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存在吗?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上课时,我们一直都试图在自己内部创造这种或那种要求,于是这个请求失去其敏感度。怎样才能每次都重新请求,似乎就是第一次?
答案:这是最重要的,如果成功了——不需要别的!但我不知道,在这里怎么能得到帮助,关于这一点这样说:“你去做所能做的!”。
比起对课程作出准备,没有更重要的工作了。传播、所有别的事情、你在这个世界所做的那一切——都应该集中于这唯一的点上:上课时在自己内部创造要求——期待光。这光会到来并使我们返回到根源。
这应该是我们的侵入性的想法、内在的痛疼,我们应该感到没有这个还不如死——这比在这个世界的死亡更恐怖!
单独地无法实现如此强烈的愿望:人需要团队、支持、共同的灵感。也要对所有在研读中过去的每一年而感到绝望……
这是最主要的点,所有一切都集中在这一点上。如果你在这一点上成功了——那么在其他所有方面也会成功。除了这以外没有别的——这是把你和创造者连接的那一点。
通过它从下往上提升MAN,而从上往下降临它的答案MAD,暂时如同环绕之光。
这需求、痛的那一点应该是最重要的、最明显的。要一直关心它,并考虑怎样才能让它变得更强,以便怀着破碎的心去上课——为了上课时跟大家一起团结。
所有一切都不重要:你知道多少、你做了多少。只有在这里,在这一点是你全部生命和所有努力的结果。如果你在这一点上成功了,一切都会顺利,如果不是——其余的一切都不值得。
就是这一点需要被关注,正好我内部里的这一点被称为人,就是它来决定我究竟能否生存……

来自2010年12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意图之门的房子》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