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的朋友和创造者

精神工作

评论:最近,在一次早课上,的学生如此痛苦地说,比起朋友,他更需要创造者。

我的回应:这是自然的。没有人是为了寻找爱他们的邻居来到我们的。世界上也没有人需要它。

评论:看起来你真的需要强制地开始,强迫自己进入其中

我的回应:而在这里,靠强制是行不通的。

评论:已经不止一次回答过这个问题了。但都一样,一直都有问题,而且存在于每个人内心中

我的回应:是的,它们会一直存在,直到最后阶段。在完全改正之前,总是会有同样的问题。我不想爱一个我觉得在我自己外的人。我不能!

问题:他说:我不能创造者一种需要升起来好像有一种与的对话,机械地、内在地,还有?

回答:我们在自欺欺人。事实上,在我之外的那个人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创造者和朋友也不重要。因为如果我依赖创造者,如果他命令其他的一切,那么我怎么能做到呢?

评论:但如果不重要,那让我们摆脱我们的朋友,只为创造者工作。

我的回应:无法这样做。你面前没有任何图像。你会画出你想画的东西,就像所有的宗教一样。所以这不会起作用

我们必须像卡巴拉学家的著作中写的那样行事,他们走的路,我们也必须走同样的路,不是因为我们比他们笨,而是因为根本没有别的路。

我们必须学会需要别人。我们必须明白,我们周围的一切其实都是同一个创造者的现,只是以一种形式更清晰向我展示了我与它是多么的对立。也就是说,在我把人、人类和一切事物推离我的程度上,在这同等程度的上我也推离了创造者。而这里没有任何区别。

问题:在我试图吸引他人的同等程度上,我是否吸引了创造者?怎样才能使它进入内心

回答:逐渐地,随着我们的努力,更高之光影响着我们,正是这种光在我们身上创造了一个新的关系系统。

问题:说这在实践上要等到最后的改正?

回答:不是。我们至少要走几步。每一次都要在这方面向前迈出一定的步伐

问题:但这样的困难是你常说的崇高的灵魂的表现吗?

回答:是的。灵魂越高,它的利己主义越深,就越难,一个人就越难走出自己。因此,对于沉重的灵魂来说,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问题:您在实践上的建议是什么?

回答:仅仅是不要离开。不要有一天不上课,不要有一个星期没有和朋友聚会。按照卡巴拉学家,我们的老师的建议去做。其他一切都将来自更高之光,来自创造者,它围绕着我们包括一切。

问题:对他的朋友,他的十团队有什么建议?

回答:只需继续并提高互相沟通的敏感性。不是用语言,而是出自每个人的内心,所以有必要这么做

问题:革命就会发生

回答:毫无疑问,它将会发生。而我也以渐进的形式给出这一切。我们最近才开始谈及对创造者的爱。所以时机刚刚到来。

但在这之前,我们需要花多长时间去搜索、研究、归纳一切。现在时机已经到来。这是最后一个阶段。只有从这个阶段开始发展——人的灵魂的真正发展。以前不可能这样做吗?是被禁止的。这是我以这种方式接收的指导的类型,因此我只能以这种方式发送它。而这里不能有其他的争论或愿望。

问题:也就是说,学生必须把自己扔进这水里,然后游泳、游泳、游泳?

回答:不,他已经准备好了。这不再是盲目的前行

评论:问题中仍然有那么多的痛苦。

我的回应: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这始终会是他对待朋友的态度与对待创造者的态度不同。而最终,考验恰恰在于,对创造者的态度应该像对朋友一样,对朋友的态度应该像对创造者一样:爱邻如己。

相应地,他也会检查自己:事实上,我是否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别人?我、朋友和创造者——所有这些都应该是一件事的一部分。

我认为,我们仍然会在较短的时间内到达这。我认为将是几个月,而不是几年之后,我们会开始在一个真正的规模上比较我们与自己、与团队、与创造者的关系。

[293933]
摘自KabTV节目迈克尔·莱特曼博士的新闻” 12/13/21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