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改正的第一阶段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我越是取消自己,就越是超越我的利己主义,对吗?随着我越来越多地连接到十,这种情况会持续发生吗?

回答:是的,我越多的取消自己,我就越是接近于最终真正取消自己。这发生在利己主义现在显露在我内心的程度上,但不是一下全部显露的。它将在未来的所有程度上长期被揭示出来。

但就目前而言,我必须执行交给我的工作,那么不管我的利己主义怎样,当我取消它时,我就团结到了我的朋友,并在他们面前取消了自己。

当我达到某种程度的取消自己的状态时——这意味着我对它做出了限制——我就获得了使用更高之光的机会并开始上升。这是一种不同的工作。

现在我们只是在谈论我们走向改正的第一阶段,而这就是在朋友面前取消自己。这就是我们的世界被创造出来的原因。我们正在其中经历一个伟大的历史全景,一代又一代人的参与其中,以便为完全取消自己创造所有的条件。

在每个程度上,我们都必须保持限制,然后超越它,以便在相反的方向,在给予的方向使用我们的愿望。然后,在这种给予的品质中,我们将开始感觉到与创造者的某种相似性。这便已经是对充满我们的更高之光的一种感觉了。

[292194]
摘自1/7/22 国际会议超越我们自己”,第二课“在朋友面前取消”
暂无评论

更高之光是每一个人的良药

Torah、圣经、摩西五经以色列、犹太族精神工作

今天,我们正处于从精神世界被流放的最后时刻,这时所有只能存在于人类中的邪恶都会显现出来。正如《先知书》中所说,可怕的事件仍然可能发生。让我们试着尽量不让它们发生。在它们迫使我们以巨大的痛苦去改正之前,让我们自己开始改正自己。

同时,没有必要去责备任何人。我们只需要告诉人们我们的任务是什么,而不需要特别计算这里谁是对的,谁是应该受到指责的。我们都处于一种与精神相隔绝的状态。我们都是利己主义者,我们都没有得到改正,我们都因为利己主义而病得很厉害。我们是一个癌症肿瘤,因为我们完全断开了彼此之间的连接。

因此,我们必须在灵魂的层面上来连接、相爱,并呼唤更高之光来改正我们。这被称为 “Torah”。

经上说 “我创造了邪恶的倾向,我创造了Torah作为它的调料”。你需要看到你是一个利己主义者。而宗教教育对一个人隐藏了这一点,鼓励他们认为自己是完美的、正义的。只有通过揭示利己主义,一个人才会明白,他有义务改正它并吸引更高之光,因为光会改正它。这时他才会感受到改正。

我希望卡巴拉将被揭示给所有的以色列人,同时也揭示给整个世界。我们将在总体的改正中相互帮助,并达到完美的状态。而去开始弄清楚谁更好,谁更坏是没有意义的。我们都病了,我们都需要同样的药——更高之光。

[291764]
暂无评论

走向大会如同走向战斗

会议、活动、对话

我们正在为大会做准备,就好像我们要与挡在我和我的朋友之间的利己主义作战一样。我必须打破我心中这堵把我和其他人隔开的墙,并与他们建立起这样一种连接关系,一种不会成为阻碍更高之光障碍的连接关系。

更高之光集中在创造者创建在我们之间的隔断之中。而我们需要在分隔我们的障碍之上为祂建立桥梁,使光可以跳过这些障碍。事实证明,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光增加到障碍物的高度之上。

障碍物使得我们越来越分离,我感觉到利己主义是如何增长并将我和我的朋友分开的,同时我想要跨过这些障碍并连接到每个人的愿望也在增长。

而因为我们战胜增长到了墙的高度的排斥,并团结起来,我们将更高之光从最初的、最小的Nefesh之光,也就是曾在亚当·哈里逊(Adam HaRishon)中的光,增加到创造者的高度。我们通过自己的力量,在我们的理解和感觉中,并通过对我们能够去接受多少光的准确计算来增加它。

对向我们揭示的罪恶者们的改正,让我们能够到达创造者的力量,获得祂的力量和品质。而这一切都归功于我们对享受欲望的抵制,以及向我们揭示出的我们之间真正距离的断裂。在这个程度上,我们也将能够揭示我们之间的连接,直到我们完全揭示出创造者的全部力量。

[291849]
暂无评论

组装一个由分离的愿望组成的系统

利己主义愿望、思想

问题:为什么在我们的世界中要去点燃人们内心的愿望以达成更高之光,即创造者,是如此困难?

回答:存在着这样一个系统,其中有大量的愿望被集中在一起。在初始状态下,所有这些组成部分是互相连接的,并且这个系统处于永恒和完整的绝对平衡的状态。

在这之后,发生了破裂,这意味着系统中各组成部分之间的连接消失了。那些不能使系统连接的破碎的部分称为利己主义

为什么这是件好事呢?这是因为创造物与创造者变得分离疏远,因此在其中出现了独立性。一个与创造者完全相似的系统变得与祂相反。

在破碎之后,这个系统继续它的自私自利的发展,直到我们的世界。我们已经到达了一种状态,在此利己主义的力量已经完全控制了整个系统。但是Ohr Makif(环绕之光),即创造者,仍然对其运作着。

祂开始构造这个系统,首先将最外层的一个圆圈分离出来,然后将下一个圆圈隔离开,以此类推,也就是从一个小的利己主义到一个越来越大的利己主义,再到一个最大的利己主义。

在光的影响下,该系统首先在自然中静止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面上恢复连接。但是当它到达人类的层面时,出现了一个问题,因为这里需要我们对它进行有意识的理解,而这正是我们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这取决于我们自己来组装和管理它。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实现完成我们的任务。

从我们的时代开始,这个系统就已经停止了发展;它在之前的形式,静止的,植物的和动物的层面上已经完成了发展,而我们已经到达了人类的层面。这里需要一种有意识的态度,对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的理解。因此,我们生存在一个不简单的时代中。

我们必须在我们之间恢复和重建所有各个不同的组成部分,将整个系统收集和组装成一个单一的整体,为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并共同参与这个组装。我们怎样才能做到呢?

人类一直在努力使自己组装自己,因为自然和社会正在努力推动他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但没有成功。这是因为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唤起更高的力量,以使它影响我们。卡巴拉智慧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传给我们的。它解释了如何吸引那个同样的力量来塑造我们。我们只需要正确请求。在提出请求之前,我们必须提出我们的问题和我们的需要。我们的学习研究正是为了这样的目的。我们在哪里,我们必须请求什么,我们如何去请求?就是说,我们如何发展出一个准备好去改正的愿望。整个的卡巴拉智慧就是因此而为我们准备的。

[246992]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