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得像创造者一样

卡巴拉精神工作

问题:成为像创造者一样的人是什么意思?这听起来像是一句口号:”我想要像创造者一样”。

回答:可以通过创造者在我们内心中的那些显现,即当我们感觉到祂所有的愿望和意图的统一性,以及祂对我们绝对友善的态度时,我们就有可能变得像创造者一样。

我们必须揭示出这一点,并努力要像祂一样,因为在我们的世界里、在任何状态下,以及在更高世界中我们所能感觉到的一切,都只有在我们的品质与我们外部事物相似的程度上才能被感觉到。然后,我们将开始在我们内心中开启这个感觉的源头。

因此,我们的方法被称为卡巴拉科学,它给出了如何去揭示创造者的知识。也就是揭示创造者所特有的这种思想、情感、行动和意图。

[291773]
暂无评论

当怨恨使人窒息时该怎么办?

儿童家庭、教育、培养

问题:许多人写信给我们说他们生活在怨恨之中”我不能原谅我的父母破坏了我们的婚姻”。”我遇到了麻烦,而我最亲密的朋友却没有帮助我。我永远不会原谅他”。老师对不知感恩的学生心怀怨恨,父母对抛弃他们的孩子心怀怨恨;有很多的怨恨和冒犯。

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怨恨?

回答:坦率地说,我不会被任何人冒犯,因为我了解人性。就我对人性的了解,我明白没有人可以冒犯我。如果你真的想被冒犯,那么,正如经文上写的那样:“去找制造我的工匠。”

这就是事实。一个人是如何拥有任何思想、感情、品质和行为的呢?有关他的一切都不是他自己的。他完全被包裹在自然——即创造者对他所做的一切之中。

问题:这是在一个高层次的状态而言的。让我们回到这个地球上的人身上。孩子们不帮助他们的父母,他们实际上已经抛弃了他们。有一些人真的背叛、欺骗了朋友等等。有很多原因。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怨恨?

回答:我认为你需要达到这样的发展程度,当你意识到你周围所有其他人都是由创造者控制的傀儡时,你才能正确地改正自己与这些人的关系,为他们辩护,并希望他们都好。

问题:这有可能吗?

回答:总体来说是的。并非总是如此,也并非立即如此,不过…

问题:是的。这是一项冗长的工作,但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吗?

回答:是的! 否则,你就是在诽谤创造者。而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事情。计算方式完全不同。你是如何拥抱宇宙的,是就像它自己独立存在一样,亦或是你控制着它?如果一切都来自上面,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绝对顺从,同意并改变得与这个更高的力量相类似。

评论:这很美好。我会谨慎地假设,我们整个世界是一个罪恶者的世界。我们都处于仇恨和不断怨恨的状态。

我的回答:就像沙箱里的小孩子。

问题:为什么我们要这样来运作?

回答:这样我们就会真正地失望。这不是创造者为什么要把我们创造成这样的,而是我们有多愚蠢,不去猜测祂为什么要把我们造成这样。有一个答案摆在人的面前,而他却不想看到它。但这都是为了积累、突破、爆发而进行的。

问题:如果有这样一个方向,我们慢慢往这个方向走,我们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回答:我们的世界将从今天的精神病院变成一个人们进行自我审视、自我治疗、自我建设的世界。在这个程度上,创造者将在他们的内心中被揭示出来。

问题:那么什么是 “创造者在人内心中的揭示?”

答案:是给予和爱的品质,它使我们对世界的感觉提升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层次。

问题:你确定只有一条路,没有别的道路吗?

回答:没有。不可能有任何其他的道路。

问题:没有仇敌,我面前的只有创造者?

回答:当然了!

[291527]
暂无评论

此时此地打开更高的世界!

卡巴拉

问题:宗教不谈论此生的人生价值。而是说遵守更多的戒律,你就能上天堂。原则上,这种方法是否完全消除了思想和所有问题?

答案:不,这种方法有利于社会中正常的社会计划。但他们确实没有说这个人生有价值,只是超越了其边界。

但卡巴拉说的是不同的事情:你必须在这个世界中达到你的世界。在这里和现在打开更高的世界,然后你会发现你在永恒、无限、完美中。

这个精神世界就在这里。我们感觉不到它。在你自己身上扩展这个感觉器官,打开它,从它那里你将看到更高的世界。它是你的。而当你的身体死亡时,你甚至不会感觉到你在死去。

通过发展一个更高的层次,我们会自动停止对前一个层次的感觉,因为我们开始在另一个不同的层次上感受生命的流动。

[291307]
暂无评论

走向大会如同走向战斗

会议、活动、对话

我们正在为大会做准备,就好像我们要与挡在我和我的朋友之间的利己主义作战一样。我必须打破我心中这堵把我和其他人隔开的墙,并与他们建立起这样一种连接关系,一种不会成为阻碍更高之光障碍的连接关系。

更高之光集中在创造者创建在我们之间的隔断之中。而我们需要在分隔我们的障碍之上为祂建立桥梁,使光可以跳过这些障碍。事实证明,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光增加到障碍物的高度之上。

障碍物使得我们越来越分离,我感觉到利己主义是如何增长并将我和我的朋友分开的,同时我想要跨过这些障碍并连接到每个人的愿望也在增长。

而因为我们战胜增长到了墙的高度的排斥,并团结起来,我们将更高之光从最初的、最小的Nefesh之光,也就是曾在亚当·哈里逊(Adam HaRishon)中的光,增加到创造者的高度。我们通过自己的力量,在我们的理解和感觉中,并通过对我们能够去接受多少光的准确计算来增加它。

对向我们揭示的罪恶者们的改正,让我们能够到达创造者的力量,获得祂的力量和品质。而这一切都归功于我们对享受欲望的抵制,以及向我们揭示出的我们之间真正距离的断裂。在这个程度上,我们也将能够揭示我们之间的连接,直到我们完全揭示出创造者的全部力量。

[291849]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