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的真理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我感到甜和苦,但怎样才能感到“真理——谎言”?
答案:在我们世界里,真理没有滋味,我们只能感觉到甜或苦。而真理——谎言是借助理智,而非借助心来分析的。
我们认为欺骗对我们来说是不舒服的,但我们不能理解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谎言!我们没有工具能感到这一切。我们以说真话为标准,但这不是真理,这只不过是甜蜜的感受。我们把对“真理——谎言”的分析转变为对我们利己心而言的甜和苦,毕竟我们的理智是为我们的“肚子”的利益而运转着,也就是人的理智服从于他的利己主义。
而卡巴拉所谈的真理和谎言是需要在我们现在没有的给予的品质中才能被搞清楚的。只有在它之中可以搞清楚,给予是真理,而且这与它在我们的享乐的愿望中所发生的那一切(有还是没有满足)没有任何关系。
但想要脱离动物的身体的控制,需要最高的力量和使我们回到根源的光。在我们的世界里没有这种力量,它只对自私的愿望产生反应。想要学会怎么分别善和恶,需要上升到Adam Rishon(第一个人)的阶段上,在那里蛇揭露了善恶。一方面,这是一种毒物,但我们可以把它转变为药物。
为什么Adam Rishon 是第一个灵魂显露的阶段,突然就要开始分别吗?有了一个愿望,那么它何必还要分出男性和女性——亚当与哈瓦,而随后又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千万个灵魂。
但进行改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没有把它分为许多灵魂,以便一个灵魂都有一个微小的、正确的、特别的任务——特定的使命,就像身体中的细胞那样:其中各个细胞都发挥自私的狭小范围的功能。就像电脑使用的二进制:那里只有“0”和“1”,没有任何其他诀窍。但你们看,借助这些简单动作,我们能够获得什么结果。
这就是灵魂分裂的意义,否则我们无法进行改正。甚至现在,不管完全的破碎(当每一个人都有特别的、狭小范围内的使命)这一点,你们看我们是多么糊涂,而且不能为自己找到它。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