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爱鱼比爱亲近的人容易?

人类、社会团结灵魂
原稿发表于 2009年4月24日

rav_2008-11-14_sl_img_7186_w问题:你不需要尽力就能爱鱼或你的孩子。那么为什么要一个人去爱其亲近的人,却必须经过如此困难、复杂及冗长的过程?
答案:在满足利己的愿望时,我的行为是本能的:我爱我自己以及任何属于我的事物,而且我不爱任何我感到遥远且不属于我的外来事物。这种“我的”和“其余的”内在感觉的区别被创造,以令我们理解我们对立于整个世界与创造者
这种状态的揭示被称为“共同灵魂破碎”的揭示。
如果创造者清晰地显示在我面前,那我就被剥夺了我的选择、愿望、思想与行为的自由——在创造者面前,我将完全取消自己。因此,为了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即获得给予的品质,我必须从创造者隐匿的状态中开始。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有另一个给予和爱的品质的范例(标准)来替代创造者。
在创造者隐匿的状态中,为创造一个能让我变得与创造者类似的机会,Adam Rishon统一的灵魂破碎成了许多的个别灵魂。由于破碎,每一个灵魂将自己想象于其他灵魂之外,并且因利己主义的影响,排斥其他灵魂。通过改正自我的利己主义——即与其他灵魂的疏远,灵魂获得给予的品质以及变得同创造者一样,而这正是创造的目标。
因此,我们不应该去改正我们的任何行为,而是要改正我们对亲近人的态度,正所谓“由爱亲近的人到爱创造者”。就这样,我们改正自己的灵魂,变得与创造者相同,甚至达到创造的目标。因此,“像爱自己那样,爱你亲近的人”正是世界的最普遍的法则,其他法则都是这一法则的个别表现。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