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亡天使那儿摆脱

人类、社会卡巴拉早晨课程
原稿发表于 2010年4月15日

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选择”这样开始:“刻在石碑的公约上——不应该读为“刻”(harut),而是“自由”(herut), 而这指的是“从死亡天使那儿摆脱”。
在这个世界上,还感觉不到精神世界的而且简直像所有动物一样只关心自己的生命的人能要什么?那时他的最主要的问题是关于生命和死亡。不巧,上面写到,自由意味着从死亡天使那里摆脱。而卡巴拉是达到永恒领域的手段,而这基本上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很重要。
毕竟人类全部都潜意识地隐藏着死亡的问题,人们没有解决,把我们都降临到微不足道的生物的阶段。而我们在这个世界中所忙于的那一切(文化、教育、工作)都是为了隐藏死亡的不可避免性。我们尽量试图远离死亡,不去想它,似乎它不存在。但如果这个问题出现了,人就会感到他的无能为力,毕竟怎样也无法处理死亡。我们可以处理好并达到所有一切,但就是不能实现永恒!死亡的不可避免性在我内部里取消了人。
因此,人类所从事的那一切潜意识地来自这一个念头。我们自己都不懂得,我们对生命的看法会多么不同,如果我们会永恒存在。我们对我们的生存、现实、其他人、我们自己的态度会完全不一样……

来 自:2010年4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 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的选择》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