的内容来大概想象那一切,进而在我们内部里将会逐渐地出现那些成为亚伯拉罕、摩西、Yov的品质。定义是内在的对某种品质的感受,之后你将会把它称为“Yov”。
而如果你直接去背书,这不会给予你任何一切。这些定义,应该在你内部里形成,就像你在接触某个人,与他交流时,通过在自己内部里建立他的形式来逐渐地认识到他。就这样我们认识到《光辉之书》的定义。
问题:人们向你提出好多问题,但是你只是回答了其中的百分之一或二……
答案:不要担心,我来不及回答所有的问题并给出解释。你们提问是非常好的!在上课时记录并积极提问的人将会得到答案!但想要人获得答案,根本就不需要在课程中朗读并回答他的问题。他仍然将会以不同的形式得到答案。突然间,几天后他肯定会显露出答案,也许还是在同样的或者在下一节课程中。主要是要请求,“提升MAN”!因此,尽量试图去问!你将会“从上面”得到答案。
我们的全部的进步基于“问题”。
不要害怕你的问题,在问题之海中迷失。可以有五百个问题,而我只是回答了两个——这都没关系。你们都将会收到答案!

来自:2010年1月1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光辉之书〉的前言》
暂无评论

关于问答

卡巴拉

img_5652_100问题:我很迷惑你对这么多不同的人提出的各种问题只提供一个回答,而且你似乎像机器人那样来对待他们:一个答案———他们都错了,而他们的路径将随着时间而清除。我同意在精神之路上有很多混淆,但你怎么能承担这种责任呢?毕竟,每个人的灵魂与其他人不同,而且各个灵魂走的路径也不同。就像没有两个一样的人,一个答案不能适合所有的人。我觉得应该给人们开放更多一些。
回答:人是接受满足的愿望。所有的一切都仅仅取决于愿望的大小和品质(种类)。通常来说,每个人以同样的方式发展———就像儿童一样地长大。规律是一个。如儿童那样,区别是不显著的。给每一个人的手段都是同样的,不是由我创作的。导师(我)解释精神发展的规则,给予答案和建议,而学生根据他自身来运用起来:通过寻找和迷惑(所谓的“创造者的隐藏”),人由改变自身寻求着机会来揭露创造者。
我理解你对我和路径的抱怨,但你早晚必须接受精神发展的条件———“从黑暗到光”。继续读书———你就会发现为什么不会有别的方法。
问题:在博客上人们有时候问你很简单的一些问题,但你的回答很复杂,看上去,你没有直接回答问题。相反答案总有广泛的、很长而复杂的解释。这是为什么呢?我很希望你有勇气发表这个问题。
回答:或者我不能更简单地回复(虽然我尽力这样去做),或者是你理解不了问题和答案的深度。
问题:当我有问题时,我应该只通过学习来寻找答案吗?或者我应该提问并把它们公开?或者两个都可以使用,似乎中间的一条线?
回答:通过努力,你吸引改正之光(Ohr Makif)影响到你自身。多亏了其影响,你将开始理解和看透过去我们世界的事物。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