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止境的光还是无止境的黑暗?

团结早晨课程

在研读卡巴拉时,我们接触到光。毕竟通过团结与渴求同样目标的人,在一起学习之时,我们主动地进入无止境世界的Malchut,在那里所有的人都是在内在团结的,作为一个整体。但由于我们想要主动地生存于这种状态中,我们就让自己从这个完整的状态中吸取光,并这样来加速我的精神的发展。
这被称为变得“Isra El”,即追求“直达创造者”的人一直都“加速时间”、通过研读吸取光并让它显露出,以及“使时间神圣”,也就是,想要光把他指引到给予(圣洁是给予的品质)那儿。
这样一来,在卡巴拉团队中的研读成为我们手中的“缰绳”或“方向舵”,借助它们我们能够控制自己:自己的发展形式和他的速度,并不再取决于光。
但另一方面,光非常强烈,他具有我们每一个人的和我们所有人在一起的发展规划。因此,在自己一直试图加快自己的发展时我们正好开始感到,我们是多么地依赖这光,依赖它的唤醒。只有借助它,我们才能前进。
光让我们提升和降落,唤醒我内部的对发展的愿望,以便让自己变为“像创造者那样”的人,并从动物的阶段、从这个物质的生活提升。我等待着,当光开始影响到我时,我准备把自己完全地交给它,尽量充分地融入团队中,研读和传播卡巴拉,解决所有在黑暗和隐蔽之时积累的问题。
这样一来,我就是那个关于公鸡和蝙蝠的寓言中的“公鸡”——我期待着光。我盼望光到来,来照耀我的道路。但“蝙蝠”却没有准备去迎接光的到来,它对来自上面的唤醒感知如黑暗。
我们,全部的七十亿的人都处于一个世界中。但只有那些对光的到来、创造者的显露做出准备的人会感到,在世界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光的显露。在我们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我们对那个接近我们的光感知如黑暗。
虽然我们处于一个共同的系统中,只有那些等待光的到来的人能感到其中的愿望,以及只有对它们来说光真的是光。而那些不想接近光的、不爱亲近的人、不去给予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将会感到更大的危机和问题。
我们都处于无止境的世界,但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准备——在其之中我们既可以感到无止境的光,又能感到无止境的黑暗,或者什么都感觉不到,似乎处于没有意识的状态并仅仅像动物一样活着。一切都依赖于我们的“作为人”的愿望,也就是说,在爱和给予之中变得与创造者相同。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