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精神领域没有暂停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才能加快我们发展的速度?这取决于什么?
答案:首先,发展速度依赖于我的去在我面前感到内在的系统的能力,在其中我的所有朋友们都在团队中连接为一。只有我一个人在这关系之外,并要决定,我必须与他们团结,以及在那里找到改正的力量。
于是我需要检查我的所有愿望和思想,以理解,我是否能够似乎蜘蛛那样为我们所有人织千万种网,以便每一个人都能更亲密地与朋友们相连接。
问题:那么谁决定速度?
答案:速度取决于你的努力。毕竟精神动作结束的那一刻变为下一个动作的开头。在精神世界没有暂停。

来自2011年3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

理解的机密

早晨课程精神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问题:在我们开始研读《Talmud Eser Sefirot》第九部分中的关于Acilut世界时,我想了我能够理解资料之流。但在这部分中,我什么都不清楚。您能不能总体来解释一下这里所发生的?
答案:我可以告诉你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了解。你搞不懂是因为你与这内容没有任何关系。
存在几个对资料理解的层面:“不知道”、“不熟悉”、“不理解”和“无法理解”。无法理解是因为你的理智不符合书的理智。
如果这是用中文写的,而你看不懂语言,那么这就是一码事。如果一切都取决于你教育水平,而你不理解为了解内容所需要的某种公式或者基本的定义,你还会有学习的东西。
但在这里你可以随意地、一年过一年地学习,但仍然不会理解任何一切:直到你的kelim/愿望在某种程度上能够相同于这里所谈的愿望。当每一个单词在你内部会产生你的内在的变化,你就会理解那里所谈的是什么。
你会问到:“那么在前三个《Talmud Eser Sefirot》的部分我能理解一些东西吗?”甚至那里你也什么都不理解。但在那里谈的是在绝对给予中发生的动作,它们离你是如此遥远和相反,以至于你靠着这相反以为你能够理解。其实你的理解都不正确。
画出kli/容器、光和在其间的屏幕,以及指向外面不同方向的箭头
(指出百分之多少给予和百分之多少接受)是很简单的。但是这些事情如此遥远和相反,以至于我们开始想,却不理解。
而在这里,在《Talmud Eser Sefirot》第九部分中这些动作离我们很近。一旦你有了哪怕是一克的给予的愿望,你就会去实现类似的动作。
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却不理解。毕竟只有你的理智应该等同于精神世界——这样关系才会出现,你才会产生理解。只有这样!

来自2011年3月23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教育》
暂无评论

我心里之点的朋友们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我的一部分渴求参与会议,另一部分如此强烈反对,以至于我看都不想看任何一个人。我该怎么办?
答案:在这里要做出自己的选择。要理解,两个部分——那每一刻为我发送的思想和愿望都都来自创造者。这已经是为我设定的条件——不是我自己。
不是我的生病的和不愿意去参加会议的身体做出决定,也不是我的情绪。我们像机器那样来行动,其中的所有信号都是根据让我们进入某种状态中的程序,被更高的力量控制。
生命和死亡,生死间的所有状态都是从上面被注定的,在这里没有巧合的事件。于是,在每一个状态中我必须分开,似乎是从外面去观看这“机制”、我的身体,包括情趣和其中所具有那一切。为了看到这是创造者的工作,并理解它正想为我提供什么,把我的“驴”(hamor/驴,homer/物质)带到什么状态。那时我会理解怎样与它工作,而自己不会认同这头“驴”。
人会越快地获得成功,如果在他的一天之内人能够越多次地分离自己,并从外面来看本身,似乎这是一种身体,其中被唤醒某种力量,但人自己没有认同这身体,通过使用它,借助它去达到目标。
要这样对待朋友们和所有一切。不要看容貌和性格,只看内在愿望的“净重”,后者不取决于任何外在的东西。这就是我“心里之点”的朋友们。

来自2011年3月2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