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是完美的相反

我像创造者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是那所描述的、似乎是单独创造物的耻辱?
答案:耻辱是人与猴子间的区别。耻辱的根源中具有对给予者和接收者之间区别的感受。然后一切都仅仅取决于由于什么原因及在什么情况下我感到我是给予者或者接受者,并根据这一点我要么感到完美,要么感到耻辱。耻辱与完美相反。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为这个单词提供了什么含义,你们都忘记了——这都不一样。这是在精神领域的给予者和接收者之间的差别的感受。真正的耻辱是精神的感受,而物质的耻辱总可以以某种方式压缩、隐藏。
真正的耻辱到来,只有我感到创造者是给予者、充满爱,而我埋怨它、骂它,想要从它那里抢走任何东西,一切简直都是相反的!根据我们一个面对一个地显露各自的程度,我感到耻辱,这迫使我立刻隐藏自己、自己的利己主义,并开始改正它。
也就是说,为了改正,耻辱是特别有用的一种感受!于是它只有在人改正自己后才会显露出。不然没有原因。如果人喝了别人的牛奶,让他产生耻辱,以及感到不好意思,这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他不会感到任何耻辱。人只会感到他因为这样的动作受到了打击,而下次会不敢这样去做。
也就是,对痛苦的恐惧而不是耻辱会决定我们的行为。耻辱是发展的结果,当你感到比你更高的阶段——它与你相比有多么完美,以及怀着爱来对待你,而你则相反!而你怎么也不能处理自己!
为了感到这种差别,人现在应该要有某种内在的智慧,而不是普遍的对物质的理智和感情。一切都取决于人重视给予品质的程度,而且这不是对人本身而言。毕竟人能感到自己像小孩那样——他因为从母亲那里接受而感觉不到耻辱。
而如果他超越“母亲身旁的小孩子”的状态,并开始感到他是单独的,如果他缺乏这自由,那么那时他就会感到耻辱。如果奴隶没有追求自由,他感觉不到耻辱,毕竟他属于主人。
但谁愿意作为自由的人,谁就会立刻开始感到耻辱,并借助这感受达到自由。

来自2011年5月24日的《早晨课程》第三部分,根据《十个Sefirot的研究》

怎么进行限制?
关于耻辱

暂无评论

怎样改正破坏的视野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精神

问题:您说过,人是感情和理智,而所发生的那一切都不取决于他,他只能目睹效果。这样一来,《光辉之书》中所描写的那一切应该在内部里寻找意味着什么?
答案:现在我阅读或者听取《光辉之书》。随着故事的展开,我想象各种各样的图像——天使、人们、风景。我为什么会把这一切当作外在的图像,而不去在我的感受和理智中产生反应,以至于把这一切立刻在我内部里发现?那是因为我没有被改正,而我的享乐的愿望、我的利己主义把我的感知分为内在的和外在的,并这样为我描画破坏的图像——似乎《光辉之书》中所说的内容发生在我外部,而不是在我内部。
但在外面没有任何一切,全部的现实都处在我内部。那么我为什么会感到现实在我之外?那是因为我仍然没有把全部的现实与自己连接,并不把它当作我不可分割的部分。为什么?那是因为我怀着自私的态度对待现实,我把它分为内在的(对我更重要的)和外在的(不那么重要的、一点也不重要的或者被我拒绝的)部分。这就是我的自私的、被破坏的感知的形式。我该怎么办?
我应该对自己说:
1.《光辉之书》仅仅谈到了我的内在的状态和品质,一切都发生在我内部里,没有其他的。人是微小的世界,一切都处在他之内。
2.之所以我能看到外面发生的事件,是因为我的感知是未改正的。如果我改正自己,将会把所有一切在我内部里看到。
换而言之,我想象所读到的《光辉之书》的内容似乎发生在我外部与我在内部里感知一切之间的区别,为我指出了我未改正的程度。
于是,我必须试图在我内部里找到正确的感知的形式,并祈祷、请求这形式在我内部里被唤醒。这就是所谓的感知到所阅读的,就像Baal Sulam 《对〈十个Sefirot的研究〉前言》中第155条,说道:人通过追求认识到所阅读的内容,来唤醒环绕他的灵魂的光。我追求看得见这图像的真正的形式并逐渐地借助自己的努力让它接近我。

来自2011年5月24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与更高力量建立关系的时刻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问题: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我不能集中于文字本身,许多各种各样的想法充满我,而这些想法跟光辉之书没有任何关系,比如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图像。我该怎么办?
答案:在人开始研读之前,与所有其他外面发生的事情相比,他必须尝试着更加重视研读。昨天所发生的,今天和明天的事情与研读相比都一文不值,于是现在我与更高的力量相连接,后者为我安排我全部的生命,甚至自私地在物质范围内要求这一点。
于是我现在应该集中于光辉之书的阅读并与更高的力量建立关系,毕竟我取决于它。这是很世俗的、外在的态度,但仍然是……
而如果上课时到来各种各样的陌生的思想,这已经算是障碍,它们与我们的未改正的利己主义有关系。这已经是道路上的障碍,而我应该去处理它们。
但《光辉之书》的叙述我一点也不担心。首先我要建立这种态度:似乎描述的一切发生在我的内部。甚至如果我一个词都不理解,这都不重要,我需要在自己内部尝试认识它们。主要是我把它们感到如外在的形象,而我却要在内部里认识到它们。而具体是什么不那么重要,主要是从外在的沉思走到内在的沉思,并改正视野的误差。

来自2011年5月24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关于《早晨课程》
新的《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