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己内部跑到他人之中

光辉之书利他主义利己主义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从自己内部、从自己的“埃及”跑出去意味着什么?我抓住我所能拿走的一切并跑出去,并藏起来。但如果到处都是“埃及”的黑暗,那么我跑到哪里呢?!我被封闭在自己的愿望中,我怎么能离开它呢?难道除了它我还有某种其他的东西?
我从自己的愿望跑到亲近的人的愿望那儿,这才算是脱离了埃及的奴役!我忍受的压力如此之大,以至于我别无选择。尽管我自己无法做到这一切,但我应该去追求这一点——不然我没有任何机会走出埃及。
人拿走所有的埃及人的容器,趁夜跑出埃及。四处都是黑暗,他还能跑到哪里?下一个阶段也是黑暗的,但人感到他在接近着自由。即使如果我现在憎恨他人并没有与他们连接,但我知道,下一个阶段是更先进的。也就是说,我尽量从自己的愿望中走到亲近人的愿望中。干脆跑出去。
但在他们之中我也看不到任何光,无论有多黑暗,我都应该表现出我已经做好了进入他们内部的准备。我到达红海(希伯来文“Yam Suf”即结束的海)并准备跳进海里,毕竟我看到,在我后面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东西,我不再能呆在自己的利己主义中。我可以消灭它,以便进入共同的愿望中、亲近人的愿望中。尽管我自己在那里什么都不会得到,但我看到在那里有着下一个阶段——精神的阶段。
人理解,对自己的内在的愿望而言,外在的他人的愿望是更高的阶段。

来 自:2010年3月2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书》

埃及的刑罚是否在威胁我们?
埃及刑罚

埃及的刑罚是否在威胁我们?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