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和集体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个别的最高的控制”、人的个别的祈祷与所存在的精神的规律(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遵守它们)有什么关系?
答案:你永远都不会理解这一点,如果把自己与共同的系统分开。毕竟个别的是一种你与灵魂系统的关系,他来自你的状态,集体的是最基础的团队的状态。
人永远都不会为他自己受到任何一切。毕竟他本身没有容量,没有能接受精神内容的地方。
人个体的精神的容量处于他之外——在他人的愿望中,就是在那些他能够借助光与自己连接的愿望中,就像母亲为了满足她孩子们的愿望而生活那样。
除了“陌生的”愿望,我们每一个人只有“点”,自己的个体的根源。
用这一点能做什么?只能把它与所有其他灵魂的部分(“陌生的”愿望)相连接。
这就是所谓的“个体控制”:怎样把自己与全部的共同的Kli连接起来。“单独的我”(点)这一概念在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
它只有对环境而言才能感到自己——以自私的方式(我们的世界)或者以利他的方式(精神的世界),不是对环境而言,甚至这一点自己本身都不能感到。
因此我们整个发展的过程都只是对于环境而言的,而全部的自由选择只有在于对更好环境的选择中。我的今天的环境是明天的我!
个体和集体
问题:“个别的最高的控制”、人的个别的祈祷与所存在的精神的规律(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遵守它们)有什么关系?
答案:你永远都不会理解这一点,如果把自己与共同的系统分开。毕竟个别的是一种你与灵魂系统的关系,他来自你的状态,集体的是最基础的团队的状态。
人永远都不会为他自己受到任何一切。毕竟他本身没有容量,没有能接受精神内容的地方。
人个体的精神的容量处于他之外——在他人的愿望中,就是在那些他能够借助光与自己连接的愿望中,就像母亲为了满足她孩子们的愿望而生活那样。
除了“陌生的”愿望,我们每一个人只有“点”,自己的个体的根源。
用这一点能做什么?只能把它与所有其他灵魂的部分(“陌生的”愿望)相连接。
这就是所谓的“个体控制”:怎样把自己与全部的共同的Kli连接起来。“单独的我”(点)这一概念在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
它只有对环境而言才能感到自己——以自私的方式(我们的世界)或者以利他的方式(精神的世界),不是对环境而言,甚至这一点自己本身都不能感到。
因此我们整个发展的过程都只是对于环境而言的,而全部的自由选择只有在于对更好环境的选择中。我的今天的环境是明天的我! 

来自2010年9月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