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发展的结束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进化

我们是发现生命的意义并理解到我们为什么存在的第一代人。在以前的世代,我们生活得像动物一样。我们有的只是利己主义和享受的愿望。它不断推着我们前进,通过它,我们试图从一个接一个无休无止的享乐竞赛中去满足自己。然而,我们永远都没有感到满足,因为享乐与我们接受的愿望是相反的, 就像电路的两极彼此相反一样。
当光接触到并渴望进入容器的瞬间,光会消灭,瞬间发生了“短路”,它们互相抵消。每当我们想要享受某些东西,我们只会触摸到快感,可是它会立即消失。我们感受到食物的味道,但它会消失。我们看到美丽的东西,但它的魅力会消散。我们不能保留正面的感觉,并且不能把它积累起来或经常添加到我们的“小猪储蓄罐”中。
最后,我们将看到,我们这一代人生活在绝望中。这一代人没有可以满足自己的东西,他们感觉不到味道或欢乐。他们使用毒品去逃避,他们用药物和抗抑郁药物去镇定自己。为什么呢?
我们在历史中不断增长的自私的愿望不再发展了。几千年以来,它的力量越来越大,我们似乎可以继续在新的愿望中找到更大的乐趣。享乐的感觉就是生​​命的感觉。但今天我们接受的愿望已经完全饱和了,我们陷入了无助的绝望中,看不到任何行动的可能性。
这是一个特殊的时刻,一个特殊的状况,这就是为什么Baal Sulam说,他很高兴能出生在一个可以揭示卡巴拉智慧的时代。为什么有这可能? 因为“卡巴拉” 在希伯来文中表示“接受”。它教导我们如何获得智慧,如何充满无限乐趣,而不是感觉到满足的消失,甚至所有乐趣的湮灭之时感觉不到我们的垂死。卡巴拉智慧引导我们得到无穷的乐趣,而这就是永生。
此外,卡巴拉使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主宰。随着接受愿望的过饱和,一个人的“心 里之点”(•)被显露了出来,这是一个额外的品质,是给予的愿望。
加和减,给予的愿望和享乐的愿望在同一个人中存在,进而他得到了自由的选择。现在他有两股力量,通过使两股力量互相对抗,他开始控制它们,亦即控制自己。他决定该走的路,以及使用愿望的程度。
于是,他跟着三条线演变:他用右线和左线来制造中线。事实上,这个中线被称为“人”(亚当),因为这是他做的,他形成了他内心的本质,因此,它是属于他的。在此之前,在我们所有的转世中,我们的发展和动物类似,在我们利己愿望的推动下获得更多的乐趣。
今天,我们仍然无法控制我们的愿望,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很小的心里之点。我们聚在一起学习卡巴拉智慧,它将解释如何发展这一点,从而使我们有两个大的愿望。然后,我们将不再被上面的利己主义的力量主宰,相反,我们在手中持有两股力量,这样我们就能超越这生命。

来自2011年6月4日在马德里会议的课程
暂无评论

从分离到团结

人类、社会卡巴拉进化

人类社会分为两个部分。心里之点已经觉醒的人构成了人类的一小部分,这就是我们。其余的人没有心里之点,但强大的利己愿望集中在他们中间。
两股力量,正和负,在我们之间起作用。我们通过创造一个连接我们的利己主义和想要达到精神世界的愿望而向前迈进,这种愿望在学习和从环境中吸收的力量中的来。通过这两股力量互相结合而建立的连接被称为中线。
卡巴拉科学解释说,其余的人,感觉到别无他法,将会逐渐加入我们。他们的不住要求满足的利己主义将会遭受痛苦。在人类发展的过程中,人的利己主义不断增长,尽力争取被满足的可能。今天,当人类的利己心失去了得到满足的希望,它就面临着一个危机。
这将鼓励人们接近我们,虽然他们不知道与谁和如何接近。为了使他们的路径更容易,我们要传播卡巴拉的智慧,并解释有一个处理危机的方法。当他们加入我们的行列,我们将开始在中线一起工作,从而达到无止境的世界。
我们最后会赢得什么呢?我们将达到永恒和完美。我们会超越我们的现实,超越宇宙的创造点和我们整个世界——并到达更高的现实。
现今,有上百万人的心里之点已经觉醒。心里之点尚未显露的人除了利己主义之外还感觉到危机。他们感到他们缺少积极的力量,没有它,他们无法生存。他们知道他们要改正这危机,他们感到答案是隐藏在团结之中,但不知道如何去实现它。
在一个全球性和整体性的世界,一切都需要团结,自然界为我们示范这一点。今天,它显示我们必须达到无止境的世界,我们是一个整体。这正是危机给我们隐蔽的指示和引导。
在将会领导人类到达这一目标的人之中,危机揭示了心里之点,他们能够从团队和研读获得这种积极的力量。有了它的帮助,他们可以独立走向无止境的世界。而那些并没有得到危机给予的团结力量,但感觉到他们缺乏这股力量的人们将逐渐从那些心里之点已经醒觉的人中得到解释,并将加入他们的行列,与他们一起瞄准目标前进。

来自2011年6月4日在马德里会议的课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