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的一代

儿童家庭、教育、培养

问题:当前这一代人可以被称为 “Lady Gaga”的一代。当然这是一个集体形象,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事实上有着这么个令人震惊的歌手在年轻一代中很受欢迎。Lady Gaga灌输的价值观是在今生中的名利、财富、荣誉、自由、要独立于任何人,以及根本不去理会他人。

为什么今天的父母更容易将他们的孩子置于这种程式的权威之下?只要他们不碍事,他们甚至都不会注意到他们的孩子正在看什么电视节目。

回答:父母更愿意把孩子交给环境来照顾,该怎样就怎样。这就是我们的利己主义。我们不想与其他人打交道。

我们甚至感觉不到我们的孩子应有的亲近。一个人已经达到了利己主义发展的巅峰,以至于他对这些漠不关心;他看到孩子陷入不良行为,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我们非常清楚12到14岁以后的孩子会发生什么。他们开始使用毒品,参加各种 “睡衣派对”,安排各种狂欢。但这一切都与性有关,这通常是自然而然的,而关于毒品已经变得相当普遍。

因此,这不再被认为是特殊的东西。这里出现了全新的关系和新的目标。毕竟,在今天为了脱颖而出,你必须在你的动物表现中成为特别的人。

我们无能为力;我们没有人可以求助。在我们进化的人类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失去了作为父母一代的功能。

如此,父母不再是父母。不可能指望他们能够以某种方式正确对待孩子,不可能指望在他们周围创造正确的环境、要求国家这样做,因为国家元首同样由被错误抚养的人占据着。

所以,我们的整个抚养系统不关心教养,只关心教学。一个人去学校是为了获得通用的知识。只通过学习成绩对他进行评估。诚然,他们也会在纪律方面给予评估,但这并不被任何人所考虑。

主要强调的事情是在科学领域上取得成功,为自己的未来提供保障。但是,无论是学校,还是任何其他机构,无论是房子还是孩子周围的东西——外面、电视、互联网——都不能从他身上塑造出一个人。

不幸的是,我们不能对孩子甚至对他们的父母提出任何要求,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做任何事情。我们甚至从祖父和祖母那里也看到这一点,即使他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遗憾,但也相当被动。这种失落的状态至少在最近五六十年里一直被观察到。

[291648]
暂无评论

让我们冷静下来的一记好耳光(Medium)

Covid、病毒人类、社会

最新的菌株真的把我们所知道的关于应对大流行病的一切都颠覆了。它具有超强的传染性,总体上是温和的,而且似乎没有疫苗可以预防它。

简而言之,它把两年来花费的空前努力和无可比拟的投资变成了一种嘲弄。这正是我们需要的一记耳光,以使我们从维持以往生活方式的妄想中清醒过来。与其打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我们不如齐心协力,设计一种更安全、更平静的生活方式。

我不认为病毒是一种疾病,我认为它是一种治疗方法。治愈过程必须从重新思考我们的生活开始:我们想要实现什么,什么会让我们快乐,什么是我们生活中真正有意义的东西,以及如何建立一个人们不破坏别人的梦想而是支持他人的社会,使每个人都能实现他们的梦想,而不是只有少数人可以,并且还要以牺牲其他人为代价。

事实是,病毒正在破坏我们以往的生活方式,这是自然对人类的礼物。我们被淹没在狂妄自大之中,现在我们被展示出我们的极限。没有什么比了解真相更健康的事了。如果你知道真相,你可以从中开始更好地去建设。但是,如果你不知道你是谁,你居住在哪里,你所做的一切都会变扭曲和崩溃。

事实上,我们正在目睹我们旧的生活方式的崩溃。大自然正在摧毁它,这证明它是不可持续的。如果我们足够聪明,我们就会接受暗示,而不是试图走向自然不允许我们去的地方。

各国政府已经在救援计划和其他救济项目上花费了数万亿美元的资金。他们可以继续这样做,并利用人们每月数以百万计的辞职这一事实,在全国范围乃至全球范围内,安装重新认识人类社会的程序。在每个层面——个人、社区、国家和国际——我们应该重新思考我们的社会结构和我们与他人的互相关系。

科学不会打败病毒。它的变异速度比科学家开发疫苗或药物的速度更快。即便科学家能够每隔几个月就开发出新的疫苗,如果你每年要针对新的变异体打三次加强针,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更糟的是,这些病毒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基本上就是一群会说话的微生物袋子,在它们变得致病之前,我们还不知道竟有这么多。如果你从邮轮上的多起病例来看,游轮的船员和客人全都接种了疫苗,但反复爆发疫情。还有极地研究站的(绝对离奇的)案例,其船员都充分接种了疫苗,经常检查、隔离,而位于北极更是离其他人类数百英里,但他们中的三分之二却突然患上了新冠病毒,你会意识到,病毒在我们内心中,而不是在我们外部,而这正是我们需要找到治疗的地方。

我们内心中的元素是有毒的,并产生在现实中每一个有毒的元素,这就是我们的态度。我们对周围一切事物和每个人的虐待和剥削的态度使得每个人都患病。它扭曲了现实的每一个层面,使其从良性变成恶性。

如果你看一下创造物的其他部分,你不会发现它们中的任何一个是邪恶的、恶意的或恶毒的。自然的所有部分都按照自然创造的方式运作的。我们是唯一有意识地渴望索取超过我们需要的东西,却拒绝掉别人需要的东西的元素,而且这还不是为了维持自己,而是为了感到让别人受苦时的快乐和优越感。

因为我们想向所有人展示我们是老板,所以自然要向我们展示谁才是真正的老板。出于这个原因,在我们低头并与所有其他创造物的元素保持一致之前,自然将继续强行和痛苦地向我们 “解释 “真相。

当我们停止虐待时,我们就不会被虐待了。当我们停止希望伤害他人时,我们就不会遭受自然的伤害。如果我们寻求与我们周围的每个人都平静和愉快地相处,那这正是我们将会拥有的生活。这就是自然给人类的教训。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