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立的团结

光辉之书团结早晨课程

rav_2008-11-07_blackpool_lesson_1_w问题:是否存在集体的、团队性的对创造者的感受?
答案: 有个体的、个别的达到,也有团队性的达到。我们仍然处于个别达到的阶段,并试图走到团队性的。这就是从我们这一代开始的世界的未来。卡巴拉科学正是为了实现团队性的(全球)达到而出现的。
因此我们从事学习《光辉之书》,本书是由卡巴拉学家的团队撰写的以及只有在团队中才能被显露。我们需要像书写《光辉之书》的卡巴拉学家的Shimon团队那样,建立我们之间的关系。
世界面临着新世纪的到来,在这个时候创造者的显露应该是团队性的。毕竟,全世界实际上就是团队。这就是在走出埃及时在Sinai之山所发生的。人们之间充满仇恨(希伯来文的“憎恨”为Sina),但他们被告诉:“假如现在在这里,在相互之间的憎恨中你们不要求显露创造者,那么这个地方、这种彼此的仇恨将会变为你们的埋葬之地。”
不管相互间存在的憎恨,他们被设置了条件——如同一个人一颗心一样团结起来。但这是不可能的!我如此地憎恨所有人,以至于在面临死亡的那一刻都不能看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创造者,即更高的、在这些对立之间创造和平的力量。在下面有自私的愿望的深度,在上面有屏幕,以及在它们之中显露的最高之光。这就是精神的容器、Kli。
我们应该达到这么一种状态:一方面我们憎恨对方,另一方面我们关爱对方,甚至在我们之间要求给予的力量。这就是我们这一代要体验的事。这个过程正接近全球性的团结,因此我们开始了学习《光辉之书》。毫无疑问的是,我们已经对这做出了准备。而就世界来讲,让我们希望人们和平地意识到这一点……

来自:2009年12月4日的《早晨课程》,对课程的准备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