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人类都处在流亡之中

人类、社会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如今,人类全部都处在临近走出埃及的状态中。越来越多的人感到对重新确立生命的价值观和重点的需要。每一个人都要审视自己——他是为了什么而活着。
当然,在我们的生活中有这样的状况:这些问题隐藏于为了生存的挣扎之下。毕竟关于生命意义的问题只出现在人感到他在这个世界上达到了所有一切之时,那时无论在什么层面上在他内部里出现的问题都高于这个人生。
我们亲眼目睹,这个问题已经被广大居民所关注。它基本上是在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在我们内部里“钻洞”。因此,卡巴拉科学会被传播,也就是说,被用来进行对以下情况的解释:关于时代,关于所有事件,为什么更多的人遭受抑郁、自杀、吸毒、离婚,为什么恐怖主义的活动范围不断扩大,为什么关于生命意义的问题会出现并持久存在,在个人的心理学家的帮助下去哪里逃避这些问题,我们的孩子为什么会这样……
最终,在解释了所有这些之后,人应该理解到:一切都来自自然,我们无法脱离它。人类没有意识地准备自己上升到新的时代:通过遭受痛苦或者有意识地渴求相互连接为一个精神的容器(Kli),根据自然所安排的那样,并在那里感到永恒的完整的生命。

来自:2010年3月31日的《早晨课程》,《Shamati》 第159 篇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