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伟大的事情要开始了

几十、几百、几千年前,卡巴拉学家都清楚如今出现的趋势。他们谈到了我们的时代,并根据共同的自然规律准确地指出了其时间。
有史以来,我们在驱使我们力量的影响下发展了。随着不变的自私的上升,我们在社会中、在家庭生活中、在教育中、在文化中,从过程到过程,从形成到形成地变化了。
我们借助一个消极的力量进步了,于是卡巴拉学家能够算好,人类会需要多少时间以“到达那个点”,即升到下一新阶段的必要,以便随后不是我们的利己主义让我们发展,而是另一种力量——共同团结的力量。他们指出是在20世纪末,1995年。从这时候起,我们会需要发现改正人的手段,这人则知道怎么与他人相互地、全球性地、完整地团结为一个整体。
当然,今天我们刚刚开始这个过程。它还会继续。但是我们,从上面被给予“心里之点”、向上渴求的人们现在必须面对全世界并解释所发生的。这样我们会实现我们的使命,辩解那被迫出现的冲动,把人类带到新的状态、新的阶段上。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阶段。身体感到生病了,因为其部分被分散甚至互相相反。但如果部分之间团结在和谐中并相互作用,那时身体就不再会感到生病,而会感到更高层面的生命。类似的,我们怀着动物性的身体感到自己在人的层面中。身体是动物,但在人心中有某种把他升到更高的阶段的部分。
而现在,在和谐中相互团结时,我们获得高于目前的更高的生命的感受。这就是精神的生命。
理所当然,我们必须在团队中对立于这一点。这首先是我们的责任。此外,我们的任务是把全世界带到这一点,并减少巨大的随着“遭受打击” 而到来的痛苦。毕竟我们甚至现在都能看到,人类的苦难越来越危险,并在突然间发生。

来自2011年4月1日的新泽西州会议第一节课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