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的时间与跳舞的时间

光辉之书精神精神工作

问题:你说,只有上课时才能吸取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那么会议上所有的舞蹈、歌曲、朋友们的聚会有什么用?
答案:自然所有系统都来自直接之光四个蔓延的阶段,在那里只有两种力量的组合——给予和接受,或者,分别地是Hasadim之光和 Hohma之光。
它们像活塞那样运转着——一个部分充满,另一部分变空,这样相互交替。在alef(1)、 bet(2)、 gimel(3)、 dalet(4)阶段上发生相互交替的充满和变空。根据这一原则,甚至所有我们世界的系统也这样运转着。没有相互交替地充满和变空,移动就不会存在。
在我们的精神世界发展也是这样的。我们学习——这是一周期,我们团结、跳舞、唱歌——这是另一周期。它们必须要相互替换对方。
我们的世界是被这样组织的:人要工作、进餐、养孩子。实际上,在所有这些动作中我们在做什么?我们通过与自己和创造者交流,无意识地从一个品质转到另一个品质的这两种力量——给予和接受。
Keter—— Hohma—— Bina—— ZA——Malhut,Hohma之光——Hasadim之光,一个充满一个变空。
因此有团结的时候,也有学习的时候。卡巴拉学家是这样被定义的。因此,我们一周举行一次朋友们的聚会,一月举办一次地区性的团结晚会,以及几个月召开一次全世界的大会。

来自2010年7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