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加拿大心理学家对以色列的了解是以色列人所不知道的(以色列时报)

媒体最新出版

加拿大媒体人、临床心理学家、作家、多伦多大学名誉教授乔丹·彼得森称自己是”典型的英国自由派”。媒体经常将他描述为保守派。尽管如此,他在耶路撒冷国际会议中心对3000多名听众所说的话不应该被以色列充耳不闻,因为当他强调说:”你们有巨大的道德责任 “和 “向世界展示圣城的面貌——因为我们需要它”时,我们应该明白,他代表数十亿人说话,责任的确在我们身上。

几周前,在《每日电讯报》在耶路撒冷举办的一个活动上,彼得森说:”每个人都在这里看你们在这种巨大的对抗性批评的攻击下是如何做的——作为这个在无人区中间的小小的民族——作为民族国家和山上的城市的一个重要的模式。你们有一个巨大的道德责任,也许你们在整个历史上都有这样的责任,原因是很难理解的。”

问题是,非犹太人对以色列和以色列人的感受,我们拒绝承认,因为他们可以简单地表达他们的感受,而我们必须对这些情绪作出回应。对世界的问题负责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我们拒绝承认这一点,并努力否认它或同化于各国之间,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各国显然不会允许我们这样做。

几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在谴责我们的命运;我们为此写了很多书,我们甚至把其中的一本命名为《以色列,永恒的民族》。然而,当涉及到我们必须做的事情,使自己成为”山丘上的闪耀之光”时,正如彼得森所说,我们背弃了我们的使命,并为针对我们的仇恨而相互指责。

我们回避的义务是我们对彼此的义务,即团结”作为一个人一颗心”,并成为彼得森和世界其他地方希望看到的”主要模式”。他们不需要我们的高科技产业或我们的尖端武器。他们需要我们独特的、真实的道德体系,即建立在爱他人基础上的道德体系。只有当我们在以色列建立基于这种价值观的社会时,我们才能赢得世界的认可。

世界正为之痛心疾首。有些人将会像彼得森所阐述的那样,很好地要求我们这样做。其他人则会通过暴力来要求它。无论哪种方式,在我们向世界提供我们必须提供的统一和团结的榜样之前,我们都不会感到和平或心灵的安宁。

[304480]
暂无评论

犹太人的灵魂

世界各民族以色列、犹太民族灵魂、亚当、感知精神工作

问题:犹太人的灵魂永远是犹太人吗?

回答:是的,因为这些是来自巴比伦的灵魂,他们渴望彼此团结并与创造者团结。他们响应了这个号召,因为他们属于一个单一灵魂的最细的更高的部分。

但随着第一和第二圣殿的倒塌,他们从这个精神层面跌落,与全人类混合在一起。我们看到这种混合已经达到如此的比例,以至于在全球每个程度,他们都无法忘记这一小部分人,决定他们是谁,他们是什么,或者如何对待他们。

结果,我们来到了这样一种状态:通过卡巴拉的揭示,这群人将被迫再次上升到精神层面,并向全人类展示在古巴比伦其他巴比伦人无法接受的同样的团结的榜样

犹太人的灵魂无法改变,因为他们的根是不同的。他们对应于Galgalta ve Eynaim,即共同灵魂中从事实施改正的部分。而其余的灵魂与之紧连并同样也从事共同的改正,但要通过更高之光的帮助,他们是通过这个更高的部分接受到光的

这绝不是对世界人民的漠视,也不是对某些人的偏爱。这只是事物发展的方式。顺便说一下,由于犹太人在精神流放期间与世界各民族的混合,在其他民族中出现了与犹太人相同的状态,他们猛于向上发展。

我们看到发生在古代世界的此类例子。他们有拉比阿基瓦(Rabbi Akiva),为我们提供Torah的阿拉姆语(翻译)的翁克洛斯(Onkelos),以及其他人。也就是说,在过去的流放中,有一些灵魂从Galgalta ve Eynaim那里获得了精神基因,能够适应它,甚至比犹太人更好地使用它。

[295627]
摘自KabTV的视频节目特写,轮回 “5/3/10
暂无评论