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更深之地

电影和电视开始使用三维图像。我们也要放弃表面上的平面观感并在我们现实中看到精神的深度。
在我的感知中具有三个维度:宽度、高度和深度。这是我的屏幕。在这个三维性的屏幕上我看到人、动物、房子、太阳、全部的环绕我的世界。我在我的愿望中感觉到这一切。但它不是在纬度上而是具有深度地在我内部里描画世界的图像。而因为在这个图像旁边没有其他图像,那么我感到它是正确的和唯一存在的。
当灵魂/kelim破碎之时,我的部分将我分离,出现了这种图像:我的“我”是GE,而在外面有我的AHAP,但我感觉不到他们是我的。
而现在,我没有揭露出我的AHAP,我开始与团队工作,与朋友们建立关系:他们接近我,我接近他们。

我们试图一起工作,像在相互担保中,而这些联系帮助我理解,团队和所有其他人实际上都是“我”。通过改变对“外在的现实”的意图,我发现,它对我来说变得更加亲密,从外到内。
这样一来,团队就成了某种实验室,在那里我们试图改正我们内部里的未改正的愿望(Kelim),以便它们为我们提供我们现实中所失去的深度。

来自2010年11月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