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人都重要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

问题:如果来自许多不同国家的朋友们团结,他们产生的力量会不会比得上通过亲自参加会议上产生的力量?
答案:当然。对我们来说这些力量非常重要。我们还意识不到,在精神领域,力量来自质量而不是数量。这么多国家和民族的代表组成完整的调色板(巴比伦)。他们是不同的,而这些区别和他们之间的团结正好是主要的我们改正中的元素!
所有不同都是由亚当灵魂分裂、诺亚洪水和巴别塔导致。我们现在在这些分裂之上来进行团结。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整体的部分,他与所有其他部分不同,而通过连接这些部分我们在光的帮助下来改正分裂——创造者的工作“我创造了邪恶”。
这就是为什么,对我们来说,我们所有在线参与的朋友们都如此重要。他们千万不要离开我们,要一直保持与我们的关系。无论集合了多少人:两千、两个还是在世界各地的单独的人。在精神领域,计算的不是外在的数量,而是每一个人的独特性!

暂无评论

为朋友们服务的权利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我们怎样才能在精神世界取得成功?没有别的手段,只有更大的团结。
我们需要更加重视团结,把团结当作唯一的办法。我们知道,我们唯一的自由选择——借助环境加强自己,以及与朋友们团结。我们在我们眼里提高环境的地位,对于朋友们和目标而言低头。
要给每一个动作加上意图:我是为了什么去这样做?我怎样试图与他人团结?我们是否能创造光会出现的Kli、容器、地方?
实际上,通过在这一点上帮助团队,我们实现“做到和听到”这一原则。我们能够实现它。尽管我们不那么愿意,尽管我们有点反感,但我们仍能为对方笑着,可以送礼物,可以是礼貌的,以及在不想的情况下参与到共同的活动中。
我们自己组织一切,包括会议。甚至如果我们的物质条件没有限制的话,我们仍然会自己去做所有一切。
在这里我们需要共同的努力:人们来自世界各地并一起行动。只有这种准备会为我们带来成功。这就是我们的“礼物”:我们一起准备所必须要有的一切,谁也不依靠,而且不想将我们参与的机会送给谁。
对我们来说,借助外在的工作达到内在的团结是如此重要以至于我们不会放弃这机会,谁也不让做我们所能做的那一切。毕竟这是达到我们团结的办法。
在剩下的两天之内和在会议之中,我们具有特别的机会为对方服务。不准错过这个机会,毕竟所有一切的成功都处在其中。
这就是团结,就这样我们“购买”朋友们:我为他们努力,而他们为我努力,这样一来我们建立共同的Kli。

暂无评论

创造者在团队里出现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我感到我远离了朋友,或者朋友似乎远离了我,能不能说,我对创造者的态度也是这样?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工作?
答案:状态可以是不同的,所以,如果我们谈的是一个朋友,与创造者划出平行是可以的,但是不必要的。
但我重视团队和在朋友们之间发现的目标的程度是另一码事。毕竟团队、目标和创造者是一个整体。只不过团队是容器/愿望/Kli,而创造者/给予品质、光充满这个愿望。光根据它们彼此间的程度将会出现于愿望中。
最终,容器和光将会相互达到彻底的相同——在相互给予的品质中、在团结中,将会变为不可分离的。
所以说,我们比重视创造者更要重视团队。他是手段,没有它我们就无法达到创造者,而在我发展的这个阶段对我来说重要的就是团队。
Rabash举这种例子:我取决于政府本身的程度小于我取决于政府小官员的程度。部长忙于国家的事情的时候,小官员具体解决我的事情:可以承认,也可以拒绝。
团队是我们的微小的愿望的集合,这些愿望渴求发现创造者、给予的品质。我们需要一劳永逸地为自己决定:我自己不能与创造者联系。我只能在团队里建立关系,而创造者呢,我不清楚它是谁,但谁在团队中出现了,谁就是创造者。

暂无评论

思想力会止渴

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

问题:什么是人的思想?
答案:这是内在的实现愿望的程序。有可取的和实际的。怎样从我的目前的状态转到我所可取的呢?这是借助思想之力而被实现的。
答案:假如我口渴,我便喝一杯水,这个动作我是借助思想之力而完成的?
答案:在这种状态中你感到饥渴并为自己想象你会被满足的状态。你发展程序:怎样从状态1达到状态2,这个程序被称为思想。
思想是愿望的结果。想要启动愿望并达到所可取的,你需要思想。愿望和思想让你去实现——达到满足。

来自2010年10月21日的夜晚节目《初识卡巴拉》
暂无评论

创造过程中积极的部分

卡巴拉我像创造者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在《光辉之书》中有句话说:“一切都在想法中被搞清楚”。
创造者是包括一切的思想。它借助自己的思想来控制我们的愿望,而我们需要思想,以使用我们的愿望。也就是说,我们与创造者不同,我们的愿望是原始的,而思想是愿望的结果。创造的念头像是充满整个现实的并作为统一的思想的场。有趣的是,随着长期的对外星现实和天空及其对象的研究,许多航天员和天体物理学家产生感觉,空间是某种思想的表现。实际上就是这样。
这个念头来创造创造物,控制它并让创造物达到它所渴求的目标。而我们是那个让我们行动的想法的表现或者结果。我们的自由选择是逐渐地上升到这个思想的阶段上,发现创造的念头,开始与它朝着同一个方向行动,并不是被迫使地而是自愿地有意识地去实现所有动作。那时我们将会了解实现之前的创造的念头,我们会与创造者一起去考虑,而不是从它那儿受到愿望并随后去实现它们。换句话说,我们从消极的创造过程中的部分变为积极的部分。

来自2010年10月21日的夜晚节目《初识卡巴拉》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