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是上升的时间

精神精神世界机构

在逐渐的从无止境世界的降临过程中,光被接受到容器(kelim)中。在从上往下的道路上具有Adam Kadmon世界、Acilut世界、Briya世界、Yecira世界和Asiya世界。它们的阶梯代表逐渐下降的为了给予创造者的光的接收程度。在Adam Kadmon世界中具有巨大的Yehida之光,在Acilut世界——Haya之光,在Briya世界——Neshama之光,在Yecira世界——Ruah之光和在 Asiya世界——Nefesh之光。
最终在所有容器中结束了所有光,而我们发生在下面,在“这个世界”的状态中。在这里没有光,也没有容器,只有简单的生活的力量、物质的愿望。随着整个降临的过程,屏幕从百分之百下降到了零。因此,我们没有反抗的力量,没有关于给予的思想,什么都没有。我们处于物质世界中,换言之,在为了自己而行动的愿望中。

在这里我们需要发展到这种状态,已开始渴求回到无止境的世界:从零,从下往上经过所有五种我们发生下降的世界。这样我们实际上实现创造的目标。
这样一来,在降临到我们世界这儿的状态中,我们有史以来获得了生存,直到来到了2011年——上升的开始。从这时候起,所有灵魂踏上往上的道路。
从上往下和从下往上的道路经过125个阶段,那时因为在五个世界中具有五个parcufim和其中的五个sefirot.
一般来讲,在所有世界系统中,一切都是被提前预设和被衡量的,一切都指向目标。我们只要一次又一次地显露我们的下一个状态并好好的进入其中——以每个人各自的方式。一切早就是被组织的,而在无止境世界(Ein Sof)里,最终的完整的状态期待着我们。
在降临之前我们处于状态1,而后来通过分裂的困惑的状态2我们返回到无止境那边。状态3。
这样我们“获得”什么?我们获得独立。毕竟我们自己走完这条朝向无止境的返回之路,自己意识到创造物和创造者的动作。通过意识到它是谁,我们获得与它的相同,并理解怎样才能在没有它的情况下去行动。我们学习,就像小孩学习那样,直到到达这种阶段:我们在全现实中、在全创造物中将会替创造者行动。
创造者仅仅是个力量,而我们启动它。于是在状态3有两个:创造者和创造物,它们俩是平等的和在任何方面上相同的。这就是我们所获得的。这就是创造者为我们所设计的目标——以便我们(它和创造物)变得相同。

暂无评论

在没有创造者的那个地方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在一节课程中您说了,人要把创造者添加到他朋友们的名单中。在精神工作中这意味着什么?
答案:如果我们问心理学家,他们会告诉我们刚结婚的夫妻要体验什么过程。当他们开始同居,在蜜月之后,开始相互不满、磨合及矛盾的时期,他们已需要付出努力,以继续共同生活。
这些阶段可以是长的也可以是短的,一切都取决于对象在父母家所看到的榜样。
在这个时候,年轻的一对需要心理学家或父母的忠告,后者会让他们不基于爱而是基于相互尊敬和妥协去生活。
实际上,他们被教给怎样在保留自己的利己主义的条件下与对象保留关联,并不涉及那些能导致他们间矛盾的接触点。
就这样在我们不同的生命中发生,但是这态度对人的精神发展没有带来任何什么。
在精神发展之时,人相反地要去找那些磨合之点,不是去掩盖它们,而是让它们凸显出来,毕竟正是从那里将会“走出Tora”。
如果人怀着正确的态度来对待它们并渴求搞清楚和使用它们,以改正自己(而不是从他人那儿要求某些东西),那么这就意味着他追求在自己内部揭露出邪恶。但这是可以的,如果人与创造者一起走着,似乎拉着它的手,毕竟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让我们去法老那儿吧!”
人必须显露这法老,这自己内部里的邪恶,制止它、改正它,与它团结并从它那儿逃脱。但通过与它工作,人要一直都保留与目标的关系并使用创造者的力量。
所有冲突、矛盾、 磨合都会在团队中朋友们之间被揭露出,但只在他们渴求团结的情况下,如果他们去付出努力以团结起来。
只有那时他们会发现,他们彼此憎恨对方,以及根本就不愿意团结。于是他们要吸引创造者的力量以改正该憎恨。毕竟创造者特意向人解释,他的邪恶所处的地方,这地方就是没有创造者的、没有光的地方。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