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之间的紧迫的时间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们现在的状态,似乎是走出埃及之间的状态。我们越接近走出的那一刻,时间变得就越紧迫,有许多动作、事件和事故发生。于是人处在怀疑中,在他内部,一切都混合在一起:我、法老、摩西、埃及人、以色列民族、在埃及之内和在埃及之外——这都是我的内在的状态。
如果我处于利己主义之中——这被称为埃及。
如果我想要提升到利己主义之上——这就意味着我想要逃出埃及的奴隶。
如果我的自私的愿望和怀疑控制着我 ——这就意味着法老在控制我。
如果我想要离开它并从外面来观看——这就意味着我是摩西。
这些所有状态都经过人,而如果他能感知到他处在谁的影响下,那就特别好。他会很快地作出很有意义的解释。
会议上我们会受到巨大的共同的灵感影响,它具有巨大的力量。所以我们只需要继续,并不让状态平静下来。主要是要处在快乐中,甚至如果我们认为,正在发生的不那么愉快和安全。
不好的想法和怀疑可以比好的想法和解释更多,但这就是内在的工作,而我们要前进。而且不要忘记,最深的黑暗就在打破、走出埃及之前。
不要等待这黑暗,要一直都朝向光,走出黑暗,但在渴求光、理解和更好的感受同时,可以出现完全相反的想象,我们会深入黑暗、薄雾和混乱中。应该是这样,我们一起会经历这些状态!
让我们帮助对方,并展示,我们怎样怀着快乐的态度来看待所有状态。愉快是最强大的力量,毕竟无论怎样,你感到开心,因为你去实现创造者的工作并实现精神上的进步。
需要体验艰难的状态,以便摆脱利己主义,并上到它们之上。祝你们好运!

来自2010年11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该怎么办?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一直都在听“我们必须团结,寻找创造者”,但我们不把这当作实际的工作。我们具体该怎么办?
答案:如果外在的动作对内在的过程有用,那我们就应该实现它们。可以是未来的好处:我一年之内都忙于外在的动作,以便作为我动作的结果我会达到更内在的精神的层面。也就是说,我会接近创造者的品质——给予,并意识到他与这个品质距离多么遥远,以便借助自己的愿望能够启动意图的从“为了自己”到“为了给予”的改正过程。
换句话说,“在最初的念头”中应该要有“动作的结尾”:或者我被告诉怎么做,并且我通过“高于知识”去完成,或者我自己这样去行动。无论怎样,要针对人本身来实现。
但如果我给动作加上“为了团队而团结”的意图,那么无论我的意图有多么重要,都不会获得任何利益。毕竟忙于意图是人的任务。
无法避免它,毕竟世界的本质是给予快乐的愿望和享乐的愿望,是这些愿望旁边的思想,是它们的团结和相互渗透!
更低阶段的享乐的愿望进入更高阶段的给予的愿望中,如MAN(关于改正的请求),而更高阶段的给予愿望降临到更低阶段的接受的愿望并充满它——如MAD(改正之光)。
那时在它们之中发生相互团结:在Malhut中的Bina和在Bina中的Malhut,即创造者在创造物中和创造物在创造者中,直到达到完全的平等。这就是全部要实现的!
这在哪里发生?只有在思想中、愿望中,在内在的努力之中!
当然,这比什么都难。我们的一些人更容易去实现思想上的工作,另一些更难,但精神的工作无论对谁来说(无论你是科学家还是木匠)都难以实现,毕竟这种工作是在灵魂中而不是在理智中实现的。
一些外在的动作我们还是要实现,而且它们借助正确的意图来团结我们:我们为什么做这个动作? 为什么大家要在一起而不是独立?为什么想要参与者增多?这都能让我们复活,并提供灵感。
没有在意图方面付出努力,我们便是“嘲弄者的集会”,毕竟甚至是最重要的工作,如果没有意图,也是无意义的!

来自2010年10月3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准备显露!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会议是我们的下一个状态。我们应该怎么做,以达到正确的愿望和要求?
答案:现在我们还需要感到缺陷、渴求和想念,就像在所渴求的见面或所期待的愉快的事件之内那样。我们要渴求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以便它以全部的能量显露出来,并在其中出现充满这共同灵魂的给予的力量、创造者和光。
现在为了那个显露而准备自己,但不要找缺陷本身,而要一直去想可取的状态。而作为寻找的结果,因为想象了团结,我将会感到我缺乏的是什么!就是处于这个原因,我将会发现这个空虚和愿望。是光来创造愿望!
没有找到良好状态的人,不会感到他所缺乏的是什么。毕竟在你寻找这状态的时候,环绕之光在那个状态下来影响你并滋长你对它的愿望。
你将会追求好的状态、爱和团结,并在这同时将会发现相反的状态——反感和憎恨。毕竟我们行动于两种相反的系统之中:接受和给予,左线和右线。
人是相反的创造者的印记、自私愿望的形式。而所有影响到我们的光,只有把我们的形式从里面翻到外面,才能让我们达到真正的形式——从“为了接受”到“为了给予”。这是光针对我所做的那一切。但一开始我总是发现相反的、自私的形式。
如果我追求好的形式,那一定会体验到降落,我会发现憎恨和忽视。但不要特意深入邪恶之中并作出解释:这个自私的形式自己将会出现,并使我学会它。我放弃它的越多,就会越多地了解其所有细节,以便把所有一切转变为给予。

来自2010年11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追求智慧之光!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在《对〈十个Sefirot教育〉的前言》(《TES》)中,Baal Sulam写道,人应该渴求理解他所阅读的。对于《光辉之书》也是这样吗?
答案:当然!毕竟在《TES》和《光辉之书》中,我们什么都不理解。但去理解指的是渴求感知。感知,而不是理解!理解随后才会到来。首先要理解,也就是发现更高的世界,品质上与它们团结,就像所说的那样:“亚当认识了哈哇”。
在精神世界,理智(Hohma之光)随着改正的愿望,在Hasadim之光下到来,而不是因为头脑的细胞、记忆力和电冲动运转得特别好。可以把电击与头脑联系上,或加上记忆力,但这不会有助于你到达精神世界!
关于这一点是这样说的:“不是借助头脑去学习”。一切都取决于借助Hasadim之光所进行的改正——那时Hohma之光有可以穿上的外壳。Hohma与Hasadim之间的团结被称为“亚当认识了夏娃——自己的老婆”。毕竟亚当是Hasadim,而夏娃是穿上Hasadim外壳的Hohma。
只有依赖这个原则我们才会前进。于是不管我们在阅读什么——《光辉之书》还是《TES》,我们都要去想愿望的改正——就是那个会披上Hohma之光的地方。那时我们真的会变聪明,将会获得内在的智慧,当Hohma之光、智慧之光披上了内在的Hasadim之光。
而表面上的智慧,Baal Sulam所称谓的“耶路撒冷卡巴拉学家”拥有的智慧,我们并没有重视。无论人多么清楚地记忆了数种内容,这仅仅会让他感到迷惑。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懂得这些文字,但我们必须渴求发现它们,应该渴求Hasadim光之中的Hohma之光,而不是去想怎样以书中的信息来充实理智。

来自2010年11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