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一个平衡点

人类、社会团结

我们生存在光场中(光是爱和给予的品质,所谓的创造者),光充满我们占据的所有空间,只是我们无法感觉到这光。它对我的影响,就像一个物理场,无论是引力、磁力或静电。如果我有一个精神的潜力(电荷),我就开始在这领域中移动到一个与它的平衡点。
一个电子在电磁场中这样行为,一个人在任何特定地方也是这样:他处在他的感情之场中渴望达到平衡的状态。感觉毕竟也是力量!我们在卡巴拉智慧中学习它们,就像别人研究物理力量的影响一样。唯独是我们无法感知到它们存在于我们的世界。
当人们的心里之点(即正面的力量)出现时,他们就开始移动到一个他们可以为这心里之点获得满足的地方。这些人“进入”卡巴拉的团队或在互联网上“突然发现”我们。对他们来说这一切似乎都出乎意料……这样他们开始学习卡巴拉智慧。

来自2011年6月4日在马德里会议的课程
暂无评论

生活不同的规则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卡巴拉

卡巴拉智慧解释说,为了重返我们的根(这是我们的心愿,因为它对我们是重要的),我们要超越我们的宇宙上升至更高的维度,在mahsom(分隔我们与精神世界的壁垒)之上。换句话说,对这独特的愿望的破碎,我们必须采取相反的行动:我们需要再次相互连接。
我们的利己主义不会因我们的连接而消失,相反,我们将获得克服它的力量。因此,我们团结后的力量,比当初我们被创造时扩大了620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感受和了解自己、现实和创造者的真正的样子。出于这个原因,我们在这个世界中成长,从静止发展到植物、动物、和人类层次,而人类的层次就意味着与创造者的类似。
我们在人类层次发展了许多年,直到我们的自我变得庞大到我们无法像以前一样彼此相处。在以前的世代,我们互相连接着。每个人都感觉他属于一个家庭,有一个住处,有父母、子女和儿孙。他知道在困难出现的时候,他会有亲戚和朋友来帮助他。那时人们依附着他们的家庭,他们住在大家庭、宗族和部落中。
今天,我们与亲近的人很快脱节,我们的孩子与我们疏远得更快。我们失去了彼此之间的连接,并且我们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家庭似乎不是必须的。我们的孤单并不重要,我们觉得这样很自由。我们的利己愿望如此增加了,以至于我们不再关心我们的亲人,亦很难对我们的朋友提起兴趣。
曾经我们有过很多朋友。我们参加过各种俱乐部,结识志同道合的人。今天,我们几乎没有一个朋友。人们宁可独来独往。他们对国家漠不关心,可以毫不在意地搬迁到不同的地方。这世界已变成圆的和无国界的。
这样一来,利己主义的发展将使得我们失去彼此间的自然而然的利己关系。这一切让我们做好准备,以便我们能够在新的有意识的关系中去团结,以便我们自己能够建立这关系,并因利己主义而存在的界限和自然差异全都会在我们之间消失。随后我们将会上升到“人类” 层次,而后者不是根据亲属关系,而是根据精神的亲密而被组织的。

来自2011年6月4日在马德里会议的课程
暂无评论

把骨头给狗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光辉之书》,Truma章节,第487条:一篇关于国王为他的家人准备好膳食的故事。在他们实现他的意志的时候,一直都跟国王共同进餐,并给予狗它们的一部分——它们能够拖走的骨头。那么在家人没有实现国王的意志之时,他把饭全部给了狗,而给家人骨头。
问题:
什么是在国王桌子上大家都享用的食物?
答案:
“食物”指的是你因为给予而享受。但这些满足你也要为了给予才能接受到。
这里所谈的是愿望中的态度、感受、动作。我内部的“狗”坐在我内部的“桌子”之下,在这个桌子上我感到“国王的滋味”。
什么叫“国王的滋味”?什么是“国王的桌子”? 这是所有的因给予而出现的满足,国王想要给予的满足。国王因为给予而享受。它愿意,你也因为给予他人而感到满足。
那时,如果你给予并享受,问题就来了,是什么为你带来快乐?你是因为像国王一样而感到满足吗?你是否享受这一点,因为它享受“你变得与它相同”吗?还是你感到快乐,是因为得到了某种满足?那时你就从坐在国王对面桌子的人变成了一只在桌子下面咀嚼骨头的狗。

来自2011年7月11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