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之点的朋友们

问题:我的一部分渴求参与会议,另一部分如此强烈反对,以至于我看都不想看任何一个人。我该怎么办?
答案:在这里要做出自己的选择。要理解,两个部分——那每一刻为我发送的思想和愿望都都来自创造者。这已经是为我设定的条件——不是我自己。
不是我的生病的和不愿意去参加会议的身体做出决定,也不是我的情绪。我们像机器那样来行动,其中的所有信号都是根据让我们进入某种状态中的程序,被更高的力量控制。
生命和死亡,生死间的所有状态都是从上面被注定的,在这里没有巧合的事件。于是,在每一个状态中我必须分开,似乎是从外面去观看这“机制”、我的身体,包括情趣和其中所具有那一切。为了看到这是创造者的工作,并理解它正想为我提供什么,把我的“驴”(hamor/驴,homer/物质)带到什么状态。那时我会理解怎样与它工作,而自己不会认同这头“驴”。
人会越快地获得成功,如果在他的一天之内人能够越多次地分离自己,并从外面来看本身,似乎这是一种身体,其中被唤醒某种力量,但人自己没有认同这身体,通过使用它,借助它去达到目标。
要这样对待朋友们和所有一切。不要看容貌和性格,只看内在愿望的“净重”,后者不取决于任何外在的东西。这就是我“心里之点”的朋友们。

来自2011年3月2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