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理解的阶段

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1年2月14日

问题:据说,在Shimon Bar Yohai与他的徒弟撰写《光辉之书》的时候,他们坐在洞穴里,卡巴拉学家Shimon Bar Yohai说话,卡巴拉学家Abba写下,而卡巴拉学家Shimon Bar Yohai的儿子——卡巴拉学家Elazar “pe el pe”(口口相传)地听着他,而所有其他徒弟通过心来听。这些不同的关系的阶段意味着什么?
答案:除了外在的卡巴拉可以进行沟通的语言——“枝语言”之外,他们还有内在的关系:所谓的“mi pe le ozen”(从口到耳)在Bina阶段上的关系(小的状态)以及所谓的“mi pe le pe”(从口到口)在 Keter阶段上的关系(大的状态)。为了这种关系已经不需要语言,在没有单词的情况下,通过内在的融合、团结能够彼此了解对方。
·    换句话说,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对方:
·    或者通过长时间的交流过程
·    或者一目了然
·    或者在没有单词的情况下相互理解对方
或者我们如此融合为一,以至于甚至不能说你理解我,而我理解你——那时因为分不出你我,而什么都不要给对方传达。
这是所存在的精神关系的阶段。

来自2011年2月1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