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者与亲爱的创造物的对话

当我开始改正对全世界、对所有其他灵魂、对团队中朋友和对研读过程的态度,我立刻就会发现,只有我和创造者,没有其他的……也就是,所有朋友、全世界、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人类、灵魂——这实际上都是创造者对我而言的表现。毕竟创造者不能如同没有容器(kli)的光而显露出,这样我无法把握它。
于是创造者把全世界分为两个部分:创造物本身、其灵魂和所有其他在这创造物之外的属于创造者的愿望。
创造者(Bore)来自“来和看到”(bo和re)这些词。换句话说,如果创造物联系上这个似乎是它外在的kli,那么就这样表现出它对创造物的态度,而在这个容器中可以出现光。这都给予创造物发现比它更高的力量的机会。
那时创造物开始理解创造者的“语言”、与它进行的对话。有时候,它认为这“外在的”kli高于它,有时候——这kli低于它。有时候它认为世界是个空空的真空,里面绝对没有任何一切。但如果它理解,是创造者为它准备这种空的空间,以它自己能够由自己的给予的愿望充满它,那么就会出现为创造物工作之地。
在这个空的地方缺乏信仰之光、给予之光、Hasadim之光。而如果创造物已经能够由Hasadim之光充满这空空的空间,那么通过这样做,与创造者连接以及能够发现Hohma之光。
也有相反的状态,当创造者让创造物感到它是充满的。一开始你看到,似乎你站在巨大的光面前,这光暂时还不在你里面——这种感觉是在前九个sefirot(tet rishonot)中被给予的。而你要对这个满足进行限制,并提升内在的只有到那里才能够接受光的边境(nikve einaim),工作在三条线中,以借助自己的屏幕来衡量在你面前具有的满足:搞清楚,你能够为了给予而接受多少。
这样一来我们前进,我们经过各种状态,而且不是每次都有意识的。但只要我们没有忘记,它们就显露出:只有一个光,只有一个容器,但后者对我们来说被分为许多部分,这些部分我们需要怀着给予的意图逐渐地连接上。
在这条道路上我们要经过两个阶段。第一个是Bina的阶段(hafec hesed):在这里人不能真正地与他人团结,仅能学习怎么反对自己的利己主义,上升到自己愿望之上、所显露的自己的“邪恶基础”之上,并获得GE kelim。
后来,人开始从事“与仁慈和判决品质的团结”,这时甚至他所含有的接受的愿望也开始为了给予而使用。

来自2011年3月15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前言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