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到谁削洋葱的皮?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在会议上,在我上课时,需要我当保安吗?大家都坐着听你讲课,而我在门口检查进来的人。甚至我还能通过耳机听课,但这不一样……
答案:这正是你得到的“恩惠”。毕竟你为别人而服务:他们在课程中所“把握的”那一切都是与由你来安排和提供。换句话说,他们借助你来受到满足。
问题:怎么会这样,毕竟我不能受到他们的印象?
答案:恰恰相反,他们的所有印象都从上面到来并且通过你。你似乎受到了他们每一个人的恩惠,这难道不好吗?
问题:那么如果我做保安,并同时感到满足,因为我帮助传播了卡巴拉科学吗?能不能得到这种满足?
答案:接受你的满足吧。 总之,少做一些理论上的计算,动作是动作。
问题:假如,我来参加会议并不想在厨房里工作。而我被安排去削洋葱的皮,假如有一百公斤!这需要我半天的工作。我一点也不愿意去做,我不舒服,我被告诉要这样或那样做,我咒骂所有朋友们和整个会议,并且在每一秒中都想着要逃跑……
答案:你看你做了多么重要的工作。你看,在忙于削那些洋葱的时候,在你的头脑中每一秒中都有着关于团队和目标重要性的想法, 你要做出多少计算以便那几个小时呆在厨房里!你考虑得很多,你建立了你对朋友们和创造者的态度,你将会与自己斗争,辛苦的工作之后你终会看到——你根本就没有其他地方。你还能在哪里获得这些解释?
在这种情况下,分析的确定性是非常高的。一旦你开始某种工作(无论是最愉快地还是最讨厌的),立刻就会出现想法和疑问。这是了不起的机会。如果大家都能在厨房里工作并同时听取课程,那我就会在我的房间里做并广播,不用任何相机。甚至在厨房谁也不需要——这都没关系,主要是要有障碍并去克服。这是前进的最好的条件!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