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开始的一点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是请求创造者?怎样才能请求它?简单地可以说成是“改正我的品质”吗?
答案:一开始人作为某种个性、额外的权力、处在他之外的力量来对待创造者, 似乎在为某种“偶像”或为某种想象的形象发出祈祷。没办法,一开始我们就这样为自己想象创造者。
随后我们开始发现:该力量仅仅在我们内部里存在,就像禁令中写的那样:“不要为自己创造陌生的上帝”,也就是说,处在你外部的。我们越来越深入并发现,在我们最深的那一点具有创造者。就像生下你的母亲,随后你把她当作如最内在的创造你的力量,这是你的原点,这是你的根源的那一点。就这样人感受创造者。
你在内部里感到创造者就像是最内在的力量、感情和理智的根源。

来自2011年4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就这样出现爱的痛苦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在精神道路上怎样才能不迷路,并不忘记创造的目标的重要性?
答案:想要实现这一点,人要一直加强他自己——提高目标的重要性并寻找为各个微小的细节、为他对给予的追求还能加些什么。这样他肯定不会丢失。
这是可以的,如果你有好的情绪、强烈的环境。那时你有可依靠的人,并且借助他们加强你的渴求!环境将会支持你,毕竟你永远都不能保证,你会保留在这条道路上,并不断地感知精神目标的重要性,甚至在下一刻失去意识。
在精神道路上可以发生一切,在这里只有环境能够帮助我们,就像在我们的世界中环境帮助人一样,如果他昏迷,环境就会让他醒过来。毕竟人本人不能帮助自己,他只能依赖周围的人。
类似地,在精神领域中一切也取决于环境。但人必须一次次地锐化、细化他对精神道路的定义,以便把失去对给予的重要性和对他人的爱(包括创造者)的感觉看作是降落的状态。
而其他所有的状态他根本就没有与精神道路连接,只与物质的生命连接。物质的生命也能带来某些或多或少的舒服的印象和变化。
然而要准确地把自己的生命分为两个部分:既属于物质世界又属于精神世界的事情。并且,要一直都关心精神领域,也就是,去想越来越准确的“精神”的定义:即高于自己本身和高于私利的给予,超越“自己圈子”的向亲近人的渴求。
这对你来说应该是最重要的。而如果你失去了这些概念,或者它们对你来说在某种方面失去了重要性或者从你的视野中消失了,在心中的地位下跌了,那么你会把这种状态称作降落并会担心怎样变得更强,以让这不再发生,至少不在这种状态中。
理所当然,这一切下次也会发生,但已经是在更高的阶段上,但你会一次次地上升得更高。最重要的是,你要提前开始寻找,怎样才能提高敏感度及处在精神追求中的重要性——为了获得给予的品质。
那时你会吃苦,但一次次地,你都会发现你为这渴求还需要付出多少努力。这会是爱的痛苦,毕竟在其中你将会发现新的空虚,而在这里就能增强你的对创造者的渴求。
在这里你会理解,在这些爱的痛苦中,创造者跟你在一起,就在你的身旁走着,并一次次地在新的地方用光照耀你,发现新的空白的领域,以便你跟上他,以及加强你与它的关系。
于是这种痛苦被称为爱的痛苦,像是创造者在远离人。就像教孩子走路的母亲那样:她远离孩子几步,而随后向他伸出手并叫他过来,以让他向着母亲一步一步地走出(这是卡巴拉学家Baal Shem Tov的例子)。
就这样为我们显露出爱的痛苦……

来自2011年4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它有时间等待,我却没有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当我们感到我们似乎进入困乏的状态,甚至挥挥手都特别费力的时候,我们要理解,这是创造者特意为我们安排这种状态。它想要把我们从个人的环境带到共同的环境中,以便我们一起开始相互担心对方,以及我理解到,我没有唤醒他人,自己就不会醒过来。
毕竟我能够唤醒他人的程度就是我的“我”。不是我的个性——这都是动物,而是那个加上的我为共同的网能带来的唤醒——这就是我的精神的“我”、我的精神的容器(kli/愿望)。
我在那里带来的唤醒的程度提供愿望的力量,而在这个愿望中我感到精神世界——感到在那里、在那个系统中,而不是在我内部。在我内部我不会感到任何一切。
换句话说,我发展并创造我的精神的容器。创造者特意为我安排这种状态——让我感到:如果我保留一个人,那么我不会成功。它似乎在说:“不相信?去试试吧!十次、一百次……我却有时间,我等待,直到‘以色列的儿子因自己的工作而哭泣’”。
我只有为他人施加了需要的压力,产生要求,而共同的愿望/容器会因为这些感到印象,这就会是我的愿望,在其中我会感到精神世界——那个他们都从我这里获得的精神的满足。

来自2011年4月27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教育》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