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改变命运?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那么我到底能不能改变我的命运?
答案:借助自由选择你能够随便改变你的命运,可以在任何方向以全部的360度转变。但是你得知道,你必须在哪里影响到它——通过哪一个微小的洞你能够影响到所有世界,直到无止境的世界。你具有这种机会,但它是非常微小的
我们正是要去搞清楚它。在我们了解了这个机会的时候,我们发现,就是在这个方向我们不愿意去行动。
在我周围有着整个世界,后者以狭窄的管子与其他完整的世界相连接。在下面是我、我的品质和力量。在管子中具有我的自由选择,在上面——完美的世界!

来,去它那儿!你只要知道,怎样在这些所有你愿意去的方向之间找到微小的你的自由的洞。而你发现了它之后,该怎样把你全部的力量集中在一个动作上,以便通过它进入精神世界。
这就是全部的卡巴拉科学!你不再分散你的力量在其他方向上(反正你在那里都没有自由的选择,而且一切都是被预订的),你来找到你自由选择的道路,把所有力量集中在一起——那时你就能到达精神的世界。
接着你会理解进入更高世界的条件——就是实现相互担保的、爱所有万物的条件。那是因为这是另一种同样的公式。这公式告诉你怎么走出这个世界,为你指明出路,并让你在更高的世界诞生。
当然,这样我们会改变我们的命运。毕竟你受到了这种自由之点,阿基米德这样描述它:“给我一个外在的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 。

来自2010年10月12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根据品质相同的规律!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当人们来到会议上,并看到我们做了多么大的准备工作,我们是否能够取消我们之间的区别,并感到完全的平衡?
答案:世界上的所有的现在对会议做出准备的人都全心全意地跟我们在一起——我们都处于同一个容器/愿望中。离我们生活很远的人并没有在生理上参与会议的机会,他们除了在思想上的支持,也向我们提供了他们的愿望,他们对想要接近的渴求。
最终我们拥有了这种由创造者安排的组合——在那里大家都团结在一起,我们只缺乏一个共同的关于相互担保的想法!
放弃所有外在的区别,最终大家都要灌输于一个整体中、一个共同的相互担保中。我们应该变得“如一个人一颗心”——世界上的我们的所有的朋友们。一旦我们获得这第一个接触的感受、精神的关系的品质,那在它里面立刻就会出现创造者——根据品质相同的规律!

来自2010年10月14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自由在哪里?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在进入团队之前,你具有自由的选择——进入那里。你进入了之后,你只有唯一的选择:加强与团队的关系。你自己要决定——这就是我的自由选择,而且你一直都要这么做——这就是你的自由!
也就是,自由不是去做我所想要做的,而是一直都在这个关系中付出我的努力。在所有其他事情上,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自由,而且一切都是自动发生的。
这是很重要的原则。在我的生命中我根本就没有任何自由——我是绝对的傀儡。自由选择只有在这一点中:创造者把我带到团队和被给予的心中的火花之后,我只具有唯一的自由——进入这个团队,用手用齿,无论怎样但要抓住它。
正确地抓住了团队之后,你已经取决于它和环境的影响,你已经没有自由选择。那你怎么自由呢?你的自由只在这一方面上:自己付出努力以便加强与团队的关系,虽然你的利己主义反对。这样你让你更加取决于环境,它对你的影响。没有别的自由!
就在这里具有相互担保,而我们需要给它加上更多的原则:对朋友们的爱、对亲近人的爱,借助高于知识的信仰去为他们辩解——这都包含在自由意志中,在那个我能实现目标的态度中。
而其余的生命都是根据预定方案演变的,你甚至可以去找算命的人,他会告诉你你的未来。可以预测所有一切,但就是不能说属于你自由选择的那一点。其余的事情都是按照“盲目的命运”而发生的。
不准算命,因为人会开始想在普通的生命中拥有自由选择。但如果你知道,没有行为的自由,那么未来就会显露出……除了属于你自由选择的未来——毕竟这仅仅取决于你,因此不会为你显露出……

来自2010年10月12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对健康有害的病毒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在过去,从古代巴比伦走出了一个微小的人们的团队。他们根据自己的“直接向往创造者”的追求把自己变成Isra – El。后来,在两千年之内,这个团队发生了分裂,他们与所有民族混合在一起,曾经这些民族也在古巴比伦。
如今,借助两千年里发生的相互融合的过程,大家的精神信息都混合在一起,而在现代的巴比伦出现并开始形成了新的团队Isra-El (Israel、yashar kel、追求创造者的人)。
现在这个团队在自己内部必须完成相互担保的条件(arvut)。而如果在这团队中具有不实现相互担保的人,那么他们会在所有朋友们之间的关系中导致巨大的破坏。

由于这种不负责任的人的存在,所谓的Isra-el团队(想要达到创造者,变得与它相同的、愿意发现创造者的人)不能完成这一点。在这个团队里我们必须要排除这种“病毒”。

来自2010年10月12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生活在我们的关系中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感到的我们彼此之间的团结指的是什么?怎样才能感到?
答案:感到的我们彼此间的团结指的是感到我们都处于一个系统中,大家都彼此取决于对方,直到甚至“动”都不能动。这是严格的、从上面创造的系统,它像严格的规律一样逐渐地出现。
我们必须发现其中的生命。我们之间的关系自己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将会变得更容易触摸到。而在这个关系中流动的生命被称为“精神的世界”。

来自2010年10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空虚是显露的预兆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通过阅读《光辉之书》,我集中在与朋友们团结的意图中,却感到空旷的空间。我们是不是要以某种感知来充满它?
答案:没有。这个空虚的空间将会从上面而不是由我们来充满。你们只需要去想怎样团结,而通过团结去聆听文字。除了这个,其他的都不需要。
毕竟在文字中所说的那一切都要在团结中才能变得清楚。在它里面出现了空虚是很好的状况。它将会被精神的、通过阅读过程中出现的图像充满。

来自2010年10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